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10 頁


在那邊多注意身體啊,有空就給我打電話。我想你。」「好的,你也多保重。」我慌忙說了拜拜便掛了電話。杜芊芊又恢復了剛纔的電視聲。唐果問:「男朋友吧?」沒等我回答,唐果笑了起來:「遠水解不了近渴,有條小魚快
作者:木魚 / 頁數:(10 / 0)

「哦……你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腦子還在電視上。時尚書屋
「小魚,你那邊有好多人啊?」羅平說。時尚書屋
我驚惶地示意杜芊芊將電視聲調小。時尚書屋
「沒事,看電視!」我敷衍道,突然想起:「你怎麼知道我住這裡?你昨天去哪了?到處找不到你。」
江平先回答我第2個問題,輕描淡寫地:「昨天我出去見了個客戶,客戶臨時打電話來的,所以就沒去公司。」
他算是解釋完了,然後又說:「我問了葉小姐,她告訴我你住這裡。小魚,你在那邊習慣嗎?」
「挺好的……」
我想告訴他這兩天來的所見所聞,但話太多,太長,一時真不知從何開口!更何況人家唐果和杜芊芊表面安靜,沒準兒正耐着性子等我早點結束電話呢!
我匆匆對江平說:「明天一早要上課,我們馬上得預習,回頭再和你聊吧。」
江平似意猶未盡,他嘆口氣:「那好吧,小魚,你在那邊多注意身體啊,有空就給我打電話。我想你。」
「好的,你也多保重。」
我慌忙說了拜拜便掛了電話。時尚書屋
杜芊芊又恢復了剛纔的電視聲。時尚書屋
唐果問:「男朋友吧?」
沒等我回答,唐果笑了起來:「遠水解不了近渴,有條小魚快要渴死了,哈哈!」
我感到臉上發燒,抄起個枕頭就打向唐果:「死唐果,是你渴了吧!」
「渴了渴了,都渴了,芊芊也渴了……」
唐果咯咯笑道。時尚書屋
杜芊芊也倏地從床上怕起來,抓起枕頭就像唐果仍。時尚書屋
然後,三個女孩嬉笑着滾做一團。時尚書屋
玩了半晌,唐果喘着氣說,「不玩了不玩了,笑岔氣了……哎,秦小魚,你男朋友還挺聰明,知道往房間打電話,從重慶打過來好貴的!」
「管他呢!再貴也得打吧!」我故作無所謂的樣子,「不過這也不用他掏錢,他在外貿公司上班,肯定用公司電話打的囉。」
唐果撇撇嘴,嘆道,「挺好的,有本事打公家電話!不象我男朋友,還是個在讀的窮研究生呢……」
說著,她的眼睛又落在電視裡那一男一女身上。時尚書屋
我沒有答話,也無心再看下去,便說:「你們看吧,我要去樓下買點東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杜芊芊又打趣我,「哈哈,小魚受不了了!」
我沒再理她,起身出了門。時尚書屋
我在樓下大堂裡無聊地轉了幾圈,說不出高興還是不高興。江平總是這樣,當你需要他的時候,看不到他的蹤影,可當你正忙或要離開他的時候,他又似乎非常不捨與留戀。時尚書屋
我想出酒店到街上走走,但天色已晚,又一個人,便算了,又想起那一大摞要預習的書來,我折回樓上。時尚書屋
在樓層過道里,我看見兩個服務員鬼鬼祟祟地趴在我們的房間門口,側耳傾聽。時尚書屋
我咳了一聲,兩個人便如驚弓之鳥般逃走了。時尚書屋
我走到門口,只聽見屋內男女交歡之聲鼎沸。時尚書屋
難怪人家要駐足聽了!
我趕緊推開門,沖正聚精會神看電視的唐果和朱芊芊說:「哎,小聲點了!人家還以為你們在幹嘛呢!」
杜芊芊笑笑,「啪」地關了電視,打個哈欠,說:「明天再看吧,眼睛累了。」
唐果也心滿意足地伸個懶腰:「我去沖涼,準備睡覺嘍!」
「明天的書還沒預習呢。」
我說。時尚書屋
「嗨,沒事,我在大學裡從來不預習。」
朱芊芊說。時尚書屋
唐果說:「我也是。」
兩人便各自忙睡覺去了。時尚書屋
我拍拍着厚厚的一摞書,想想,也是,這麼多書,純英文的,真不知從何下手,恐怕看到天亮也看不完的。時尚書屋
聽天由命吧。時尚書屋
我也去睡覺了。時尚書屋
第1堂課便是譚sir的。《飛行安全》。時尚書屋
譚sir並不打開書本,照本宣科。時尚書屋
他採用了提問和舉例示範的方式,逐個講解安全知識。時尚書屋
開課才二十分鍾不到,被他叫起來答題的女孩已有五個。這五個女孩有來自上海的,有來自廈門的,她們胸有成竹,對答如流。時尚書屋
譚sir肯定地點頭,好像較為滿意的樣子。時尚書屋
但這些問題是我都答不出來的,我暗自着急。看看旁邊的唐果,她也鎖緊了眉頭,神情緊張。前面的杜芊芊,則臨時抱佛腳,拚命翻書。時尚書屋
終於,譚sir指着杜芊芊:「請你回答我,打開機門前,我們需要檢查什麼?」
杜芊芊顯然毫無準備,她倏地站起來,說:「需要檢查……檢查安全帶是否扣好……」
女孩們一片嘩聲。時尚書屋
譚sir又道:「請聽好,我問的是飛機着陸後,打開機門前需要檢查什麼?而不是降落前。」
杜芊芊欲言又止,似想再懵點什麼,又什麼都想不起來。她纖瘦地站在那裡,身影單薄而可憐。時尚書屋
譚sir又指着唐果:「請你幫她回答。」
唐果磨磨蹭蹭地站起來,摸着後腦勺,半晌,她說:「我想,應該是檢查乘客們的行李是否帶好吧?……」
女孩們又是一陣嘩聲。時尚書屋
唐果一看這形勢,趕緊改口:「不對不對,我想說應該檢查飛機上的物品是否都在……」
譚sir問:「為什麼?」
唐果說:「因為怕乘客把飛機上的東西都帶回家啊!」
女孩們「哄」地笑起來。時尚書屋
譚sir的神情變得嚴肅,且冷。幾秒後,他問唐果:「誰與你一個房間?」
唐果條件反射地指指杜芊芊,又指指我。時尚書屋
討厭的唐果!!
譚sir將目光投向我:「那好,請你來幫她們回答。」
我硬着頭皮站起了來,遲疑了一秒鐘,我鼓起勇氣說:「對不起,我不知道。」
譚sir定定地看了我一眼,又迅速掃了唐果和杜芊芊,眼神越發嚴厲,象鷹。時尚書屋
空氣凝固,大家都不敢作聲。時尚書屋
我靜靜地等待着譚sir的教訓。時尚書屋
但他並沒有立即教訓我們,而是問:「有沒有人知道答案的?」
「有!」空氣裡傳來一個女孩的聲音,我側頭瞥了一眼,是許美琪。她將手舉得老高老高。時尚書屋
譚sir示意她作答。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