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45 頁


我又開始收拾魚、摘青菜。等他來時應該就吃午飯了。忙活完,我又撥了電話,還是沒有開機!然後我就隔五分鐘一次電話,隔五分鐘一個電話,可電話那頭總是有個澳門小姐說:「對不住,你所撥的用戶已關機。」怎麼回事呢?!
作者:木魚 / 頁數:(45 / 0)

手機關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可能還在睡呢!我想,連續飛了這麼多天,平日裡還有辦公室的事務要打理,想必他是非常疲憊的!
讓他多睡會兒吧。時尚書屋
我起身,洗漱,清潔房間,吃早餐。時尚書屋
然後我去超市採購。時尚書屋
我買了魚、排骨、新鮮的蘆筍、青菜,還有一大堆鷄蛋水果麵包牛奶一類,將冰箱塞得滿滿的,好像颱風要來,我們必須在家裡與外世隔絶兩日似的。時尚書屋
我還特別挑選了一條粉色的圍裙,等他來時,我要穿在身上,讓他見到一個賢惠而美麗的秦小魚。時尚書屋
十點半了,該醒了吧?我又撥電話,還是關機。時尚書屋
難道他有睡懶覺的習慣嗎?時尚書屋
還是已經起床,忘了開手機?時尚書屋
我琢磨着,將排骨洗好,燉到火上。時尚書屋
我又開始收拾魚、摘青菜。等他來時應該就吃午飯了。時尚書屋
忙活完,我又撥了電話,還是沒有開機!
然後我就隔五分鐘一次電話,隔五分鐘一個電話,可電話那頭總是有個澳門小姐說:「對不住,你所撥的用戶已關機。」
怎麼回事呢?!我已漸漸沉不住氣。時尚書屋
我想去找他,卻不知他住在哪裡!
何況,那是他和另一個女人的家,不該由我去找他的!
可是,他倘若要一整天都不開機可怎麼辦呢?!
還有,他並不知道我搬了家,他要是他突然想打電話給我,又打去許美琪那裡,也豈不不妥?!本想給他個驚喜,現在看來真是自己搬石頭砸腳了。時尚書屋
想到這,我便如熱鍋上的螞蟻。時尚書屋
我在家裡轉來轉去,腦子裡轉出這麼個主意:問問機場的地勤,讓他們告訴我譚sir家的電話!
我真的往機場辦公室去了電話,說有特別急的情況要向譚sir彙報!
我順利地要到了譚sir家裡的電話。時尚書屋
我小心地撥了過去。時尚書屋
電話響了好幾聲,被接了起來,「喂,哪位?」譚sir問。時尚書屋
「你起床了?!」我叫道。時尚書屋
「……」
譚sir愣了幾秒,然後又問:「請問哪位?」
「我呀,難道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我嗔怪道。時尚書屋
「你打錯了吧。」
說著,譚sir很快放了電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簡直豈有此理!我生氣地想,他不會昏睡到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吧!
我又撥了一遍!
「喂?」電話那頭換了個女人的聲音。時尚書屋
我愣住了,以為聽錯了。時尚書屋
「喂?!」女人提高嗓門,一個澳門女人的聲音。時尚書屋
我還是沒有應聲。時尚書屋
「怎麼回事?!」女人有些不悅,聲音裡透着犀利。時尚書屋
我立刻猜到這是譚sir的太太,航空公司楊董事的女兒。時尚書屋
我一陣心虛,慌忙要放下電話,又聽電話那頭傳來譚sir的說話聲:「可能打錯了吧。」
還有他太太道;「真沒禮貌!也不講句sorry!」
我「嘭」地掛了電話。時尚書屋
我跌坐在沙發裡。時尚書屋
譚sir是有太太的!我竟然差點忘了這一點!
一起時,我們都迴避着這個問題,尤其是我,全然地沉醉於我們的每一分激情與快樂,几乎忘記了他是有太太的!
她怎麼會在家中?時尚書屋
譚sir不是說她常年在英國讀書嗎?怎麼又在澳門的家中?時尚書屋
他騙我嗎?時尚書屋
他很怕他的太太,是的,不然他不會如此緊張!
天哪!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男人?!
他是那個俊武威嚴,有着一對鷹般眼神的譚sir嗎?時尚書屋
還是骨子裡只是個酷愛拈花惹草,兩頭欺騙,又懼怕太太的小男人?!
我在這裡如此期盼着他,辛辛苦苦地搬家、滿心歡喜地為他買菜、做飯,而此時的他,竟與另一個女人在一起!還對我如此冷漠,冷漠得形同陌人!
我突然覺得一陣心酸。時尚書屋
我的眼淚不爭氣地落了下來。時尚書屋
很快落了滿臉。時尚書屋
昏昏噩噩地,我過了兩天,不想吃也不想喝。時尚書屋
我甚至懶得下床,連洗手間都懶得去。時尚書屋
我獃獃地凝視那只有小魚的瓷盤,獃獃地回味他和我在一起的每一個瞬間。時尚書屋
我傷心地哭了又睡,睡醒了又傷心地哭。時尚書屋
後來,我竟生出一種期盼,期盼他在侍奉太太之餘,能找個藉口出來看我一眼!
可是,他一直沒有來。時尚書屋
第3天早上,該我飛台北了。時尚書屋
我想爬起來,卻渾身乏力,我感覺四肢痠疼,額頭有些燙。時尚書屋
我給機場call sick。時尚書屋
我疲乏地躺着。時尚書屋
中午時分,唐果來了電話,說小魚我待命被call飛了趟台北來回,原來是你請的病假!你要不要緊?時尚書屋
我說就是沒勁,全身燙,可能發燒了。時尚書屋
唐果很快來到我家,堅持將我拽到了醫院。時尚書屋
醫生給我輸了葡萄糖、生理鹽水和消炎藥,說你必須得慢慢增加營養。時尚書屋
唐果守護在我跟前,問,小魚,你怎麼了,這麼憔悴,遇到什麼事情了?時尚書屋
我的眼淚落了下來。時尚書屋
唐果說,小魚你有心事,我早就看出來了,只是一直沒有時間跟你聊。時尚書屋
我說不關你事,是我自己找的事情。時尚書屋
是不是為了譚sir?唐果突然問。時尚書屋
我沒有回答,眼淚漱漱地流着。時尚書屋
唐果不再說話,默默地陪着我,看我倚在她身上痛快地流淚。時尚書屋
等我好點,我說,唐果你可不可以陪我兩天,我想去外地走走。時尚書屋
唐果說可以,正好小汪還在泰國。你想去哪裡?時尚書屋
我說不知道,只要是外地就行!
唐果說我們去香港吧,香港一定會讓你心情好起來!
於是,我們拎了個隨身的小包,踏上去香港的船。時尚書屋
這是我第1次去香港。時尚書屋
起航,氣墊船從海面騰起一米多高,在大海中疾駛。時尚書屋
空氣裡有不小的風,海面上翻滾着不小的浪,我們的船被一波一波地顛簸着。時尚書屋
被翻騰得感覺讓我覺得很過癮。我是獃滯的秦小魚,麻木的秦小魚,受傷的秦小魚,我需要這翻騰、這顛簸,甚至更猛烈的狂風巨浪來打散將我心頭受傷後的淤血。時尚書屋
海面是寬闊的,望不到盡頭的。遠處那些逐漸倒退的島嶼,隱約、獨立又美麗。時尚書屋
我感到多日的沉鬱在化開。時尚書屋
唐果則一副捨命陪君子的樣子,有幾次她說噁心,快撐不住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