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42 頁


陪伴我了幾天後也回了美國。幾年下來,珍妮也成熟了很多,雖然依然直爽,善良,卻不再是當初那個單純的小女孩了。對於啟文的愛情隨着時間的流逝漸漸的淡化成友誼。對於這樣的結果我還是很欣慰的。而我也以遠達的名義開始做出口生意,
作者:花無痕  / 頁數:(42 / 0)

我握緊盒子,直瞪瞪地看著佐藤出去,心裡忽然覺得空了一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晚上,遠達去洗浴,我穿著睡袍,輕輕地打開佐藤送的小盒子,裡面是一個日式的小荷包,解開帶子,將裡面的東西倒在手掌心上,原來是一個銀鏈子,上面掛着一個條形的掛墜,掛墜上刻着——佐藤秀樹。我認出那是佐藤的字跡,用纖細的手指輕輕撫摸着,眼淚滾滾而落。不知何時遠達已經站在我的身後,我轉過身去慢慢抱住遠達,他也不說話,只是默默地抱著我,任我宣洩內心的酸楚。時尚書屋
啟文這次歸來,父親決定讓他留下幫着自己打理生意。這也主要是因為我出嫁後不便繼續掌管程家的生意。因為我已經是陳家的人了。於是父親將原由我掌管的生意盡數交給他。時尚書屋
而珍妮與托尼在陪伴我了幾天後也回了美國。幾年下來,珍妮也成熟了很多,雖然依然直爽,善良,卻不再是當初那個單純的小女孩了。對於啟文的愛情隨着時間的流逝漸漸的淡化成友誼。對於這樣的結果我還是很欣慰的。時尚書屋
而我也以遠達的名義開始做出口生意,主要是出口到美國,這也主要是我有托尼的支持,可以輕鬆的從美國駐滬領事館獲得準運證當時出口必須先得到對方國家的準運證。我之所以選擇做出口加工業,主要是因為這個時候由於日軍侵略我國,世界各國的華僑都抵制日貨,支援祖國,另一方面日本侵華後,其國內的物質匱乏,以致國際上出口也受到影響。於是我抓住了這個有利的國際環境,開始了我的出口貿易。時尚書屋
出口的大多是些小東西,比如嘉定產的黃草和白玉草編織的草拖鞋,手工編織的絨線彩色手套,通心草做的人造花等等,雖然都是小物件,然而在美國銷路卻出奇地好,又從國外進口西藥、咖啡,鋼精茶壺、化妝品、香皂、刀片、熱水袋、冰袋等等,轉手一賣,利潤十分的客觀。我進口西藥還另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暗中支持前線的抗日活動。時尚書屋
其時洛欣已經託人捎過兩次口信,一是道平安,二是要我想辦法弄一批藥品過去,前線的官兵受了傷往往因為得不到及時的醫治而命喪九泉。那時最缺少的是退燒消炎的藥,此外還有手術時用的麻醉劑。我一方面想辦法儘量進口這些藥材,另一方面派人收集這些藥品。這些活動自然是小心翼翼,儘量避免當局的注意。時尚書屋
而遠達也將收入的一半拿出來支持抗日的隊伍。時尚書屋
正在我與遠達緊鑼密鼓地賺錢支持抗日的時候,寶蓮帶來一個消息——展鴻飛被父親開除了。我一驚,立時就跑回程家問父親一個究竟。時尚書屋
父親頗有些無奈地說道:「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你可知道展鴻飛一直在暗中進行抗日活動。」
我一愣,我知道展鴻飛為人正直,然而他在進行抗日活動我卻確實並不知曉。我目光灼灼地望着父親,「難道抗日錯了嗎?」
父親猛地站了起來,在房內徘徊了幾步,決絶地說道:「抗日沒有錯!可是他太招搖了!他竟然將抗日的傳單偷偷放在辦公室裡。你可知道一旦被別有用心的人發現,將會給我們程家惹來多大的災禍!與其那時候被他牽連,不如現在就和他劃清界限!就算他將來有了什麼危險,我們置身事外才有可能助他一臂之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無語了,我知道父親說的是正確的,只是聽起來未免過于悲哀與頽廢了。時尚書屋
「展鴻飛這個人處事太激烈了,可惜啊……」
父親嘆息着。時尚書屋
一晃兩個月過去,一日夜,我剛剛與一個客戶談完生意,開着車回去,行到一條偏僻的街上的時候,忽然前面衝出來一個人跪倒在路的中央。我急急地停住車,心裡卻充滿了不安,上海治安之糟糕早已讓人膽寒,每天都有人被殺。我在車上坐了片刻,注意了一下周圍的動靜,沒有發現異常,這才慢慢地下了車,來到那個人面前,他緩緩地抬起頭,當我看到那張臉的時候不由吃了一驚,「鴻飛?」
「五小姐……」
他吃力地答着。時尚書屋
我忙扶起他,發現他的一隻手臂上正流着血,心頭一沉,知道定然是出了事情,於是便要扶他上車,展鴻飛掙紮了一下,「五小姐,我不能拖累你。」
「有什麼話上車再說,站在路中間太危險了。」
我的語氣透着冷靜。他這才跟着我上了車。我這才慢慢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展鴻飛微微一笑,「我殺了孫鵠良那個大漢奸!」
我一驚,隨即鎮定下來,「是他的人傷了你。」
「是。我一路逃到這裡來。五小姐你還是放我下去吧,被人發現的話,會牽連你的。」
我淡淡一笑,「你見我怕過什麼嗎?」說著掏出帕子把他的傷口緊緊的包紮了一下,又自身邊拿出一件長風衣,因為開的是遠達的車子,所以上面有他備用的風衣,沒有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場。「把衣服套上,一會要路過日本人把守的路口,你不要說話。」
「五小姐!」展鴻飛一臉的激動。時尚書屋
我慢慢地啟動車子,「不用多說了,許多事情心裡知道就行了。」
進租界要經過一個日本人把守的崗哨,還有十幾米的時候就慢慢放下速度,到了跟前把車子停住,一個日本兵上前問道:「你的,良民證的有?」
我自包中拿出證件給他看,他看罷還給我,又指着展鴻飛問道:「你的?」
我從容地說道:「他是我先生。」
說著掏出一疊的鈔票塞給他。他笑着收起了鈔票,對著展鴻飛說道:「下次的帶,你的記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