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53 頁


男人像汪傑西,跟個泰國女人在一起。「唐果還在與汪傑西來往嗎?」 振宇問。清晨的陽光裡,他顯得俊秀而乾淨。我點頭。譚sir將手裡的叉子放下,認真地看著我說:「這個汪傑西,在大學裡可是很風流的。」「哦?」我
作者:木魚 / 頁數:(53 / 0)

許美琪也愣住了,估計她打娘胎出來就沒遇到過如此強悍的對手,這席話,顯然命中了她的要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連我都覺得尷尬!一邊是林意娜,一邊是許美琪,眼下她們對罵起來,如此難聽,我的耳根都燙了!
我怕她們再閙下去就打起來了!
我衝過去,站在她們中間,說:「你們別在這裡嚷嚷好不好,趕緊回家吧!」
林意娜發泄過後,看見我,似找了個台階,立即就想撤。時尚書屋
許美琪噎在那裡,狠狠地盯着林意娜,那目光,像要把她吃掉!
但她終歸忍住了,她咬牙切齒地說:「行,林意娜,我們走着瞧。」
說完,她扭頭出了辦公室。時尚書屋
林意娜從鼻子裡輕蔑地哼道:「告狀去吧!到床上告狀去吧……」
幾個空姐在嘻嘻偷笑。時尚書屋
休息日。時尚書屋
我和振宇甜蜜地享用着我們的陽光早餐。時尚書屋
我說幾日前的飛機上見到一個男人像汪傑西,跟個泰國女人在一起。時尚書屋
「唐果還在與汪傑西來往嗎?」 振宇問。清晨的陽光裡,他顯得俊秀而乾淨。時尚書屋
我點頭。時尚書屋
譚sir將手裡的叉子放下,認真地看著我說:「這個汪傑西,在大學裡可是很風流的。」
「哦?」我揚起了眉毛。時尚書屋
「他的女朋友都是校花,藝術系的,語言系的,換了很多。因為家裡有錢,人也長得精神,所以很多女孩子也喜歡他。」
「是嗎?你怎麼不早說!」我有些嗔怪道。時尚書屋
「我也是好多年沒見過他,不能一見面就說人家壞話吧?何況,那次大家見面後,你沒再跟我提起過他們,我以為他們就是普通朋友而已。」
普通朋友!我差點脫口而出,孩子都差點懷上了!但我沒有講,我想唐果是不希望其他人知道這些的,尤其振宇,機場的領導呢!
振宇問:「你確定是他嗎?」
我搖搖頭。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就不要亂猜。但作為好朋友,你可以提醒提醒唐果,多留點心。」
我點頭。時尚書屋
「你們重慶的女孩太有個性了,機場都快被你們閙翻了!」振宇突然笑道。時尚書屋
我聽來有些不悅,明白他指的是林意娜和許美琪吵架的事情,我噘了嘴說:「還不都是你們這些男人太無規則,有了,還想再有!」
振宇放下刀叉,認真地看了我一眼,說:「你也指我嗎?」
柔柔的眼神,看得我的心又有些亂。時尚書屋
他伸過一隻手,捉住我正握著刀子的手,說:「小魚,我是真心愛你的。你不相信麼?」
我被他看得沒有了鋭氣,我的眼光閃躲了一下,仍要扳住我的面子:「男人都對女人這麼說……」
他索性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將我一把抱了起來!
他捏着我的下巴,異常嚴肅地看著我,說:「秦小魚,我鄭重地告訴你,你是我譚振宇真心愛上的女人,用心去愛的女人。」
我又化了,不爭氣地化了。時尚書屋
我伸十指,與他的十指交叉。時尚書屋
我們擁吻。時尚書屋
清晨陽光裡的擁吻。時尚書屋
聖誕晚會,除了我這個女司儀,公司當然安排了男司儀,這個司儀就是譚振宇。時尚書屋
我和振宇哭笑不得地看著彼此。時尚書屋
「是鮑羅安排的嗎?他是存心的吧?故意安排我們在一起亮相,好出洋相?!」我說。時尚書屋
振宇嘆氣:「誰知道!據說都是鮑羅欽點的,去年也是我,我和Vivian。」
Vivian也好,秦小魚也好,都是風傳與譚振宇又不一般關係的女人,我知道。時尚書屋
「你是不是與鮑羅有什麼過節?」我問。時尚書屋
振宇一臉無辜:「沒有啊!平時我們挺友好的。也許是他們真找不到主持人,真覺得我們在一起合適呢?何況,你以前還有這方面經驗。」
我認真想想,此話也有些道理,誰讓我當初應聘時寫了曾經在電台作嘉賓主持呢!畫蛇添足!要怪就怪自己吧。時尚書屋
振宇笑道:「也好,我可以名正言順地找你到我辦公室聊聊,對對台詞什麼的。」
我也笑了,說好啊,只要不飛,我就天天去你辦公室對台詞好了!
玩笑歸玩笑,我卻一次都沒去過振宇的辦公室,在大庭廣眾之下,我們保持着分寸,我們都不想成為人家茶餘飯後的話柄,也覺得這默默的情懷會更持久,更有層不曾捅破的美感。時尚書屋
平安夜來到了。時尚書屋
上午,接到江平的電話,「Merry Christmas!」
我也回道:「Merry Christmas!」
「小魚,今天怎麼過呢?」
「晚上公司舉行周年晚會,我們都要參加。」
「哦,那挺好!」江平說,「我就擔心你不好玩,我又去不了珠海陪你。」
我說:「不用陪,你自己好好的就行。」
江平說:「我晚上也約了幾個大學同學聚聚。小魚,那就等明年吧,明年我一定可以跟你一起過聖誕節!」
我說:「你別老急着來珠海,先把工作幹好,你現在的公司挺不錯的,能學東西,待遇也還行,就多幹段時間唄!沒準兒哪天我不飛了就回重慶了。」
江平一聽我說回重慶就有些急:「小魚,你可千萬別有回來的念頭,好不容易出去了就想辦法留在那裡,我這邊也是先打個基礎,遲早要去南方或國外發展。」
我聽這話也有些不耐煩,我說:「好啦,再說吧,你今晚開心點吧!」
江平在電話裡親了我一下,說是送給我的聖誕禮物,並堅持要我也親他一下。時尚書屋
我用手指在話筒上彈了兩下,半開玩笑地說:「好了,拜拜!」趕緊收線。時尚書屋
放了電話,我覺得有些頭痛,和江平的關係已經名存實亡,應當早些了結才對!
可是,眼下有諸多沒有底氣的事情,一來振宇有家,他雖然愛我,卻從未許諾過要放棄這個家與我在一起,何況他的岳父是公司董事,他是公司未來最高層的強勁候選人,他肯輕易放棄嗎?時尚書屋
再則,我也怕傷害江平,不管怎樣,畢竟與他有近五年的戀愛關係,且我是他的初戀,彼此都見過對方父母和親戚,是兩家人心目中早已鐵定的結婚對象。說分手,是很傷人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