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77 頁


多,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沒動手打他,已經不錯了。我想給唐果打個電話,告訴她我剛為她出了點氣。我又遲疑了。汪傑西罵歸罵了,但我為唐果解決什麼問題了呢?眼下,她需要的不只是去申討,而是要為她將來的生活做準備!原本
作者:木魚 / 頁數:(77 / 0)

我覺得腦袋發脹,似血管快要爆裂,我倏地站了起來,喊道:「汪傑西,真沒想到,這些話會從你的口裡講出來!你看起來那麼斯文有教養,可是骨子裡靈魂裡卻那樣的骯髒齷齪!你不僅從身體上心靈上去踐蹋一個愛你勝過愛她自己的女人,你還誣衊她,用最下流的想法來作踐她。你以為你家中有錢,就可以隨意玩弄別人嗎?你以為任何一個女人不過都是你隨時可以倒掉的茶嗎?我真不明白當初唐果是搭錯了哪根神經去愛上了你,要換作我,瞥都懶得瞥你一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汪傑西已經氣得臉色發青,額頭上暴露着青筋,他撥了電話:「Susan,送客!」
「汪傑西,你會遭天譴的。」
說完,我轉身離去。時尚書屋
從汪傑西的辦公大樓出來,我感到心底暢快了許多,這個人面獸心的傢伙,沒動手打他,已經不錯了。時尚書屋
我想給唐果打個電話,告訴她我剛為她出了點氣。時尚書屋
我又遲疑了。時尚書屋
汪傑西罵歸罵了,但我為唐果解決什麼問題了呢?眼下,她需要的不只是去申討,而是要為她將來的生活做準備!原本我找汪傑西,是想幫她爭取點什麼,可後來只顧着出氣,竟將補償的事情忘得乾乾淨淨!
蠢笨的秦小魚啊!
我想起了林意娜,她跟大汪在一起,大汪是小汪的兄長,應該會起點作用。時尚書屋
林意娜聽完了我的敘述,只是嘆氣:「小魚,我一早對你們說過,跟這些有錢的男人打交道,不要期望太高。人家喜歡你的時候,你就想辦法多攢些錢,多買幾套房子,哪天大家都膩了,也好聚好散,兩不虧欠,何至于搞得這樣淒慘!唐果就是太天真,涉世不深,那個汪傑西我早就知道他有很多女朋友,澳門有,香港有,泰國也有……」
「可是孩子怎麼辦?已經三個月了!」
林意娜又是嘆氣:「有了孩子,青春就毀掉了,如今又有什麼辦法!這就是幼稚的代價吧!」
「哎呀,意娜,我們現在不是要責備誰是誰非,而是要想辦法解決問題!」我着急道。時尚書屋
林意娜遲疑半晌,勉為其難地說:「要不我去跟大汪說說,看能不能再幫唐果爭取些補償。」
「意娜,只有你能幫這個忙了……」
我說。時尚書屋
「哎呀,我也不知道行不行,你以為大汪會聽我的?!我能跟他好幾天我自己都不知道!小魚,你知道嗎,大汪身邊的女人也不少,我也不想長期這樣下去了,其實……哎,也是挺累的……」
,她的眼裡閃過了一絲漠然,準確地說是一絲落寞,隱隱約約的我從未見過的落寞,在長長的睫毛下。她說,「總之我試試吧,能補償多少算多少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關於找林意娜的事我沒有告訴唐果,她自尊心很強,是不願意人家知道她目前的狀況的。我把希望都寄託于林意娜身上,希望她能儘快幫唐果找回些安慰。時尚書屋
我替唐果請了病假。時尚書屋
我自己也請了病假,說實話,自從在機場打了振宇,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再去面對那些同事們,面對振宇。我想多請些病假,一直到航空公司開除我為止。時尚書屋
振宇應該被我的耳光打醒了吧?他應該會回到楊柯敏那裡了。時尚書屋
我們的故事應該結束了。時尚書屋
我和唐果在家相依相偎地過着。要不是她真的受了傷和有孕在身,我就想跟她出去做一次旅行,一次有關遺忘的旅行,走得越遠越好。時尚書屋
她額上的傷口在癒合,臉上的青腫慢慢消失,妊娠反應也沒以前那麼厲害了,只是經常會覺得困,早上很晚起床,吃完午飯立即又要睡。時尚書屋
這樣也好,我便在她睡覺的時候去買買東西,燒菜燉湯,然後拿本小說在她身邊安靜地讀。時尚書屋
這天,唐果吃完午飯照例又睡着了,我在她身邊看書。時尚書屋
門鈴響了。時尚書屋
我趕忙披衣下床,掩上臥室的門。時尚書屋
我走到大門邊,輕聲問:「誰?」
門外沒有人應聲,只有不斷的門鈴聲。時尚書屋
「誰?!」我又提高嗓音。時尚書屋
還是沒有人應聲。門鈴還在響,加上了重重的敲門聲。時尚書屋
怕吵醒了唐果,我猶豫着打開了門。時尚書屋
眼前是一個個頭高高的男人,很帥很帥的男人,微笑着的男人,譚振宇!
我心裡「咯噔」一下,慌亂道:「你,你來幹什麼?」
他突然從背後變出一大束玫瑰:「送給你。」
一束很鮮紅很鮮紅的玫瑰。時尚書屋
我又是一驚,不敢去接。時尚書屋
「怎麼,不喜歡玫瑰嗎?」振宇微笑着,話語輕柔。時尚書屋
我儘力抑制住內心的狂跳,表現出平靜的樣子:「你什麼時候學會這一套了?這不像你的風格。」
振宇哈哈笑了,他說:「是的,這不是以前的譚振宇的風格,但從今往後,你要學會習慣它。」
說著,他將玫瑰塞進了我的懷抱。時尚書屋
芬芳的花香立即撲面襲來,浸潤心肺。時尚書屋
但我還是固執地將花兒推了回去:「我不要,留着送你太太吧。」
振宇的面色立即變得嚴肅,他將玫瑰鄭重地又送回了我的懷抱,一字一頓地說:「聽著,秦小魚,我今天來就是要告訴你,我譚振宇已經不是從前的譚振宇了,我要離婚,你,秦小魚,必須等我,我要娶你!」
我的大腦又不能思維了。時尚書屋
我常常被他變成這樣。時尚書屋
這次,是徹底不能思維了。時尚書屋
我看著他。他的表情是嚴肅的,認真地,不像是在跟我開玩笑。時尚書屋
半晌,我說:「跟了我,你什麼都沒有了。」
振宇又笑了:「誰說我什麼都沒有!跟你在一起我很划算的,你看啊,」他掰了指頭,像在計算的樣子,「有了你,我就有了真正的自己,只有找回了真正的自己呢,我的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對我才會有價值……只是,你將來別嫌棄我一無所有就行了!」
「……你,你臉上不疼了?你,你的腿傷都好了麼?」我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