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戀火狂心 第 12 頁


人。亞伯拉漢也許太老了無法使她生兒育女,但畢竟是他救她出孤兒院的;也許,他們可以從孤兒院領養幾個小孩出來。無論如何,她得先回愛丁堡。餐後,巴黎命令道:「借亞歷山大的長褲穿,我在馬房等你。」她很想抗命,但學騎馬是給她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68)

巴黎來救她了,「寇克本家的人是十分團結的,得罪了一個就等於得罪全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瞪了那幾個妹妹一眼。
亞莉珊卓對她微微一笑,「你為我跟夏蓉唱反調,這是需要勇氣的。不過,她說的是事實。我一直是排行第4的——」她嘆了口氣,「如今又變第5了。」

黛比震驚的發現自己已經喜歡上綁架她的這家人了。當然,她指的不是寇克本大人,因為此人很危險。但他這些被慣壞了的弟妹卻十分有趣,能在這種溫暖的大家庭成長真是令人羡慕。他們可以吵翻天,也可以聯手對付外人,他們之間的手足之情是那麼明顯。時尚書屋
她真希望自己也能生下一大群孩子,擁有一個嘈雜而溫暖的大家庭。她一直是孤零零一個人。亞伯拉漢也許太老了無法使她生兒育女,但畢竟是他救她出孤兒院的;也許,他們可以從孤兒院領養幾個小孩出來。無論如何,她得先回愛丁堡。時尚書屋
餐後,巴黎命令道:「借亞歷山大的長褲穿,我在馬房等你。」
她很想抗命,但學騎馬是給她自己方便。
半個小時之後,她穿著不太習慣的服裝進入馬房。蒙格勒一見了她便把兩隻前腳搭在她肩上,她驚慌失措的尖叫,直到巴黎來把他的愛犬拉開。「你是不是什麼都怕?」
她反駁,「至少我不怕你。」
但,她還真的怕他。
他挑了一匹溫馴的母馬給她。一個小時過後,她依然在院子裡上馬下馬,不過她至少已經不怕馬了。
「你打算讓我練多久?,」她問。
「等到你完全熟練為止。」
他回答。
「我恨你!」她終於按捺不住了。
他開心的看著她,那氣漲的臉、發亮的眼代表她已下定決心,要一次做好他所要求的動作。於是,他上前去扶她下馬。
「不要碰我!」她低斥。
他不由分說的拉她下馬,「我會不斷的碰你。」
他威脅道。他真的很喜歡碰她。如今,他只期望她不是他父親的私生女。時尚書屋
也許……她是瑪樂司叔叔在外面的孩子。但,她如果是她叔叔的女兒,那他也有麻煩。因為,他目前是瑪樂司的繼承人,如果多出一個女繼承人,那麼他就得失去一塊大餅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在她掙扎之時,她身上那件單薄的男子上衣使她曲綫畢露。他盯着那起伏不定的胸前,迎着她的眼光說:「走吧,以後不要再穿男人的衣服了。」

晚上那一餐跟中午一樣,豐盛美味。她挑了亞莉珊卓旁的座位坐下,她們在無形中已培養了同志的友誼。練了一個多鐘頭的上馬下馬,她一坐到椅子上屁股就痛。特洛伊注意到她的表情了,於是他笑道:「不曉得巴黎這一下午都跟你在幹什麼了,你的屁股一定很痛。」

塔瑪絲卡顫抖了一下,不屑的說:「男人真是下流。」

亞莉珊卓耳語道:「她是指男人尿的方式不同。」

黛比含在口裡的水於是噴了一地,她尷尬的大笑。
「她都臉紅了。」
亞歷山大說。
「你說話都是這麼大膽的嗎?」她對亞莉珊卓說。
「很好玩,我來教你。反正他們每一次說什麼話出來,我就設法曲解他們的意思就對了。」

後來,亞歷山大捧了一杯蜜酒想給他的新偶像,不料特洛伊卻伸出一腳將他絆倒。亞歷山大遂冷冷的問:「你沒有別的地方去發泄你過多的精力了是不是?」
亞莉珊卓又說悄俏話了,「他是指:他怎麼還不出去找女人玩!」
巴黎看著桌面說:「亞莉珊卓,你的悄悄話說得很清楚。我很高興你負起教育客人的責任。」

「什麼意思?」黛比低聲的問。
亞莉珊卓這下子真的小聲的說了,「他反正愛挑我的毛病,因為我們的母親是在生我們這一對雙胞胎時去世的。」

黛比同情的看著她,兩個女孩對彼此更有好感了。
吃過舨之後,這家姊妹理所當然的讓她參與他們的活動,談天說笑、討論追求她們的人。這些對黛比而言都是全新的體驗,她真是愈來愈喜歡她們了,尤其是亞莉珊卓,她們倆就像親姊妹一般。只有巴黎這個狂徒,他為什麼要拿她當人質呢?
黛比要回自己的房間就一定得先進入巴黎的房間,但一見到他她就心跳加速。他尾隨着她登上她的那間房間併為她開門,沒想到才短短的一天,她的房間已煥然一新。地面上鋪着美麗的織毯,柔軟的床上儘是雪狐的毛毯,連油燈的氣味都是怡人的香氣。床邊的小桌擺着酒瓶與水晶杯,酒器旁放著銀梳與發插。時尚書屋
她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一股晦暗不明的疑慮逐漸高漲。她不由自主的顫抖。
他深深的一鞠躬,「我的大小姐的閨房。」

「你指的恐怕是——你的囚犯的房間吧?」她以怒氣掩飾自己的恐懼。
「我以為這房間已經十全十美了。莫非,還缺什麼嗎?」
她連忙思索着一些可以攻擊他的話,「在愛丁堡我有個屬於自己的浴盆。」
她慌亂的指出,「還……還有一個小小的鏡子,用手拿的很可愛的那種。」

他欠個身十分戲劇化的退出,「小麻煩。」
他咬牙切齒的。
霍爾大太看著面紅耳赤的她,「哦,你可把他惹毛了!」
「哦,霍爾大太,他是個怪物。他喜歡看我害怕發抖,我就像他的獵物一樣,一點辦法也沒。但願你受得了這個地方,都是為了我才害你跟着受累。」

「什麼話,小姐,這是個好地方。我只需整理你的東西,其它的什麼事也不用我做,我快活得很。這裡有吃不完的美食,下人們有說不完的趣事。大人還對我說不可泄漏你的身分,所以呢,大夥兒都以為你是他妹妹在愛丁堡的朋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