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32 頁


件水紅色的羊絨衫,一條藍色休閒褲,又戴上一條細細的銀鏈。我沖鏡子裡的我笑了笑,然後坐在沙發上聽CD,看一本書。等譚sir的電話。五點半,電話果真響了。我趕忙接起來,用播音員的聲音很甜美地「喂」了一聲。「親
作者:木魚 / 頁數:(32 / 0)

我在自己的床頭擺了幅素描的自畫像,又將江平和我的照片扔進抽屜鎖了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後,我準備仔細地列一份明天的菜單。時尚書屋
琢磨了半天,我決定了這樣的菜單:涼菜是夫妻肺片和香油涼瓜,熱菜是豆瓣燒魚和三鮮豆腐,燉湯是蓮藕小排骨,餐後小食是醪糟湯圓,還有一瓶法國紅酒。時尚書屋
第2天一大早,我便去了超市。採購完各種食物原料,我還選了一張蔡琴的《新不了情》和一大束百合花。時尚書屋
一切準備妥當,已近中午。我簡單吃完午飯,便開始着手對自己的美容。時尚書屋
我洗了臉,敷了面膜,趁面膜干的幾十分鐘睡了一小覺。俗話說,女人的美是睡出來的嘛!
然後我起來沖個澡,洗了頭,在全身按摩新買的channel香體露,我將頭髮拉得直直的,自然地垂着,讓它們在飄逸的同時散髮出自然的清香。時尚書屋
我換上了一件水紅色的羊絨衫,一條藍色休閒褲,又戴上一條細細的銀鏈。時尚書屋
我沖鏡子裡的我笑了笑,然後坐在沙發上聽CD,看一本書。等譚sir的電話。時尚書屋
五點半,電話果真響了。時尚書屋
我趕忙接起來,用播音員的聲音很甜美地「喂」了一聲。時尚書屋
「親愛的,」一個女聲說,「你那邊幾點了?」是許美琪!
我醒過神,有些失望,道,「五點半。」
「哦,我這邊才剛剛早晨呢!」許美琪說。時尚書屋
「你在哪兒啊?」
許美琪懶洋洋地:「在巴黎的一間酒店。」
「喲,你挺美的嘛!」我說。時尚書屋
「哎,玩得太累了!不過親愛的,歐洲真的美,美得要命!你將來一定要來玩玩。」
「鮑羅呢?」我問。時尚書屋
「他在洗手間……」
「什麼?!」我吃了一驚,說完我很快後悔,大驚小怪!
許美琪自覺失言,很快便圓回來:「他今天很早就來敲我的門,說要帶我出去逛街……哎,小魚你要我幫你帶點什麼?包包?化妝品?」
我也不好再窺探人家的隱私,便順着她說:「隨便吧,別太麻煩就行,回來我給你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嗨,什麼錢不錢的,我倆還說這些!」許美琪大方地說,然後她又問道,「哎,小魚,這兩天我男朋友來電話了嗎?」
「沒有吧……不知道,我飛得挺勤的。」
許美琪舒口氣:「這就好!小魚,如果他來電話呢,你就說我飛台北過夜了。」
「嗯。」
我答道。時尚書屋
這時,聽見一個男的聲音:「honey, are you still in bed?」親愛的,你還在床上嗎?
許美琪慌忙和我說了「拜拜」,收了綫。時尚書屋
我琢磨了一下,鮑羅的聲音!
放下電話,我不由得嘆了口氣,這個許美琪,不知要玩什麼,將來看她如何收場才好!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我應當感謝她才對,她如果不和鮑羅去旅遊,我也不會有機會請譚sir來吃飯。時尚書屋
譚sir,譚sir他今天會來嗎?時尚書屋
我又等了半個多鐘,六點多了,天快黑了!電話還是沒響。時尚書屋
他不會忘了吧?我擔憂地想,要不,給他打個電話算了!
我猶豫着撥了兩個號碼,便放下了電話。時尚書屋
這樣不好,我想,還是順其自然吧,如果譚sir想來,他一定會來的。時尚書屋
果不其然,六點半,譚sir的電話終於來了:「秦小魚,對不起,我剛纔一直在開會。」
我說:「那您現在過來吧,筵席都準備好了。」
譚sir哈哈大笑起來:「筵席?!不用準備筵席,請我吃飯粗茶淡飯就行!不過,實在抱歉,今晚上我們得請其他航空公司的人吃飯,所以就只好改下次了。」
「什麼?!」我聽他說來不了,一下子急了:「譚sir,飯菜都做好了!」
譚sir道:「這樣吧,我改天請你和唐果吃飯,今天就沒辦法了,本以為今晚有空的,但公司臨時安排的宴請活動,我必須得參加,請你也轉告唐果。」
我不好再糾纏,只好耐着性子禮貌地說聲沒關係,那就下次吧,然後掛了電話。時尚書屋
我悵然地坐在沙發上,看著滿桌的飯菜和餐桌上盛開的百合花,聽著蔡琴的歌。舒緩傷感的歌聲。時尚書屋
我衝到桌邊,抓起葡萄酒瓶,仰着脖子,咕嚕嚕地灌下幾大口。時尚書屋
周日,我和唐果一起飛上海。時尚書屋
我們被分到普通艙。時尚書屋
客人上來前,唐果邊開紅酒邊問我:「飯吃得怎樣啊?」
「什麼飯?」我裝着糊塗。時尚書屋
「裝什麼裝?你和譚sir吃的飯啊!」
「噓,小聲點!」我不滿地制止她,又往客艙看一眼,幸好另外兩個乘務員去機頭準備報紙了。時尚書屋
「怎麼樣啊?」唐果壓低嗓門。時尚書屋
「沒怎麼樣!」我沒好氣地,但又似若無其事:「那天恰好有重慶朋友來珠海出差,我過珠海了。」
「啊?!」唐果不相信地瞪大眼:「什麼樣的朋友?!這麼討厭,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那天來!」
「老同學啦,一早就約了。」
我輕描淡寫,將話題岔開:「海洋公園好玩嗎?」
「好玩極了!」唐果忍不住的開心,嗓門不自覺地又提高了,「我們一大早就去了,晚上9點才回來。我們去看了太空館、海洋館,海豚表演……」
說著,她砰地又啟開一個瓶塞。這是她今天一口氣啟出的第8個瓶塞了!
咳,最近人家心情好,有活都搶着干呢!有乘務員說,飛北京時,見過她一隻手拖個托盤,上面放20杯可樂和七喜,另一隻手卻伸向頭上的行李箱,幫旅客取行李!
我卻實在沒有心情去分享她的快樂,由得她呱呱嘮叨着,便找了個去客艙檢查的理由,趕緊走開了。時尚書屋
一連好多天,我上班都非常準時,下班也第1個衝出機場,我不想在機場遇見譚sir。時尚書屋
幸運的是,也確實不會遇到他,聽說他去澳洲出差了。時尚書屋
鬱悶當中,我給江平打個電話。時尚書屋
可氣的是,他又不在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