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48 頁


兵,駛到位於滬西的「中行別業」,將屬於國民黨之中國銀行的職員共128人從被窩中拖出來,押解到極司菲爾路76號的恐怖窟監禁起來。3月23日,南京偽政權的警政部長李士群警告說,將採取報復措施:「我們將被迫採取類似措施,對
作者:花無痕  / 頁數:(48 / 0)

7月的上海瀰漫著血雨腥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南京政府與日偽方面的衝突越來越激烈,這要追溯到2月開始雙方針對對方銀行進行的一系列的恐怖活動。最初的攻擊是來自國民黨方面,即1941年2月20日,對於外灘的中央儲備銀行的襲擊,襲擊者得以脫逃。其後,又發生了3月3日對中央儲備銀行總辦助理傅永炳的未遂暗殺,以及4月21日對該行一位資深經理的成功行刺。時尚書屋
日偽方面當然不甘心被動挨打,也立即採取了報復行動。3月21日夜,炸彈扔進了三家親重慶政權的銀行;同時,假扮警察的六個槍手衝進了江蘇農民銀行的宿舍,向床上的人胡亂開槍,打死5人,重傷6人以上;而翌日凌晨,多輛警車載着偽警察和日本憲兵,駛到位於滬西的「中行別業」,將屬於國民黨之中國銀行的職員共128人從被窩中拖出來,押解到極司菲爾路76號的恐怖窟監禁起來。時尚書屋
3月23日,南京偽政權的警政部長李士群警告說,將採取報復措施:「我們將被迫採取類似措施,對付重慶政權在上海的所有金融業的全體人員。」
而這一「警告」在第2天就變成了現實:愛文義路上的中國農民銀行收到了定時炸彈;中國中央銀行白克路分理處發生爆炸,摧毀了二樓的大部分,死1人,傷38人;法租界內的中國中央銀行逸園辦事處也被炸燬,死7人,傷21人。時尚書屋
但是,日偽政權的這些恐怖屠殺以及「若一人被殺,就處死三個中行人質」的威脅,卻未能阻止重慶方面進一步的行動:4月16日,中央儲備銀行上海分行的業務科長先是遭襲受傷,後則在醫院病床上被刀、槍俱下地殺死。這立即導致128個中行人質中的3人在當天被押至其居住區,遭到槍殺!
鮮血淋漓的恐怖屠殺並未結束,4月21日,中央儲備銀行上海分行的稽核科長厲鼎模被殺;下個星期,天津路上的聯易商業銀行被炸。時尚書屋
一系列的恐怖活動使上海陷入強烈的恐慌中,上流社會的「精英人才」被迫投嚮日本人,以尋求日方的保護,獲得穩定的秩序。當進入7月,恐怖活動已經臻于頂峰,這個時候,托尼忽然到來了。時尚書屋
兩年沒見,托尼明朗的笑容裡多了幾分沉穩,尤其是面對我的時候更是多了分疼惜。時尚書屋
「嫵媚,我來晚了……」
我垂下頭,心如刀割,對於遠達的死,我始終是不能釋懷的。時尚書屋
「這次來上海是公務?還是私事?」
「兩者皆有。第1,來上海是要看看日本方面的態度,日本在上海的這些恐怖活動已經引起美國政府的不滿,尤其是日本暗示說要利用恐怖活動奪取租界。第2則是為了你,現在上海太危險,我希望這次你能和我一同回美國……」
說罷眼中透出期盼的神色。時尚書屋
我慢慢轉過身,「不,我不想離開。」
「嫵媚……」
「不要說了,你能抽時間來看我,我已經很高興了。多餘的話不必再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托尼無奈地嘆息,「好吧,你再考慮考慮,我還有公事要辦,3天後我回美國,希望那個時候你能改變主意。」
我沉默不語,托尼只得暫時離開。時尚書屋
兩日後,佐藤與托尼兩人同時來訪,我微微有些驚異,這兩個人一直不合,更何況現在是處于對立的狀態,然而今天兩個人結伴二來確實讓人意外。時尚書屋
佐藤先開了口,「嫵媚,你還是與托尼去美國吧,上海太危險了。」
我愣了一下,轉頭問托尼,「談判破裂了?」
托尼沒有直接回答,只說了一句:「日本人態度很強硬。上海真的太不安全了。」
我淡淡一笑,「上海從來沒有安全過。」
佐藤神色有些焦急,語氣也變的急促,「可是現在不同了,軍部現在是寧可錯殺一千,不肯放過一個!你已經危險了!」
聽了他的話,我反而平靜下來,「是嗎?日本人要對我動手了嗎?很好啊,正好放手一搏啊。」
托尼皺了皺眉頭,「嫵媚,你一向是冷靜而理智的,為什麼現在這麼衝動不顧後果呢?」
我苦笑,「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日本人的目標只是我而已。」
佐藤凝視着我,「你一個人或許無所謂,可是不要忘記了,你肚子裡還有遠達的孩子!」
啊,孩子。原來佐藤已經知道了消息了,想來是寶蓮告訴他的吧。是啊,我還有遠達的孩子……
「就算你不愛惜自己的生命,那麼遠達唯一的骨肉你也不愛惜了嗎?」佐藤聲音已經變得沙啞。時尚書屋
我閉上眼睛,是的,這個孩子是遠達唯一的骨肉,是我與遠達的結晶,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來,還要撫養他長大成人。心念一定,慢慢睜開眼睛,望着佐藤,「好的,我明天與托尼一起回美國。」
托尼鬆了一口氣,佐藤卻慢慢轉過身去,聲音微微地顫抖,「你多多保重,我們只怕是後會無期了……」
我的心一陣刺痛,話就脫口而出,「你不能也回美國去嗎?」
佐藤轉過身來,目光中是無奈的痛苦,「我是日本人,我只能效忠於我的天皇陛下!」
我的頭嗡一聲,「你還是忘不了你的天皇陛下,即使你知道他現在的所作所為都是錯的……」
「生為日本人,我別無選擇!如果真的有來生的話,希望我們不再是敵對的雙方,或許那時,你能愛我吧。」
說道最後已經是苦笑。時尚書屋
我的心痠痛的不能做出任何的回答,眼睜睜的看著他走出我的視線。時尚書屋
「你是愛他的吧?」耳邊托尼輕聲的說道。時尚書屋
我搖搖頭,「我是中國人。」
說罷回房去收拾東西。時尚書屋
臨行前叫來寶蓮,把辭別的信託她轉給父母。時尚書屋
寶蓮問道:「小姐不親自去和老爺三太太辭行嗎?」
我搖搖頭,「你代我好好照顧他們就是。」
「什麼時候回來呢?」
我側頭想了片刻,回答道:「也許是戰爭結束的時候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