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帥哥不要誘惑我 第 5 頁


成了……」看著我疑惑和詢問的眼神,大叔又說了「本來堡主和憐姑娘昨天成親,結果憐姑娘竟然串通沈冰背叛了堡主,給堡主下了藥,沈冰對堡主一直懷恨在心,趁我們不備,帶了一隊人馬攻了進來,堡主被下藥很快就力不從心,受了嚴重的傷,
作者:雪兒小溪 / 頁數:(5 / 87)

雖然我背着個大包,又是個「姑娘」,但是咱也是練家子~一路小跑大氣不喘,來到了他們的什麼堡,血氣很重,死傷慘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喂,你們這不會閙革命呢吧?有人起義麼?有人叛變了?」帶頭大叔警惕的眯起了雙眼,殺氣。時尚書屋
「我瞎猜的!別誤會!」急忙解釋一下,大叔沒有說什麼話,帶我東拐西拐的進了一個大廳,又左轉右轉的進了一大屋子。真是氣派,耶?有人要辦喜事麼?不會是那個命苦的娃因為身子被我看光了要嫁我吧?冷汗……
「大叔,有人結婚了嗎?這里布置的像婚禮現場哦。是誰啊?」
「嗯?什麼結婚?」
「就是有沒有人辦喜事的意思?」大叔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昨天本是堡住大喜之日,結果卻成了……」
看著我疑惑和詢問的眼神,大叔又說了「本來堡主和憐姑娘昨天成親,結果憐姑娘竟然串通沈冰背叛了堡主,給堡主下了藥,沈冰對堡主一直懷恨在心,趁我們不備,帶了一隊人馬攻了進來,堡主被下藥很快就力不從心,受了嚴重的傷,後來被黑衣人帶走了,我等再此與他們對抗,剛把餘黨消滅,堡主回來了,堡主沒事就太好了,堡主吩咐我等去接姑娘,此刻正在屋內等着姑娘。」
聽得我一愣一愣的,叛變,黑衣人?不過多麼衷心耿耿的大叔啊,看著他激動地直想掉眼淚,我馬上安慰:「沒關係,你們堡主已經沒事了,傷我都包紮好了,體內的春藥也被我化解了,大叔放心,過一周他就能活蹦亂跳了!」大叔先是吃驚,後來嘴裡嘀咕着「春藥……」
臉都紅了,再後來才豁然開朗的撲通給我跪了下去。「姑娘大恩大德……」
「得得得~您別折我壽,謝謝,起來吧。舉手之勞何足掛齒啊~」文縐縐的~姑姑謝謝你對我的教育。時尚書屋
5555羽兒想你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扶起了大叔,我走進了屋。死氣沉沉的,床上半倚着一個人,嗯,那個不就是命苦的娃嗎,換了身深色寬鬆的衣服,沒有系扣子古代有扣子?,看到昨天給他包紮得繃帶,嘿嘿細想起來,昨天他身上破碎的布料真的是紅色的新郎裝,哎,果然是命苦的娃啊!洞房花燭夜,結果上演了大逆轉的叛變戲碼,哎,輕輕地走過去,他閉着眼睛,我伸手探他額頭,還發不發燒了?卻被抓個正着。對上他深藍色的瞳孔,才發現他還真不是一點半點的帥啊,但是向來對帥哥不敢冒的我,此刻卻想起一個人:趙蕊啊趙蕊,你沒看到真的是太……可惜了,几乎具備英俊男人一切氣質,但是眼睛更是漂亮!!
我扯起一個禮貌性的笑容:「看你還發不發燒了。」
他看我的眼神沒有變,還是帶著點審視,不確定,不理解,還有一絲絲的緊張和不好意思?嘿!誰讓昨天他那樣了呢。時尚書屋
勉強鬆開了手,我探上他的頭,微熱,「還是有點發燒」我邊說邊起身,拿藥「把這兩片藥吃了,睡一覺明天就能沒事了。」
看他乖乖照做,我繼續「你的那些皮肉傷沒事,最厲害的就是皮肉傷和春藥混合,真的能致命。」
呼~調整呼吸解釋。「你和女人那什麼的時候會刺激神經,心跳也會過速,身體會興奮,這樣你就會失血更快,更多,所以昨天我那麼做是很正確的。時尚書屋
好像在解釋」那個帥哥不說話。難道……
「哎,上天果真是公平的,給了你健美的身材,精美的五官,卻讓你成為了啞巴,真的很悲哀」可憐啊可惜啊,不會說話……
「難道你不覺得羞恥嗎?」唉?他會說話?!但是這話說得還真TM讓我火大。我比較衝動……
砰!一手拍上了桌子,怒了!「羞恥!?憑什麼我覺得羞恥?因為看到你全身脫光?還是看到你裸體?還是看到你一絲不掛?這三個是一個意思還是幫你……怎樣?告訴你,沒穿衣服的男人我看多了!我看裸體男人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轉筋呢!喂喂,人家是古人你個沒良心的!費勁救你竟然罵我無恥!?」
「我沒有罵你,我沒有說過無恥這兩個字,我說得是不知羞恥,一般的女子不會隨便幫男子脫衣服,你見得裸體男人很多?難道你是青樓女子?」
完全獃掉,但馬上恢復,氣死了,雖然誤會他罵我無恥是我想多了,但是,他竟然說我是……真是氣死我也!
冷靜,深呼吸,跟我鬥,哼,擺了個無限誘惑的姿勢,對上他顯出驚訝的雙眸。一字一頓的SAY:「你見過這麼漂亮身材這麼好的鷄麼?」哼!
在他還沒來的及反應什麼是「鷄」的時候,一道紅影破門而入,帶著殺氣,劍氣直接朝帥哥刺去。帥哥的反應在我之前,但是他渾身都是傷,一動牽扯了太多的傷口,由於劇烈的疼痛,導致肌肉短暫的不受大腦支配,他定格不動了。還好我的反應不慢,以腳勾住凳子替他當下了劍。紅影微微一頓,隨即更加瘋狂了,朝着帥哥狂刺,紅影的嘴裡還不停的喊着:「冷炎!我要你的命!!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帥哥已經能動了,肯定是個練家子,不然不會那麼快。他只躲不功。我一副看好戲的嘴臉卻讓帥哥的眉毛擰成麻花了。時尚書屋
看著那帥哥力不從心,我開口打圓場:
「哎呦姐姐~什麼深仇大恨那?讓您這麼瘋狂?」紅影停住,怒目瞪着我,我只是微笑着看著她。時尚書屋
結果她還是沒搭理我,自己去砍帥哥。眼看著帥哥胸前的繃帶又滲出血,我怒了,昨天的功白做?那哪成啊?早就看清了那瘋女人的出招套路,一個上步下劈直接剁她手上,憑我的力道,絶對骨折。劍脫手,瘋女人淚狂流。衝我大喊「你是誰?為什麼幫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