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20 頁


有這種魅力嗎?!」這倒是!我忍不住仔細看了唐果一眼,這個健美修長,個性明朗,渾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氣息的唐果,有好的男孩子一見傾心並不奇怪。我拍拍她的肩膀,哄她道:「當然!當然!唐小姐魅力四射,我要是男生也會遞紙條給
作者:木魚 / 頁數:(20 / 0)

唐果見我笑,趕緊要輓回面子:「你笑什麼!他給我遞紙條了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哦,對!那紙條上寫什麼了?」
唐果神秘兮兮地:「小魚,你要保密,你不能跟任何人講哦。」
「放心吧!」我不耐煩了。時尚書屋
「美麗女孩,情人節的夜晚能與你一道穿越星空,我感到自己無比幸福!我想今晚我一定會有個甜美的夢,夢裡還會出現甜美的你!」 唐果眼睛閃爍着光芒,像在背誦一首浪漫的愛情詩。時尚書屋
看著她痴醉的神情,我忍不住想潑盆冷水:「你不會遇見色情狂了吧?」
「什麼色情狂!」唐果不滿地:「人家很斯文的,很有教養的!」
「有的色情狂表面是很文明的……」
「哎呀,秦小魚!」唐果着急了,「你說話不要那麼難聽嘛!難道你認為我唐果沒有這種魅力嗎?!」
這倒是!我忍不住仔細看了唐果一眼,這個健美修長,個性明朗,渾身上下洋溢着青春氣息的唐果,有好的男孩子一見傾心並不奇怪。時尚書屋
我拍拍她的肩膀,哄她道:「當然!當然!唐小姐魅力四射,我要是男生也會遞紙條給你!」
唐果笑了,將我的手輓在她的手裡:「小魚,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我不置可否地點點頭。時尚書屋
「我也是!」唐果說,眼神幽幽地:「你知道嗎,小魚,以前在大學裡也有好多男生給我遞過紙條,但我什麼感覺也沒有……可是昨晚這個人就完全不同,他就那麼看我一眼,我心裡就蹦蹦亂跳,到現在心裡還在怦怦亂跳!似小鹿亂撞……」
我好笑地看著她,忍不住又潑去一盆冷水,「你不是有個輝嗎?見了其他男士還怦怦亂跳!」
「哎呀,小魚,你是不是太古板了點!」唐果像看一個怪物似的對我尖叫:「有男朋友就不能對其他男士心動了嗎?這叫緣分!有的人你跟他相處一輩子都不會有這種感覺的!就好比我那個輝,我們認識八年了,從高中一直到他念研究生,每年都是一樣,每天都是一樣,你不知道我早就覺得乏味了!何況,他現在念研究生,畢業後能不能找到工作都未可知!而昨天我遇到的那個人就不同了,他……哎,我都不知怎樣形容他才好,總之,他是太帥了,太斯文了,太有風度了……」
唐果一連用了三個「太」來形容這個新認識而不知名的人,且臉都急紅了,我不好再打擊她的熱情,心想由得她去吧,也許人家就一面之緣呢!人心中多點幻想也何嘗不是好事!
我又問:「第2個好消息呢?」
唐果這才轉回正常臉色,說:「這第2個嘛,是有關譚sir的。」
「譚sir?」我心裡一驚,興趣真正上來!
譚sir,這個曾救過我,又發警告給我的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知道嗎,」唐果說,「譚sir以前是飛行員呢!」
哦,是嗎!難怪他看起來那麼英武,眼神有時候象鷹。時尚書屋
「那他為什麼現在不飛而做教官呢?」我問道。時尚書屋
「聽說他在一次訓練的時候受傷了,以後就不能飛了。」
是這樣!
唐果又說:「你知道他太太是誰嗎?」
我搖頭。時尚書屋
「陸歐航空楊董事的女兒!他太太叫楊柯敏,是澳門大富豪的獨生千金!聽說當初她和譚sir的婚姻是楊董欽定的,楊董特別看好這個女婿,想培養他做接班人呢!」
我想起了昨晚機場辦公室裡那兩個地勤的對話和譚sir收到的鮮花,卻下意識地有些失落。時尚書屋
唐果又道:「你知道Vivian和譚sir在怎麼回事嗎?」
我搖頭。時尚書屋
「Vivian是譚sir在英國讀書時的師妹,多年的交情了,一直暗戀譚sir!如果不是中途殺出這個楊柯敏,恐怕她也有機會了……她一直沒嫁呢!」
我又想起Vivian狠狠地將巧克力全部倒掉的情形。時尚書屋
「這個譚sir啊,太多女孩子喜歡了,聽說他太太把他看得很緊,眼下雖然在英國進修,但每天要打若干個電話來查崗。」
這樣啊!!
我又下意識地咬了咬嘴唇。時尚書屋
這個被譚sir做過人工呼吸的嘴唇。時尚書屋
吳海倫失蹤了!
情人節過後的第3天許美琪飛回來如是說,情人節那天夜裡吳海倫就該飛上海,但她沒有出現。時尚書屋
難怪她的房門一直鎖着,我以為她出去了又回來,回來了又出去,正好和我錯開了。時尚書屋
「機場都傳遍了,她不去飛也不請假,只好臨時找了待命的乘務員,公司到處打電話找她,都打回重慶她家裡去了……」
許美琪說:「公司說,再找不到就自動除名!」
我突然覺得有些害怕,這個吳海倫,才十八歲的吳海倫,她會去哪兒了呢?時尚書屋
「那天一大早不是說去珠海了嗎?」我問。時尚書屋
「是呀,她那天一大早起來,說要去珠海,匆匆忙忙就走了,然後我就沒再看見她,」許美琪回憶道,「好像是約了什麼人……」
「男朋友嗎?」我問。時尚書屋
「情人節當然是約男朋友了!」許美琪說,「這個海倫,培訓的時候就經常一個人出去,膽子大得很!」
「你是說她交了澳門的男朋友?」我非常吃驚。時尚書屋
「誰知道!」許美琪撇撇嘴,「好像總有個廣東口音的男人給她打電話,對了,培訓時還有個澳門男人來酒店找過她!」
「什麼樣的男人?」我問。時尚書屋
「怎麼說呢,瘦瘦的,三四十歲,穿件牛仔,一看就不是很有錢那種。」
我不再說話。時尚書屋
海倫真會和這個男人約會去了嗎?如果是,都這麼多天了,難道連工作都不要了?就算不回來也應該給我們打個電話!
她不會有什麼危險吧?!
一陣可怕的陰影籠上心頭,我說:「美琪,我擔心海倫會不會遇到危險,我們要不要報警呢?」
許美琪不置可否。半天,她說:「我覺得她會打電話來的,我們應該不用太擔心。」
第2天,我從外面回來,剛進門就聽見許美琪在大聲嚷嚷:「海倫,你到哪裡去了?公司到處找你!」
海倫回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