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43 頁


,什麼都沒有說就把車子開走。「那個日本人認識你?」展鴻飛忍不住好奇地問道。我不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淡然地說道:「你傷的不輕,我們要先去惠勒醫生那裡。」展鴻飛知道我不想談這個問題也就不再追問。惠勒是個法國醫
作者:花無痕  / 頁數:(43 / 52)

展鴻飛忙着點頭。我鬆一口氣,剛要發動車子,就聽見一聲喝聲,「你的停下!」我心一沉,轉頭看過去是個日本士官,見他走了過來心下暗叫不妙。他走過來上下仔細打量了我片刻,冷冷說道:「良民證的拿出來看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儘量用平穩的調子說道:「剛纔那位軍總已經看過了。」
「再看一遍!你們兩個人的都拿出來!」
我忍不住變了顏色,正要分辨,卻見一個人走了過來,用日語對那個士官說了幾句話,那個士官立刻繃緊了身子說「嗨」。我心下正在忐忑,忽然看見那個軍官走了過來,一低頭向車內望進來,我心頓時靜了下來,是佐藤,他幫我解了圍。時尚書屋
「你們走吧。」
他淡淡地說道,只有我能感受到他目光中的深切的關懷。時尚書屋
我點點頭,什麼都沒有說就把車子開走。時尚書屋
「那個日本人認識你?」展鴻飛忍不住好奇地問道。時尚書屋
我不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淡然地說道:「你傷的不輕,我們要先去惠勒醫生那裡。」
展鴻飛知道我不想談這個問題也就不再追問。時尚書屋
惠勒是個法國醫生,對於中國的抗日充滿了同情。所以我才敢把車開到他的診所。這個時候已經沒有其他病人了,連診所的護士都已經下班了,只有他一個人仍然在做醫學的研究。時尚書屋
我敲開了他的門,他一眼就看出了展鴻飛受了傷,忙把他扶到診治室。看了一眼傷口道:「是槍傷。」
展鴻飛點點頭,「是。」
惠勒檢查了一下,說道:「彈頭還在傷口裡,需要做手術,可是這個時候我的護士已經下班了。」
我平靜地回答:「如果惠勒先生信的過我,就由我來當您的助手吧.」
惠勒看看我,「手術是會流很多血的,你確信你真的能受的了?」
「我見過遍地的屍首,一點血嚇不倒我。」
惠勒讚許的點點頭,於是準備了一下就開始給展鴻飛手術。我在一旁協助,目不轉睛隨時將他需要的器具遞給他……
一時手術結束,惠勒擦了擦汗,微笑着說:「我從來沒有見過比你更堅強的女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淡淡一笑,「多謝惠勒先生。我們這就要離開了,希望今天晚上的事情,惠勒先生能幫助我們保密。」
惠勒笑着道:「我當然知道。你放心!」
我笑着再次道謝,然而扶着展鴻飛離開診所,下一站是教堂。我與這裡的神甫相熟,於是將他暫時安排在這裡。時尚書屋
見沒有人了才對他說:「你暫時在這裡住兩天,上海你是不能獃了,日本人還有偽政府的人一定都在通緝你。我想辦法幫你弄到簽證,你先到法國避一避。」
「謝謝五小姐的好意,我想等我傷好了我會自己離開的。」
我凝視着他,「以後呢?繼續暗殺?你能暗殺多少人?」
展鴻飛負氣地說道:「殺一個算一個!」
我冷冷一笑,「明明有更多有意義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去做呢?讓你這樣的秀才拿槍暗殺,真是暴殮天物。」
「那麼請五小姐說說什麼是更有意義的事情。」
他冷笑着問。時尚書屋
我轉過頭去,「海外有很多華僑在支持國內的抗日,想辦法把他們的力量結合起來,這樣會給抗日很大的物質支持——這才是你的強項。我給你安排的是最好的選擇,難道你不相信?」
展鴻飛沉默了,片刻後說道:「我明白了!五小姐,我按照你說的去做!展鴻飛枉活了這麼多年,居然不如五小姐有見識,從今以後展鴻飛為五小姐馬首是瞻!」
我微微一笑,「你先養傷。」
又留下些現金給他,這才回到家。家中遠達已經等我良久了,見我回來,忙着迎上來,一臉的急切,「怎麼才回來,我以為你出了什麼事呢。」
我看他一眼,先把傭人都支開,這才慢慢地把今天遇到的事情對他說了一遍。遠達想了片刻,「法國領事館的領事我很熟悉,弄張護照簽證不是什麼難事。」
我點點頭,「那就有勞了。」
遠達看著我嘆了口氣,「下次這樣的事情不要再自作主張了,交給我來做好了,太危險了!」
我微微一笑,不答。心中卻為他的關懷而感動着。時尚書屋
一周後展鴻飛被我們秘密送出國,至此我才鬆了一大口氣。時尚書屋

第 26章

三九年春。上海的治安日益混亂,每天都有人橫死在街頭,或是親日派,或是抗日派,血雨腥風瀰漫著整個上海灘。時尚書屋
我與遠達也開始儘量減少不必要的應酬,外面的環境真的是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危險。時尚書屋
這日夜,我正與遠達商議有關進口的事宜,忽見寶蓮進來,見了我欲言又止。我放下手裡的資料問道:「有什麼事情?」
寶蓮看了遠達一眼,慢慢說道:「我看到了小蝶……」
小蝶?我的面前又浮現出她清麗的面容。確實有很久沒有她的消息了,「在什麼地方?她現在可好?」
寶蓮苦笑了下,「大東舞廳,她現在在那邊做舞女。」
我這次是真的真的愣住了,小蝶那樣高傲的一個人怎麼會做舞女?想來一定是日子過的十分的艱難了,可是為什麼不來找我呢?有求於我對她來說難道比做舞女更讓她覺得沒有尊嚴?
我站起來取出大衣套上,遠達忙問:「到哪裡去?」
「大東舞廳。」
遠達伸手攔住我,「非去不可嗎?現在外面太亂了。」
我凝視着他,「非去不可。」
遠達微微嘆了口氣,「我和你一起去。」
說著也穿好衣服。寶蓮也跟着我們上了車。時尚書屋
舞廳裡燈紅酒綠,我暗暗嘆息,不知亡國恨的人豈止只有商女。遠達拉著我坐下,說實話舞廳這樣的地方我是很少來的,這裡的氣氛與我的秉性不符。時尚書屋
遠達叫來大班,「你這裡可有一個女孩叫小蝶?」
大班笑道:「來了這裡的女孩都改了名字的,並沒有人叫小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