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38 頁


着他噴湧而出的狂放。我近乎貪婪地享受着這無邊的狂放。我們糾纏,反覆糾纏。我們撞破雲端最後一層隔膜,我們四分五裂,我們蒸騰……身邊的他已經熟睡,眉宇安靜地放鬆着。我將臉枕在他的肩上,呼吸他皮膚的味道。他
作者:木魚 / 頁數:(38 / 0)

我的大腦也變成了空白。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深深地看我。時尚書屋
深深地看我。時尚書屋

我就要被他看化了……

就要被看化了……

他張開雙臂,擁住了我!
我閉上眼睛,一股暖流立即在全身迴旋。激烈地迴旋。我沒有一絲反抗。時尚書屋
他緊緊地擁住我,猛烈而溫暖的擁抱。時尚書屋
他的唇落到了我的唇上,一個寬厚的男人的嘴唇,裹緊了我的唇,狠狠地吸吮。時尚書屋
我的心就要蹦出來了!
我的雙手環緊了他,我的唇吮吸了他的唇。我拚命地吮吸,拚命地吮吸,我要將他吸入我的體內。時尚書屋
他強健的體魄將我壓倒。時尚書屋
我不能喘息。時尚書屋
他咬我的脖子,我的耳垂。時尚書屋
他用唇、用臉在我胸間狂烈地撫摩。時尚書屋
來吧,來吧,我沒有呼吸地想,讓我們沒有遮擋地在一起!
他的肌膚糾纏着我的每一寸肌膚。時尚書屋
他炙熱地闖進我的體內。時尚書屋
我迎受着他噴湧而出的狂放。時尚書屋
我近乎貪婪地享受着這無邊的狂放。時尚書屋
我們糾纏,反覆糾纏。時尚書屋
我們撞破雲端最後一層隔膜,我們四分五裂,我們蒸騰……
身邊的他已經熟睡,眉宇安靜地放鬆着。我將臉枕在他的肩上,呼吸他皮膚的味道。時尚書屋
他睡意朦朧地環抱著我。時尚書屋
半夜時,他說,我得走了。時尚書屋
許美琪為我脖子上突然多了個「咖喱鷄」而吃驚不已!
「小魚,你老實說,昨晚都幹嘛去了?!」
我下意識地去摸,狡辯道:「我能幹嘛,一覺到天亮!」譚sir走後,我的確一覺到天亮。時尚書屋
「不對吧,」許美琪詭秘地一笑:「你騙不了我。交台灣男朋友了吧?」
「當然沒有!」我搶白,「不過是長個疹子而已,我一撓就這樣了。」
許美琪如何不能相信,她說:「不肯承認就算了,反正你得藏好點,機場可是人多嘴雜。」
我照鏡子。時尚書屋
的確,一塊殷紅的吻痕印在我白皙的脖子上,宛若一朵鮮紅的玫瑰。時尚書屋
這是譚sir送我的玫瑰。時尚書屋
我有些發燒。時尚書屋
可惜這個季節不能穿高領衫,也沒有人戴圍巾,琢磨了半天,我找出一隻淺綠色皮膚藥膏,厚厚地塗上。時尚書屋
但接下來幾天的工作裡,不斷有人將我脖子上的「咖喱鷄」辯認出來,大家開了一番又一番玩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一次又一次地抵賴着,笑着。時尚書屋
腦海裡全是他的影子。時尚書屋
我一遍又一遍地回憶着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個瞬間,甜蜜而迷醉。時尚書屋
沒有打電話給他,好像突然變得不勇敢,甚至有些怕再見到他。時尚書屋
而的確這幾天都沒有見着他。時尚書屋
是不是我們都害怕再見彼此,所以刻意躲避?時尚書屋
每天夜裡,我都會仔細端看那只白色的小瓷盤,用手撫摸小瓷盤上那只藍色的游泳的小魚。時尚書屋
在澳洲,他第1次見到這只盤子時,真的立即就想到了我嗎?時尚書屋
他會經常在腦海裡、在心裡想起我嗎?時尚書屋
他也會如我一般,一遍又一遍反覆回味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個瞬間嗎?時尚書屋
許美琪飛出去過夜了。時尚書屋
我的玫瑰終於可以不必隱藏,可以自由呼吸。時尚書屋
我洗個澡,讓溫潤的熱水浸潤我的全身,我深深地呼吸霧般的水氣。時尚書屋
鏡子裡,玫瑰變成了淺紅色,就快消失。時尚書屋
我換上件敞口的睡衣,躺在沙發裡。時尚書屋
電話終於響了!
是他給我打的嗎?!他終於給我先打了電話!
我一把接起來。竟是江平!
「小魚,你近來好嗎?」
我的思維有些短路,不知該回答是好。時尚書屋
「喂,小魚,你在嗎?我問你好不好呢!」江平提高了嗓門。時尚書屋
「哦,哦,挺好的!你……你怎麼突然給我電話?」我有些語無倫次。時尚書屋
「好久沒打電話了,怪想你的。」
「……」
「你想我嗎?」
「我?……我,嗯……」
「想不想嘛?!」
「你今天不忙了?」我轉移了話題。時尚書屋
「我出差了。」
「哦?在哪兒出差?」
「你猜猜!」
「猜不到。」
我無心與他捉字句間的迷藏。時尚書屋
「我在珠海!」江平說,送出他想要給我的驚喜。時尚書屋
「什麼!」我驚得差點坐到地板上,「你……你怎麼有機會來珠海了?」
「我爭取的唄!小魚,我們都分開半年多了,我怪想你的。」
江平說:「我這次在珠海可以獃三天,你不用飛吧?」
「我……我得查查!」我努力裝出很高興的樣子:「你既然來了,就好好玩幾天吧。」
「我主要是來看你的,你過來,我們一起玩。」
「嗯……好。」
「那我等你。」
江平歡喜地留了地址電話,便收了綫。時尚書屋
我獃坐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該來的等不來,不想他來的怎麼就來了呢!
我立即想給譚sir撥個電話,我想問問他,江平來了,我的男友來了,我該怎麼辦?!
我的手伸向電話。時尚書屋
剛撥了兩個號碼,我停住了。時尚書屋
譚sir會怎樣說呢?時尚書屋
說小魚你別去,說你和你男友分手?!
不……不可能!
說小魚你去吧,去完了回來,我們有時間還在一起?!
不會!一個男人當然不會這樣說!何況像他這樣的男人,有那麼多女人喜歡的男人,像鷹一樣的男人!
他並不知道我的男友姓什名誰。時尚書屋
他並未要求過我不能與男友來往。時尚書屋
甚至,在我們縱情歡愉的時刻,在我們歡愉後如此多天裡,我們都未曾交談過!
他是個有家的男人。時尚書屋
我為什麼要打電話給他!
我的手縮了回來。時尚書屋
可是,我該怎麼辦呢?!
我去見江平嗎?我該用什麼樣的狀態出現在他的面前?我對他偽裝嗎?偽裝一切都沒有發生,像從前一樣跟他在一起,男朋友和女朋友那樣?時尚書屋
他要是吻我怎麼辦?時尚書屋
他要是想跟我那個怎麼辦?!
我站起來,在房間裡來回走。時尚書屋
我又跑到小陽台上,看遠處的山、海、天空,我深深地吸氣。時尚書屋

我還是想打電話給譚sir!

我要告訴他我天天都在想他,我要告訴他我不想去珠海,我要他立即來接我,和我共同度過這餘下來的三天!
我咬着牙,撥了譚sir的手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