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16 頁


補貼,又給我們放了三天假,讓我們自己找房子「安頓」。「終於不用住酒店了!」「澳門萬歲,自由萬歲!」我、唐果、杜芊芊歡呼着,在凼仔看好個三居室的公寓,精裝修全套家電,準備搬進去。就在這時候,許美琪來找我。
作者:木魚 / 頁數:(16 / 0)

還有一次令我非常感動:那次,我試着用萬用刀開啟紅酒,一沒小心紅酒沒有啟開,卻被刀子割到手指,弄得鮮血直流!許美琪立刻替我進行了包紮,還輕言細語對我說,「小魚,你可得注意,別把你這芊芊玉指給弄壞了!要不然,你男朋友看到肯定會心疼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後,她讓我休息,自己卻主動承擔了我的工作!我當時就想,也許許美琪並不像唐果他們說得那樣可怕,她還是挺有人情味的,也許之前大家不熟沒有看出來罷!在漢城的那次溺水也未必是她干的,說不定就是有人在混亂中抓錯了地方呢!誰叫我留那麼長的頭髮,讓人以為是救命繩呢!
一個月的試飛期結束了。時尚書屋
公司開始給我們每人每月發2500塊澳幣的房屋補貼,又給我們放了三天假,讓我們自己找房子「安頓」。時尚書屋
「終於不用住酒店了!」
「澳門萬歲,自由萬歲!」
我、唐果、杜芊芊歡呼着,在凼仔看好個三居室的公寓,精裝修全套家電,準備搬進去。時尚書屋
就在這時候,許美琪來找我。時尚書屋
「小魚,你一定要幫幫我!」許美琪見面便親熱地稱呼我「小魚」。時尚書屋
「我能幫你什麼呢?」
「和我們一起住。」
「你們?!」我有些吃驚。時尚書屋
「吳海倫和我。」
許美琪說。時尚書屋
「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你挺好的,人挺隨和。」
許美琪說得非常真誠。時尚書屋
「那林意娜呢?」我問。時尚書屋
許美琪眼中閃過一絲不悅,但很快又恢復正常,她將話題轉彎:「你看,我們六個人,兩個年齡大點的,兩個中等的,兩個小的,如果分開兩邊住,最好一邊一個大、中、小,這樣會有些照應。」
許美琪說的沒錯,許美琪和林莉娜,我和唐果,吳海倫和杜芊芊,剛好兩對大、中、小。時尚書屋
許美琪又說:「我們這些人裡,你和唐果英文最好,住在一起多浪費!剩下我們這邊都是不太好的,想常常跟你們請教都不行!」
被人誇我總有些飄飄然。時尚書屋
許美琪又問:「小魚,你是什麼血型?」
「O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太好了!」許美琪眼中閃着興奮,「我是B型,海倫也是B型,我們B型人和O型人一般都能相處得非常好……你知道嗎,O型人通常都是B型人的領導呢!」
「是嗎?」我將信將疑,又問,「那林意娜呢?」
許美琪撇了撇嘴,說,「林意娜是A型。小魚,你知道嗎,A型血的女孩嫉妒心最強,和B型血最容易發生矛盾。」
「為什麼?」我瞪大眼睛。時尚書屋
「性格唄,性格合適大家就能相處得來,合不來,就進步了一家門囉!」
A型、B型、O型,原來人跟人的相處有這麼多學問!我覺得又長了見識。時尚書屋
當我將此事告訴唐果,唐果說今天林意娜也來找過她和杜芊芊,說想搬來與她們住。不過林意娜更直接,直說不喜歡許美琪,堅決要分開,如果唐果和杜芊芊不答應,她就自己住。時尚書屋
剛來澳門三個多月大家關係就處成這樣,講出去真還擔心其他人笑話,尤其是一起培訓的那些上海的、廈門的女孩們!
想了想,我跟唐果說:「還是讓我跟林意娜換吧。」
唐果不無擔憂:「小魚,你和她們倆能相處好嗎?我覺得那個許美琪不是個省油燈……」
我拍拍她的肩:「別這樣說,唐果,我覺得許美琪未必就像大家想的這樣,畢竟我們相處的時間都太短,不可能瞭解一個人的。再說,我們都一起從重慶出來,有什麼事應該相互幫忙才對。」
看著她苦瓜似的表情,我寬慰道:「放心,我會經常去找你們玩的。」
就這樣,我和林意娜相互交換了同屋。時尚書屋
我拎着隨身的大皮箱搬進了許美琪和吳海倫找好的公寓。時尚書屋
許美琪獨自占了個有洗手間的套間,我則分到一個有小陽台的房間。吳海倫最小,理所當然地住進了最小的房間。時尚書屋
我和海倫共用一個洗手間,但她的房租每月比我和許美琪少付200元。小妹妹嘛!
後來聽杜芊芊講,這次許美琪和林娜莉的主要矛盾就出在爭這個有單獨洗手間的套房上,兩人互不相讓,最後只好分開。時尚書屋
那邊,唐果和杜芊芊主動將套房讓給了林意娜,林意娜非常感動,主動要求每月多付了200元房租。時尚書屋
正式的飛行時間表下來了,我的第1段航程是飛台北,在情人節的晚上。時尚書屋
情人節。時尚書屋
畢竟是第1次飛,我說不上是興奮還是怎麼的,反正很早就醒了。時尚書屋
江平的電話又過來了:「小魚,happy valentine!」
「happy valentine.」我在被窩裡應到。時尚書屋
「小魚,今天有什麼安排呢?」
「唔,我能有什麼安排,工作唄。」
「那你好好注意身體,別太累了。」
「好,你也是。」
於是兩人便結束了電話。時尚書屋
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我和江平通話時間越來越短,不知是他太忙,還是我太忙,還是什麼,反正就是在電話裡沒話說。時尚書屋
我從床頭櫃抓過一個盒子,裡面裝着半個月前逛街時給江平買的皮包。時尚書屋
本以為情人節他會來看我,至少到珠海見我一面,當個禮物給他,現在看來是用不着了。時尚書屋
以前的五個情人節,無論再忙,我們倆個一定是在一起的。時尚書屋
我拉開抽屜,將盒子「啪」地扔了進去。時尚書屋
再也睡不着了,我起身洗漱。時尚書屋
經過客廳時,我看見許美琪已經換好了衣服,正對著鏡子化妝。時尚書屋
「這麼早?」我打個招呼。時尚書屋
「嗯!」許美琪心情非常好。時尚書屋
「今天不用飛嗎?」
「明天才到我呢!」許美琪往臉上點着嫣紅的脂粉:「我一會兒要去港澳碼頭。」
「去碼頭?」我有些好奇。時尚書屋
「我男朋友從香港過來,我去接他。」
男朋友?從沒聽她說起過有男朋友啊,從重慶走的時候也沒見過這位男友,只見過她的父母而已。時尚書屋
我沒話找話,「你男朋友出差去香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