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11 頁


涼了。」吳海倫也說:「就是啊,菜都沒有了,還想給你們打包的,可惜酒店不讓。」「不用了,」杜芊芊應了一聲,挺有氣節地:「我們都吃過了!」唐果接過去:「是啊,譚sir跟我們談完話,還請客了呢!」吳海倫一聽
作者:木魚 / 頁數:(11 / 0)

許美琪起身,然後不緊不慢地答道:「打開機門前,有兩個步驟一定要做,第1是檢查空氣橋是否架好,第2是安全閥是否已歸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exerllent!」譚sir給了許美琪一個嘉獎。時尚書屋
許美琪驕傲地笑笑,坐了下去。時尚書屋
我看見,許美琪今天沒有梳「妃子頭」,而是將頭髮鬆鬆地別在腦後。時尚書屋
我又看見,她身旁的吳海倫趕緊衝她笑了笑,表示祝賀,而不遠處的林意娜也瞥了她一眼,眼光裡卻有些冷。時尚書屋
譚sir照常上課,我們以為逃過一劫,暗自慶幸。時尚書屋
沒想到下課前,譚sir還是說:「杜芊芊、唐果、秦小魚,你們留下來。」
女孩們走了,除了我們三個。時尚書屋
懲罰是每人做二十個俯臥撐,然後圍着大樓跑十圈。時尚書屋
我們三個精疲力竭地回到酒店時,在樓道里又碰到了許美琪和吳海倫。時尚書屋
許美琪笑眯眯地打招呼:「才回來呀?快去吃飯吧,都涼了。」
吳海倫也說:「就是啊,菜都沒有了,還想給你們打包的,可惜酒店不讓。」
「不用了,」杜芊芊應了一聲,挺有氣節地:「我們都吃過了!」
唐果接過去:「是啊,譚sir跟我們談完話,還請客了呢!」
吳海倫一聽這個,來了興趣,她眨巴着大眼睛問:「真的呀?那個大帥哥請客?!早知道我也留下來!」
許美琪趕緊拉了她一把,表情有些不自然,她說:「海倫,你不是有人在樓下等嗎?還不快走!」
吳海倫這才想起,說:「對對,我差點忘了!」她衝我們笑笑,「三位姐姐,回頭譚sir再請你們的時候一定要叫上我啊!」
我們笑着點頭,開心地看她們的背影消失在樓道里。時尚書屋
是夜,我們三人一人一碗泡麵,挑燈苦讀到凌晨一點。用唐果的話,這就是「臥薪嘗膽」。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接下來的培訓裡,我們三個都非常刻苦,為了不再遭到懲罰,我們都事先在房間裡互相模擬問答。杜芊芊的三級片平時也不看了,只在周末休息時翻出來遛遛。時尚書屋
Tina每回上課對我們的着裝十分挑剔,且言辭毫不留情,被她當場修理至哭的女孩不下十個。時尚書屋
服務教管Vivian畢竟是服務行業出身,顯得更溫和一些。可是,她那雙眼睛經常會顯出一些憂鬱,還有就是唐果偷偷告訴我,每次譚sir在的時候Vivian就滿臉春風,不在的時候,她便有些心不在焉。我觀察了一下,好像是這樣。課餘時間,許美琪最喜歡捧着書本向Vivian請教,弄得Vivian對她的印象十分好,經常表揚她。時尚書屋
三個月時間過得很快,這段時間裡,我們學會了滅火筒的N種使用方法,學會了吃西餐先要喝湯,最後吃甜點,學會了擦指甲油前對指甲先得做五部護理程序,還學會了給橡皮人嘴對嘴地做人工呼吸……
一切都風平浪靜,一切都順理成章,眼看培訓就要結束。可就在三個月的最後一個禮拜,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時尚書屋
為了便于培訓地點的安排,譚sir將本來早就應該進行的海上救生模擬訓練安排到最後一個禮拜,因為他特意聯繫了韓國漢城航空訓練館。時尚書屋
在去漢城的飛機上,譚sir說:「你們知道為什麼我要挑選這個時候去漢城嗎?」
「去滑雪!」杜芊芊搶答到。自從上次挨罰後她就喜歡搶答。時尚書屋
譚sir沒有太多表情:「這次時間太短,我們沒有時間去滑雪。我之所以這樣安排,是想鍛鍊你們的意志!我們的航線主要在海上穿行,險情隨時可能發生,進行海上救生是你們每一個人的職責。」
我突然感到自己非常神聖。時尚書屋
譚sir又道:「你們知道冬天的海上有多冷嗎?」
沒有人應聲。時尚書屋
譚sir說:「很快你們就知道了。」
我們面面相覷,露惶恐之色。時尚書屋
只聽得許美琪在對同座的吳海倫小聲嘀咕:「怕什麼!我最喜歡游泳了,小時候還參加過游泳隊呢!」
吳海倫驚嘆道:「真的嗎,美琪姐姐,那你一定能拿第1名了!」
聲音雖小,可是連我這個離她們好幾排遠的人都聽見了。我心想,別吹牛,到時候就知道了。時尚書屋
一月的漢城,白雪皚皚。時尚書屋
飛機剛剛降落,還在滑行。時尚書屋
唐果望着機窗外,在我身旁詩興大發:「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哎,小魚,你說要是毛主席他老人家還在,來漢城看看,會不會做出更加不朽的詩篇?!」
我「嗯」着回答她,眼睛不離窗外。時尚書屋
窗外,候機樓的屋頂、停機坪上高高矮矮的建築與車輛,都被潔白的大雪覆蓋了。而雪花還在漫天飄舞,它們無聲而輕盈,綿綿地飄落到機場的每一寸裸露的空間,飄落到我們的窗前。時尚書屋
在南方我們很少見到雪,更沒有見過這麼大朵的會舞蹈的雪花。時尚書屋
那飛舞的雪花,一朵,又一朵,像是南方漫天的蒲公英,又像是無數幼小而不可名狀的小生命,在空曠的機場上迎風沉浮、蕩漾。我張開雙手接過幾片來,一個個晶瑩美麗的六角形,落在手上,形態是那樣怡然,變幻是那樣神奇。我仰望天空,彷彿感覺有隻白色的巨翼正在冥冥之中掩過大地,不知不覺眼前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時尚書屋
這是初春的雪。雪花靜靜的飄落着。時尚書屋
你們是在歡迎我們嗎?時尚書屋
出了機門,女孩子們几乎忘記了什麼才叫做冷!歡呼着,雀躍着,大家裹在厚厚的羽絨服裡,一邊哈氣,一邊搓手跺腳,嘰嘰喳喳地歡叫着。時尚書屋
十幾分鐘後,接我們的專車終於來了!而只顧觀賞雪景的我們已快凍成冰塊!
司機從玻璃窗探出頭來,用夾生的英文說:「對不起,路上太滑,遲到了。」
唐果第1個鑽上了車。時尚書屋
我也上了車,和唐果緊緊挨着。時尚書屋
唐果說:「天哪!凍死我了,早知這麼冷,我就請病假不來了!」
我笑道:「你的詩呢?這麼快就被凍跑了?!」
司機問譚sir:「先生,我們去酒店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