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37 頁


飛台北,也是下雨,淅淅瀝瀝的雨。莫非,我與台北的雨有着一種什麼樣的緣分?我天生喜歡雨,記得某位詩人這樣說過,「無論什麼樣的故事,一逢上下雨便難忘,雨有一種神奇,它能瀰漫成一種情調,浸潤成一種氛圍,鐫刻成一種記憶。
作者:木魚 / 頁數:(37 / 0)

這時,機長來說:「今晚天氣太差,台北有雨,台灣海峽上空還有雷暴,考慮安全原因,飛機停留台北過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台北過夜!
我猛地生出一陣欣喜!譚sir今晚也會在台北過夜呢!我們會住在同一間酒店……興許我們會在酒店的大堂遇著再說幾句話,他不是有話還沒說完嗎?……興許明早,我們還會在同一張餐桌上吃早餐……
可是,譚sir呢?他平安到達了嗎?時尚書屋
我問機長:「另一架來台北的飛機到了嗎?」
機長說:「還沒起飛呢!」
我吁了一下,一邊為他暫時沒有危險而慶幸,一邊又擔心他那個航班會取消,不來了。時尚書屋
出了機場,雨開始淅淅瀝瀝地下了起來。時尚書屋
我深深地呼吸,感覺到了台北空氣的溫潤。時尚書屋
想起去年情人節,與譚sir一道飛台北,也是下雨,淅淅瀝瀝的雨。時尚書屋
莫非,我與台北的雨有着一種什麼樣的緣分?時尚書屋
我天生喜歡雨,記得某位詩人這樣說過,「無論什麼樣的故事,一逢上下雨便難忘,雨有一種神奇,它能瀰漫成一種情調,浸潤成一種氛圍,鐫刻成一種記憶。」
而台北的雨,在蒙蒙的夜色中,縹縹緲緲,它又有着怎樣的神奇?時尚書屋
我抬眼望去,街上的行人、汽車、遠遠近近的霓虹燈,它們都在雨中閃閃爍爍,一片迷離。時尚書屋
住進機場酒店,我沖完涼,換上了酒店的浴袍。今天臨時台北過夜,連睡衣都沒帶!
便裝也沒帶!哎,看來去大堂和譚sir碰面是不大可能了。時尚書屋
我倒杯水,靠在寬大鬆軟的床上,看台北新聞。時尚書屋
一個漂亮的主播小姐操着甜美的台灣國語說,近日颱風猛烈,台灣各地都收到嚴重影響,由大陸返台的乘客也很多滯留在香港和澳門機場。今天傍晚澳門才又恢復了兩個至台北的航班……
都上電視了!
譚sir的航班會不會被取消呢?時尚書屋
我想打電話問機長,但找不到任何藉口。想打電話問台北機場,又不知電話幾號,該如何撥打。最後,我打了個IDD,問了澳門機場,說那架飛機已起飛半個鐘頭了。時尚書屋
我又是興奮又是忐忑。不斷地祈禱他們一路平安!
可是,就算譚sir來了我也見不着他!
除了制服,我沒有便裝可以換!想到這裡,我不免有些泄氣。時尚書屋
我選了個電視劇來看。時尚書屋
看著看著,我睡着了。時尚書屋
鈴……什麼響?電話,是電話!我抓起來。時尚書屋
「喂……」
是個男聲。時尚書屋
好熟悉的男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喂……」
男聲又來,深渾的男中音。時尚書屋

譚sir!!

我不是在做夢吧?!
我猛地睜開眼,仔細看手裡話筒,是真的!是有人在跟我打電話!
「譚sir嗎?!」我的聲音是興奮的,沒有掩飾的。時尚書屋
「是我。」
「你……」
我突然又變得慌亂,說,「你們到了?!沒事吧?遇到氣流沒有?」
「剛到,還好,氣流不小,但以前也常常遇到……打擾你休息了吧?」
「哦,沒有沒有!」我坐了起來,說,「也該起床了吧!」
譚sir竟哈哈笑起來,「才半夜十二點不到,你就要起床?!」緊接着,他又說,「抱歉,我打擾你了!」
「是嗎,還不到十二點?!」我糊塗蟲似的愣了一下,定眼看看,是的,房間裡燈還亮着,電視裡還在播着電視劇。時尚書屋
譚sir又道,「下午在辦公室本來還有話跟你說,臨時又忙開了,所以才給你打個電話。」
「哦,……你……您想跟我說什麼?」我的心砰地一跳。時尚書屋
「是這樣,上次你和唐果請吃飯的事情我一直不好意思,原本想過兩天就回請你們,但公司又安排我出差了,實在抱歉!」
「沒關係的,譚sir,」我說,很善解人意的樣子,「以後,以後還有機會的。」
「昨晚打過電話給你,你不在家。」
昨晚的電話是他打的!我的心怦怦砰地加速跳。時尚書屋
但我還是極力穩住情緒,矜持地反問,「是嗎?」
「我在澳洲出差時看到一個小東西,就想到你,我買了想送給你,表示我的歉意。」
「什麼樣的小東西?」我的心快要蹦出來!
「你現在方便嗎?我給你送過去。」
「方便!方便!您來吧!」我沒有思想地說。時尚書屋
說完,我方纔後悔起來,我還穿著浴袍呢!
我飛快地換上航空公司的裙子和襯衫,刷牙洗臉,將一頭長髮梳直。時尚書屋
譚sir敲門,我矜持地將他讓進屋。時尚書屋
他還穿著機上的襯衫,只是去掉了領帶,敞開了領口。這讓我多少感到些心理平衡。時尚書屋
他遞給我一個藍色的盒子,說,「希望你喜歡。」
我打開,一隻精緻的小瓷盤,潔淨而白色的邊,中間一條藍色的游泳的小魚。時尚書屋
我開心地笑了,「謝謝,我很喜歡!」
譚sir說,「有空再請你吃飯。」
我注意到他說的是「你」,而不是「你們」。時尚書屋
我說,「好。」
「晚安,」譚sir說。眼睛深深地注視了我一眼。時尚書屋
我像被電流擊過!
我的心猛地抽動了一下!
我的呼吸也瞬間凝滯了!
「晚安……」
我的嘴唇無意識地動着。時尚書屋
譚sir轉身,向門邊走去。時尚書屋
這樣就走了嗎?!
還沒說夠還沒看夠呢!這剛剛挑起的渾身上下的觸動!
我几乎下意識地喊道,「你……你不要走!」
他的腳步停下了。時尚書屋
他慢慢地轉過身。時尚書屋
他看著我,鷹一樣的眼睛變得幽幽的,深得像一潭水。他說:「還有什麼事嗎?」
我說:「譚sir,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麼問題?」
「就是……就是在重慶面試的那一天,我在洗手間門口化妝,有一位很英俊的男士看我化得太濃,對我說,你沒有必要化那麼濃的妝。他還說……」
「他還說,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別弄巧成拙。」
譚sir道。時尚書屋
我獃住了。一股激流迅速竄上心間。時尚書屋
幾秒鐘後,他向我走來。時尚書屋
我的血液也停固了。時尚書屋
他向我走來,越來越近,他來到了我的面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