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63 頁


嘛!」我和爸爸在家過年,我喝爸爸給我燉的蘑菇鷄湯,吃他炒了幾個鐘頭的麻辣兔丁。看看這個家,竟有久違的感覺。也許是習慣了澳門的高品質生活,家裡的一切都顯得舊落了,白石灰牆色調變得灰暗,水泥地板走起來叮叮咚咚的,天花
作者:木魚 / 頁數:(63 / 0)

如果我們前世無緣,今生興許無法連理同枝。但如果我們今生相愛,那麼來世,再來世,我們一定還會再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輩子,十輩子。時尚書屋
飛機平安降落在重慶機場,我抹去眼角的淚,快速走出機艙。時尚書屋
爸爸在出口處等我。見我出來,興奮地揚手大喊:「小魚,小魚!」
一年後的爸爸精神飽滿,大概有這麼個遠赴澳門做空姐的女兒令他面有榮光,心情愉快。時尚書屋
爸爸幫我拎上手提行李,說:「小魚,你變漂亮了!就是看起來有些疲憊,是不是平時太累了?」
我輓爸爸的手臂,眼淚又要下來,我拚命地忍住,說:「沒關係的,今早起得早了點,因為要回家興奮嘛!」
我和爸爸在家過年,我喝爸爸給我燉的蘑菇鷄湯,吃他炒了幾個鐘頭的麻辣兔丁。時尚書屋
看看這個家,竟有久違的感覺。也許是習慣了澳門的高品質生活,家裡的一切都顯得舊落了,白石灰牆色調變得灰暗,水泥地板走起來叮叮咚咚的,天花頂的小電燈發出微弱的光,陳舊而過時的傢具……
我無法再看下去,我起身,從行李包裡取出了兩萬塊錢,說,「爸爸,你把家裡搞個裝修吧。」
爸爸愣了一下,問:「為什麼要裝修?這不是挺好的嗎?」
我說:「爸爸,你就聽我的!找家裝修公司來設計一下吧。」
爸爸說:「小魚,澳門的錢那麼好掙嗎?」
我不知該如何回答他,只覺一絲辛酸掠過心頭。時尚書屋
爸爸不收這錢,說:「小魚,你一個女孩在外掙點錢不容易,你好好攢着,將來買房子什麼的用得着!爸爸老了,住這裡也習慣了,你突然讓我換個環境我還覺得難受呢!」
我沒有再和爸爸推拖,埋頭喝湯。一滴眼淚落進湯裡。時尚書屋
爸爸又問了:「小魚,你回家的事沒告訴江平嗎?」
我搖頭。時尚書屋
「你們是不是閙彆扭了?」
我搖頭,還是喝湯。時尚書屋
爸爸嘆口氣,說:「哎,女兒大了,爸爸也管不了了!」
我急道:「爸,您說什麼呢!我是回來看您的,其餘的事回頭再說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說:「其實,我覺得江平人還是挺不錯的,你們是大學同學,又相處那麼多年了,彼此瞭解。爸爸就擔心你在外面看花了眼,遇到壞人……聽說澳門的黑社會很厲害的,報紙上經常都報道說殺人放火什麼的……」
「爸!」我心煩意亂地打斷了他,「您看的那些報紙都誇大其詞,澳門其實非常安靜,也非常文明的,比許多人想象的更加文明!……」
爸爸看我急了就不和我爭了,只說:「小魚,爸爸我是捨不得你走那麼遠,就希望你飛幾年下來,跟江平把婚結了,好好過安穩日子。」
我沒再說話,不想和爸爸爭論下去,剛回來,大家應該高興才對。時尚書屋
何況,將來的事情誰也無法預知,真嫁給江平也不一定!
入夜,我和爸爸靠在沙發上看春節聯歡晚會。一會兒,我便無心再看。時尚書屋
我起身到陽台,望長江對岸燃放的煙火。時尚書屋
陣陣煙花自江邊騰空而起,衝破黑寂的夜空,在夜的至高點怦然綻放,又緩緩地墜落,變作滿天絢麗的花朵。時尚書屋
此時的振宇在做什麼呢?他還好嗎?他會不會也如我一樣,靜靜地處在一角,靜靜地想起我?他的夜空裡,是否也有如此絢爛的煙花,因為在黑夜,才看到了它真正的美麗?時尚書屋
我哪裡也不去,和爸爸靜靜地獃在家裡過年。時尚書屋
爸爸說:「小魚,你是不是有心事?」
我搖搖頭,對爸爸笑道:「難得有機會回來,我想在家多休息,陪陪您。」
大年初三,江平終於打來電話問候爸爸,說是打了電話去澳門,找不到我,是不是飛去了?說他買了很多年貨,一會兒就到我家。時尚書屋
爸爸皺着眉頭說:「這就叫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你趕緊想想怎麼跟他解釋吧!」
「解釋什麼?有什麼好解釋的!」我不高興道,「去澳門一年多,我們又來往過幾回呢?連電話都逢年過節才打!這個江平,我都快要忘記他了!」
爸爸看著我,這個自小就任性愛耍小脾氣的女兒,說:「小魚,不管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面子還是要給人家的!這大過年的,難得他還有心來看我!你應該對他客氣點!」
江平來了,輸一個三七開的小分頭,短短的像剛修理過,西裝革履,打一條領帶。時尚書屋
這身打扮,倘若平常上班,到還算精神,可這過年過節的,我覺得就刻意了。時尚書屋
江平看見我,先是一愣,然後很快恢復正常,他說:「哦,小魚,你原來回來了!」
「是,昨晚剛回來。」
我說。時尚書屋
「……放多長時間假呢?」他說。時尚書屋
「就幾天。」
我說,故意縮短時間。時尚書屋
「哦。」
他說,順着我的話,「那就在家好好休息,陪陪叔叔。」
「是。」
我說。時尚書屋
江平又同爸爸寒暄了幾句,便找個樓下有人等的藉口,想要告辭。時尚書屋
爸爸急道:「小江,在家吃飯吧,跟小魚好好聊聊!」
江平說:「不了,叔叔,我爸媽也在家等我呢,還有好多親戚……改天吧,等小魚走之前,我請你們全家吃飯。」
他慌忙而逃。時尚書屋
我一點都沒有輓留。時尚書屋
爸爸在他背後嘆氣,說:「其實我覺得江平這孩子挺好的,搞不懂你們現在怎麼這樣!」他轉頭看我:「小魚,你在澳門是不是有新男朋友了?」
我搖頭。時尚書屋
「你不說我也知道,肯定是你看不上人家了!」爸爸道,「小魚,你一個人在外,可要好好把握自己啊!」
大年初五晚上,江平請我和爸爸去小天鵝吃晚飯。時尚書屋
他提前訂了包間。我礙於情面,和爸爸準時到了。時尚書屋
除了他,席間還坐著他的爸爸媽媽。時尚書屋
這是幹什麼?!我心頭掠過一絲不快,但面子上還是敷衍着,親切地叫着「伯父伯母」。時尚書屋
席間五個位子,爸爸被安排在伯父身邊,我則被安排在伯母和江平之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