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4 頁


坐在正中央的一位男士說,「Excuse me, can I ask you a question?」對不起,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我又快速地瞥了眼這位男士,此人額方飽滿、五官英宇,一件白襯衫,一條深藍色領帶,帥氣逼人。
作者:木魚 / 頁數:(4 / 0)

第2位便是那「妃子頭」,她好像叫許美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倒顯得十分鎮定,微笑着問女考官:「請問考官,我可以用英文介紹嗎?」
「of course!」當然女考官點頭。時尚書屋
於是,「妃子頭」清了清嗓子,不緊不慢地背誦起一大段英文。時尚書屋
與其說背誦,不如說是背誦加朗誦,朗誦表演!
她的音色是婉轉、悅耳的,她的情緒是明媚的、充滿陽光的,與頭先我在石台上見到的那個高挑眉毛、極不耐煩的女孩判若兩人。時尚書屋
考官們似乎都比較樂意觀看她的朗誦表演,他們在頻頻點頭。時尚書屋
哎,我還想笑話人家「臨時抱佛腳」呢!看來,這叫做「臨陣磨槍,不快也光」,還是人家比較有經驗!
「妃子頭」的個人介紹很長,約摸表演了三分鐘,還未演完。時尚書屋
考官們由一開始的欣喜逐漸變得不耐煩。時尚書屋
終於,坐在正中央的一位男士說,「Excuse me, can I ask you a question?」對不起,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我又快速地瞥了眼這位男士,此人額方飽滿、五官英宇,一件白襯衫,一條深藍色領帶,帥氣逼人。時尚書屋
雖是匆匆一瞥,但有兩樣東西立即衝撞了我的視覺和聽覺,一是他的目光,深邃而冷,鷹一樣的目光,一是他的聲音,不高不低,但深渾有力,像能穿透霧靄,直觸人心。時尚書屋
好熟悉的樣子和聲音!好熟悉!像是在哪見過在哪聽過……似頭先在洗手間門口那個人?似我昨夜夢裡那個人?……
我的腦子混沌了。時尚書屋
「妃子頭」似正沉浸在表演的快感中,被男士突如其來的打斷嚇了一大跳,她「嗯嗯」了幾下,又慌忙問道,「sorry……par……pardon?」對不起,我沒聽清你的問題
男士又重複一遍問題。時尚書屋
「妃子頭」這才勉強說了句,「yes……」
男士便問:「what is the specialist of this city?」你認為這個城市的特色是什麼呢?
「妃子頭」愣了一下,沒有反應。時尚書屋
所有人靜靜等了幾秒鐘。有些冷場。時尚書屋
男士大概怕「妃子頭」沒聽清,又重複一遍問題。時尚書屋
「妃子頭」不知是想不出答案,還是壓根就沒聽太懂,用手去抹她「妃子頭」下的汗珠。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氣氛有些干。時尚書屋
「Traffic jam.」堵車我身邊的長髮女孩突然道。時尚書屋
所有考官一愣,然後哄地一笑。時尚書屋
男士轉頭看了長髮女孩一眼,又問我們站着的其餘幾個:「what's more,who knows?」還有什麼,誰知道?
我腦袋裏轉了一圈,張口又蹦出幾個字:「majiong,hot pot,beautiful girls!」(麻將,火鍋,還有美女。)
考官們又哈哈大笑,然後他們開始交頭接耳。時尚書屋
我注意到那位男士認真地看了我一眼,他沒有笑,目光還是那麼冷。時尚書屋
這時,女考官又問「妃子頭」,「then,how do you think?」你怎麼看呢?
這句「妃子頭」好像聽明白了,她趕緊道:「I think so!」我也這樣認為
我看到眾考官在面前的一張紙上畫着什麼。時尚書屋
第3位,輪到我了!
沒有時間準備了,只好即興發揮了!沉吟兩秒,我硬着頭皮道:「我叫秦小魚,秦始皇的秦,水中的小魚。父母叫我小魚,是希望我能象魚兒一樣快樂無憂地生活,可是,我自己更希望能變成一個有着漂亮翅膀的小魚,不僅能在水裡游泳,還能夠自由自在地在藍天裡飛翔。我本科修的是統計學,本時愛好很多,喜歡音樂、喜歡文學,喜歡富有挑戰的事情。」
我一口氣講下來,舌頭居然沒有打結。時尚書屋
「那麼,你覺得做一名空姐富有挑戰嗎?」男士注視着我。時尚書屋
「是的,我認為不僅做空姐是種挑戰,今天能站在這裡接受面試就是一種自我挑戰。」
「那麼,你心目中一名優秀的空姐應當是什麼樣?」男士又問。時尚書屋
我頓了頓,說:「我心目中的空姐,是一位天使,一位美麗、優雅、親切、勇敢的天使。」
說完,我自己都有些感動。時尚書屋
然後,我發現各位考官都認真地點點頭,還有那個很帥的男士,用筆在面前的紙上畫了個什麼。時尚書屋
第1輪面試結束,我準備回家。時尚書屋
剛走到禮堂大門口,便聽到有人叫我名字。我回頭,是眼鏡小姐,她衝我一笑:「你先別走,一會兒還有複式呢。」
我一陣欣喜,我的初試通過了!「今天就複試嗎?」我問眼鏡小姐。時尚書屋
「今天是我們在重慶的最後一天,所以最後一輪初始和複試安排在一起了。」
好險!幸好我來了。然後,我又想起那個在洗手間門口和在考場裡見到的男士,我問:「那位考試我們的男士是誰呢?」
眼鏡小姐說:「譚sir,這次招空姐的主考官。」
噓,我禁不住吹出口氣,額頭似有汗珠冒出。時尚書屋
複式的人不必初試的少多少,至少也有百多個。時尚書屋
但比起初試,複試似簡單得多,同樣的六人一組進到小房間裡,一字排開,但不需要我們回答問題,我們所需做的僅僅是像模特一樣走到考官們面前,站一小會兒,轉個圈,又走回來。如此而已。時尚書屋
等六個人都走完,眼鏡小姐又說:「你們在外面等結果吧。」
我們便在外面等。時尚書屋
我們象軍訓一樣整整齊齊地站着,等着。也只有大一軍訓時才這樣站過,腰腿站得筆直,還不敢東張西望!
站了近半個鐘,我的腿開始發麻。時尚書屋
終於,眼鏡小姐出來了,手裡拿張名單。時尚書屋
我的心被提起來。時尚書屋
我一眼不眨地盯着她手裡的名單,希望裡面有我。時尚書屋
但她並不念名單,而是神秘地將我們作了重新的組合,將某某與某某對調,又將某某與某某對調,最後,又分成了若干六人一排的直線。時尚書屋
然後,她轉身又進了房間。時尚書屋
我們又伸長脖子,開始等待。時尚書屋
這是一種痛苦的站立。時尚書屋
內心充滿期待與緊張的站立。時尚書屋
等待判決的站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