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豪門恩怨  花無痕 第 8 頁


我並不介意等她幾年。」父親的語氣彷彿有點惋惜「我這個女兒年紀雖小,做事卻是很有主見。她如果不中意的話我這個做父親的也是無可奈何。她可是固執的很呢!」接着話鋒一轉,「何況你今年也24歲了,又是家裡的長子,你父親也希望
作者:花無痕  / 頁數:(8 / 52)

陳大少的車子還是會跟我到程府的門口,沒有人招呼也就不跟着我進去。我也實在是佩服他的耐性,居然可以慢慢的開着車子一路跟上來。這樣的追求恐怕是有點辛苦吧,可惜我這個人很冷血,不會感動。完全當他不存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父親終於坐不住了,於是派人請他進來坐。他依然是一副瀟灑的神情,並沒有一絲羞慚的意思。我對父親打聲招呼,然後退到書房。這間房間緊鄰着父親的會客室,裡面的聲音都可以清晰的聽到。時尚書屋
「勝達,我一向是很欣賞你的,也有意召你為婿,不過對象不是嫵媚。我這個女兒今年畢竟只有14歲,談婚論嫁都嫌太早。」
「我知道,」陳大少的語氣很是輕鬆,「不過我並不介意等她幾年。」
父親的語氣彷彿有點惋惜「我這個女兒年紀雖小,做事卻是很有主見。她如果不中意的話我這個做父親的也是無可奈何。她可是固執的很呢!」接着話鋒一轉,「何況你今年也24歲了,又是家裡的長子,你父親也希望你能早日成家。我知道你還有個弟弟,他在美國讀書,好像也快學成歸來了吧。時尚書屋
他回來以後對你父親的生意當然是大有幫助。他今年也有20歲了,也是該談婚論嫁的年齡了。這個時候誰能結一門讓你父親稱心如意的親事,很有可能就決定了你們日後誰能繼承家族的事業……呵呵,勝達,你可要想清楚啊!」
接下來就是半晌的沉默,忽然傳來陳大少堅定的聲音「程伯父,我明白了,明天我就會讓家父來向洛琳小姐提親。承蒙伯父教誨!」
父親呵呵大笑「何必那麼客氣,馬上就要是一家人了嘛。」
我冷冷一笑,這世上哪有什麼痴情的人?都是利字當頭。不過父親這一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唇齒功夫可真是高明,一矢中的!
我自書架上抽下一本書,走出書房,迎面撞上洛琳,一臉的得意。我淡淡一笑,她剛纔自然是躲在了會客廳外面偷聽了父親和陳大少的談話了。不過我也奇怪她也能得意的起來,人家肯娶她不過是為了萬貫的家財,和她洛琳小姐的魅力全無干係。她又有什麼可得意的呢?時尚書屋
她自我身邊擦過,忽然冷冷的說道「別以為長的有幾分姿色就可以把男人勾引到手,你還嫩的很呢!別忘了,在這個家裡我才是正出的大小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初時一怔,聽罷她的話不禁好笑起來,慢悠悠地說道:「他那種男人我才沒有興趣勾引呢,白送給我我都不稀罕,偏偏某些人還拿他當寶貝。」
說著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還有,你是正出的大小姐又怎麼樣呢?還不是靠着父親才把你推銷出去?」
洛琳氣的渾身發抖,指着我的鼻子說不出話來,我笑着揚長而去。論口齒洛琳與我相差的實在是太遠。更何況我是父親的心肝寶貝,她對我多少還是有幾分懼意的。時尚書屋
陳家果然上門來提親,父親大媽都是滿面春風,二媽看著那一堆的聘禮,嫉妒的眼睛都要冒出火來。母親臉上仍是掛着熱情洋溢的笑容,不知道根底的人定會以為她對這門婚事歡喜的不得了。雪姨對這樣的事情原本就是無所謂的,只是靜靜的坐在父親的身邊,在適當的時候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來。時尚書屋
洛琳今天精心的打扮了一番,淺紅色的累絲旗袍,頭髮也是最時新的樣式,配上大媽給的整套的紅寶首飾,確實是讓人眼前一亮,連陳大少也露出驚艷的神情來,上上下下細細打量了她半天。時尚書屋
母親低聲在我耳邊冷笑道:「這種男人也是見一個愛一個,輕浮跳脫,日後洛琳和他結了婚也是有的氣受!」
我點點頭「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她日後受氣不受氣和我們也沒有什麼相干。」
「那是自然。」
此時何氏夫人正拉著洛琳的手對大媽說:「洛琳這個孩子我第1眼看過去就喜歡的不得了。人長的漂亮,又知書達理,和我們家勝達是再合適不過了。偏生勝達這孩子那幾天和我閙彆扭,非要逆我的心思!好在這兩天迴轉過來,不然可就錯過了這麼個好媳婦兒了!」
父親哈哈大笑,「年輕人嘛,都是有點叛逆的。過上一段日子,事情的輕重緩急他們也就有分寸了,也沒有必要當時和他們較真。」
「多虧親家公寬宏大量,不然此時我們還真是不好厚着臉皮來求親呢。」
何氏夫人附和着笑道,接着目光犀利地看著我,「勝達不知道輕重,前些日子倒是讓五小姐受了不少的委屈,勝達,你也給五妹妹賠個不是!」
陳大少目光炯炯的注視着我,嘴上卻嬉笑着說道「嫵媚那麼聰明,才不會把我的玩笑當真呢,是不是嫵媚?」
我瞪了他一眼,轉頭陪笑着對何氏夫人說「大娘說哪裡話,前些日子家裡的車壞了,反而勞動姐夫天天去學校接我,我道謝還來不及呢,怎麼說受委屈?」
何氏夫人登時面色緩和下來,露出笑容來,「嫵媚這張小嘴真是會說話,難怪人見人愛呢!」
我心裡卻覺好笑,這兩家的人都睜着眼睛說瞎話,明明彼此都是心知肚明,偏偏場面上還要遮遮掩掩,努力圓謊,說到底都是為了一個面子。時尚書屋
倘若我今天應對的不得體,何氏夫人日後定會說「小小年紀就會媚惑人,沒準就是狐狸精脫胎轉世。」
我其實並不真的在乎何氏夫人怎樣看待我,我說這番話不過是給父親聽的。他聽了喜歡,自然對我就多謝疼愛,我在家中的地位才能日益的穩定。如今母親已經有把柄在父親手中,我想方設法維護母親的同時也要想到,萬一日後父親與母親翻臉,啟航,啟文,啟軒都是男孩自然不會有太大的影響,而我是女孩,相貌秉性與母親多有相似之處,那時家中是否還有我立足之境就不得而知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