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39 頁


你現在還和男友來往嗎?唐果說小汪就是我的男友!我已經和以前的那位分手了。分手痛苦嗎?我問。唐果說痛肯定是有的,但痛過幾天就好了。怎麼,你也想和男友分手?我說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再見他了。唐果說小魚你心
作者:木魚 / 頁數:(39 / 0)

沒有開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又撥了機場辦公室。時尚書屋
沒有人接。時尚書屋
我頽然地窩在沙發裡,我想哭!
我想到了唐果,她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她一定有辦法!
我又撥了唐果的電話。時尚書屋
她不在家。時尚書屋
我又撥小汪的電話。小汪客氣地將電話交給唐果。時尚書屋
我說,唐果你能不能離開小汪遠一點,單獨和我說幾句話?時尚書屋
唐果說好,小汪出去抽菸了,有什麼事你說吧。時尚書屋
我說我男友來珠海了,你說該怎麼辦?時尚書屋
唐果說好啊,你不是希望他來看你嗎?時尚書屋
我說我現在不想見他。時尚書屋
唐果說小魚我們好久沒在一起聊天,你最近是不是有動靜了?時尚書屋
我說哎呀沒有,就是不想見他。你現在還和男友來往嗎?時尚書屋
唐果說小汪就是我的男友!我已經和以前的那位分手了。時尚書屋
分手痛苦嗎?我問。時尚書屋
唐果說痛肯定是有的,但痛過幾天就好了。怎麼,你也想和男友分手?時尚書屋
我說我也不知道,就是不想再見他了。時尚書屋
唐果說小魚你心中一定另有人了。時尚書屋
我沒再狡辯,也不想承認,心情煩亂地和她說了再見。時尚書屋
這一夜睡得很不踏實,腦子裡亂七八糟地想著,又什麼都想不出來。時尚書屋
快天亮時,我對自己說,江平還是應該去見的,畢竟他是我男友,這麼多年我對外宣稱的「男友」都是他,從某種意義上講,他對我這個女友擁有「主權」。而譚sir,他和我一樣,也被另一個女人掌握著「主權」。時尚書屋
第2天,早上九點,我在珠海的一家三星級酒店裡見到了江平。時尚書屋
他好象瘦了點,穿一件以前我給他買的襯衫。時尚書屋
他一下子撲過來抱著我,說小魚我好好好想你哦!
我沒有太多熱情,只是瞬間有些慚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江平感覺到我的冷漠,以為我在生他的氣,便說小魚你走後我就拚命出差,想多掙錢多積累些經驗和關係,將來到這邊與你會合。我的電話打少了些,你肯定怪我了吧?時尚書屋
我說沒有,我也挺忙的。時尚書屋
江平說小魚你變漂亮了,穿衣服也洋氣了許多!就是臉色不大好,是不是飛得太累了?時尚書屋
我說飛得是挺多的,今晚上還要飛台北過夜呢,明後兩天都得飛。時尚書屋
江平說你要多休息,多吃點東西。他將個旅行箱打開,取出一包東西,說這是叔叔給你煎的麻辣兔丁。時尚書屋
我又有些慚愧,爸爸我也好久沒給他打電話了。時尚書屋
江平又要來抱我,我借轉身躲開,我說一早過來我還沒吃早飯呢,你陪我出去吃點飯吧。時尚書屋
我們在一家四川小館吃了早飯。時尚書屋
然後我說你好不容易來一趟,我就帶你到珠海的幾個景點去玩玩吧。時尚書屋
江平說小魚你晚上還要工作,要不然我們就別去玩了,回房間休息吧。時尚書屋
我知道休息意味着什麼,可是我實在無法再那樣面對江平。時尚書屋
我說不用休息,我也好久沒出來玩了,我們還是轉轉吧。時尚書屋
我帶著江平在珠海的大街上亂轉,然後又在幾個景點亂轉。一路走來,江平始終攬着我的肩,喋喋不休地說著他們公司的事,而我卻有種從未有過的疲憊。時尚書屋
已經到了中午,我說請你吃海鮮吧!便帶他來到一家有名的海鮮大排檔,點了蝦、螃蟹、扇貝,還點了一煲燉湯。時尚書屋
江平吃得很高興,說廣東的生活真不錯!小魚,將來我過來了,我們就可以經常來吃了。時尚書屋
我問,你什麼時候來珠海?時尚書屋
江平說,我正在聯繫這邊的工作,很快了!
吃完飯,我說江平,很抱歉,我不能再陪你了,我必須得回去化妝了,不然會遲到,延誤飛行。時尚書屋
而實際上我是不用飛的。好幾天都不用飛。時尚書屋
江平萬端遺憾,也萬端無奈,但他寬容地表示了理解。時尚書屋
他拉著我的手,將我送至拱北海關。時尚書屋
他依依不捨地在我的面頰上吻了一下,說,小魚你要當心身體,我們會很快再見面的!
我點點頭,說你也多保重!
然後我從他的手中抽出了我的手,轉身便走。時尚書屋
我沒有回頭。時尚書屋
我害怕回頭看見江平臉上的期待。時尚書屋
我害怕自己倒回去,和他一起回憶從前。時尚書屋
我的淚水滑落一臉。時尚書屋
其實我連續三日都不用飛的。時尚書屋
我將自己鎖在家裡,拔掉電話。我看電視,拚命地看電視,我給自己下麵吃,就着爸爸給我煎的麻辣兔丁。我甚至想喝酒,可惜家裡沒酒,我也懶得去買。時尚書屋
我拚命地看電視。時尚書屋
直到唐果來敲我的門。「你在家呀!」她吃驚道,「我打了好多電話沒人接,還以為出什麼事了呢!」
「你怎麼有空?」
「好久沒和你聊天了,想跟你聊聊。」
唐果抱怨道:「電話也打不通!你知道嗎,譚sir還找你,電話都打到傑西那兒了!」
他找我?!
「他說什麼?」我急問。時尚書屋
「怪怪的,」唐果說,「他先是跟傑西寒暄,聊了幾句在英國讀書的事情,然後就說上次我們要請他吃的飯他沒空,想找時間請我們吃飯!」
哦,這樣。時尚書屋
唐果又道:「這個譚sir真奇怪,我們說請吃飯不過是種禮貌罷了,他還真當回事!堅持要把這飯給吃了,哪有上司堅持邀請下屬吃飯的,一點都不符合他的風格嘛!……小魚,我可是沒空,你和他吃去吧!」有了小汪,這個小妮子從來不對譚sir多看一眼了。時尚書屋
我沒有吭聲。時尚書屋
連日來的陰鬱似乎豁然開朗。時尚書屋
唐果發現了桌上的麻辣兔丁,她撿了一塊扔進嘴裡,辣得呼呼直扇嘴,說:「好辣好辣,真過癮!你男朋友帶來的?」
我點頭,「我爸炒的。」
唐果衝我詭秘地一笑:「怎麼樣?這幾天累壞了吧?」
我瞪她一眼,道:「我們只見了個面而己,不想你想的那樣!」
「隔得太久沒興趣了?」唐果問。時尚書屋
「不是……也許是吧。」
我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這兩天為此事已經煩透了,我不想再談江平,也不想讓唐果再追問下去,便問:「你和小汪怎樣了?」
唐果立即滿面陽光:「很好哇!只要不飛我們天天都在一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