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42 頁


他還象往常那樣或坐,或穿梭于客艙作指導,但我們似能嗅到彼此的氣息,都融于這小小的空間裡。我笑得很燦爛,也很溫暖,客人們和同事們都似有感覺。這是一個開往春天的航班。上海虹橋機場,我們歡送了客人,拎了各自的旅行箱
作者:木魚 / 頁數:(42 / 0)

我在Lalanono給自己開了美容卡,一盩厔少要光顧兩次,做臉、做手,全身按摩。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還特意添加了豐胸瘦腰的課程,讓香港美體師在我的胸上按摩瑞士進口的豐胸乳,在腰上涂辣椒減肥膏,插超聲波減肥儀,進紅外線太空箱。時尚書屋
我仔細地挑選了好幾套內衣,各種式樣的,手感都非常柔滑。時尚書屋
其間,我們並沒有太多來往,偶爾有一兩個電話,說得很少,僅是表達想念。時尚書屋
彼此的情感與能量心照不宣地,像是都在積蓄,在儲備,為那即將到來的美好時刻。時尚書屋
這天終於等來了。時尚書屋
我們一起飛上海,晴好的天氣。時尚書屋
從Breifing開始,我就沒敢好好看他。時尚書屋
他也不看我,象往常一樣淡定與自若。不過,他的眼神裡少了那種鷹般的嚴肅,變得溫和了。時尚書屋
我們一起在天空中飛翔着。時尚書屋
雖然我還象往常那樣忙碌,他還象往常那樣或坐,或穿梭于客艙作指導,但我們似能嗅到彼此的氣息,都融于這小小的空間裡。時尚書屋
我笑得很燦爛,也很溫暖,客人們和同事們都似有感覺。時尚書屋
這是一個開往春天的航班。時尚書屋
上海虹橋機場,我們歡送了客人,拎了各自的旅行箱,我和他都上了小客車。時尚書屋
在車上我們沉默不語。時尚書屋
我靜靜地望着窗外。時尚書屋
夜上海,從三十年代開始,就是小資的代名詞,這個風韻綽約的城市裡,到底有着怎樣的別種風情?時尚書屋
窗外的夜是璀璨的,華麗的燈光,古老的建築,迷人的黃浦江,以及江上來往的船隻……這上海司機似乎無比驕傲於他們夜上海的魅力,所以每次從機場到酒店,都故意經過外灘,然後又從外灘繞到淮海路。時尚書屋
淮海路上的酒吧裡洋溢着交觥的燈光,十里洋場中瀰漫著濃烈的異域風情。薩克斯吹出的爵士調子很遠就能聞見,在這條有着梧桐樹的路上四處瀰漫。時尚書屋
上海的夜有着別樣的風韻,上海的夜也應該是迷醉的。時尚書屋
我們進了酒店,與同事們說了晚安。就各自回了房間。時尚書屋
我在浴缸裡放水,準備泡澡,換上新買的睡衣。時尚書屋
水才放到一半,電話響了。當然是他。時尚書屋
你來吧。我說。時尚書屋
我將門虛掩,他快速地進來了。我將門反鎖。時尚書屋
我們即刻又吻到一起。時尚書屋
我還沒沖涼呢!他說。時尚書屋
我也沒有,我說,要不……我們一起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將浴室燈光熄滅,只留盞房燈照進微弱的光,可隱約看見彼此。時尚書屋
你怕我麼?他問。時尚書屋
是的,我怕。時尚書屋
我不看你,你先進去吧。時尚書屋
我進到水裡,讓水漠過我的胸口。時尚書屋
微弱的燈光裡,我看見他寬闊的背肌,緊實的臀,健碩的大腿。我雙手不自覺地抱緊前胸。時尚書屋
他轉過身,向我走來。時尚書屋
他進到水裡,一把攬住了我。我們開始接吻。我們從唇開始,一點一點,吻遍全身。時尚書屋
我喜歡你,小魚,他說。時尚書屋
我要你,小魚,他說。時尚書屋
你是我的小魚。他說。時尚書屋
我們在水裡交融着,歡快地交融着。時尚書屋
我閉上眼睛,看見一條條絢麗的小魚在我們身邊繽紛地旋轉。時尚書屋
我們擦乾水,擁抱著躺在寬大的絨被裡。時尚書屋
我們靜靜地休息。時尚書屋
一覺醒來,已是半夜,身邊的他不見了!
我想喊他的名字,但直覺告訴我不能喊,夜深人靜,萬一被隔壁的同事聽見怎麼辦?時尚書屋
這時,我聽見他從浴室傳來的聲音。時尚書屋
他在打電話,給他太太打電話,說太累了,要早點休息一類。時尚書屋
我點亮床頭燈,坐了起來。時尚書屋
他從浴室出來,看見了我。時尚書屋
他將電話關掉,眼睛有點不敢看我地說,討厭的電話,每晚十二點都會響!
我伸出一隻手,示意他坐到我的身邊。時尚書屋
我撫摸他的臉和頭髮,將他的頭拉進我的胸間。時尚書屋
他閉着眼睛,用臉在我的胸間來回撫摩。時尚書屋
我抱緊了他。我有一種強烈的要征服他的慾望!我要讓他在此刻忘記所有,只屬於我。時尚書屋
我第1次主動地將他臥倒在羽絨被上,用柔軟的肢體覆蓋了健碩的身軀。時尚書屋
是的,不管將來如何,這一刻他是我的,他是完完全全屬於我的。時尚書屋
我們又開始瘋狂,拚命地瘋狂。時尚書屋
一晚上來了又去,去了又來。直到把對方揉碎了,捏化了,天快亮時,我們才沉沉睡去。時尚書屋
回到澳門,他打了電話給我,說小魚,你好好休息,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六點鐘我接你。時尚書屋
我昏天黑地地睡了一通,醒來時,天已快黑。時尚書屋
許美琪開門回家了。時尚書屋
「才起床啊!」她笑着跟我打招呼,匆匆忙忙地找東西。時尚書屋
「幾點了?」
「快六點了……哎呀,來不及了,我還約了人吃飯呢!」許美琪說。時尚書屋
吃飯!譚sir六點會來接我吃飯。時尚書屋
我兀地醒了,跳下床去洗漱。時尚書屋
許美琪探個頭進我的洗手間:「你晚上沒事吧?要不跟我一道?鮑羅請吃海鮮!」
我慌忙推辭:「謝謝,不用了,我也約了人。」
「男的?」許美琪好奇地問。時尚書屋
我不知如何回答,支吾了一聲。時尚書屋
許美琪來勁了:「是不是那個台灣人?就是送你咖喱鷄那個?」
「哎呀!說什麼呀,根本沒那回事!」我搶白。時尚書屋
「那就是其他人,反正有人追你,我能感覺到!」許美琪頗有經驗地說。時尚書屋
「你幾點出去?」我問。時尚書屋
「六點,鮑羅來接我。」
六點鮑羅也來?!我有些懵了,擔心譚sir與鮑羅撞上。時尚書屋
我想打個電話給譚sir,可電話被許美琪占住了,跟她媽媽嘰哩哇啦不停嘴地說話。時尚書屋
我開始急了,看時間,已是五點五十五分,譚sir和鮑羅都在來我們家的路上!
怎麼辦呢?!我趴在陽台上往下看,樓層太高,根本就看不清誰是誰。時尚書屋
我想,要不然我就晚點下去,等許美琪他們走遠以後,譚sir應該不會傻,他應該有辦法周旋。時尚書屋
我便放慢速度,慢慢更衣,化妝,收拾東西。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