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重慶空姐 第 81 頁


麵包着玫瑰紅花紙的小方盒。他說:「小魚,明天是你二十五歲的生日,本來這份禮物我想明天再給你,可現在我實在等不了了,我想立即就給你!」我愣在那裡,心虛地看著這只小盒子。「鈴……」我的手機響了!這電話來得正好!
作者:木魚 / 頁數:(81 / 0)

江平看我的眼神變得溫柔,還有許多陶醉:「小魚,你真是越來越美了!你知道嗎,當初在學校時,你是公認的校花,那些男生都不敢接近你,只好經常在背後議論你。可是沒想到,我們倆卻好上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嫉妒我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說:「你不也是許多女生心中的王子嗎?」
江平笑了,嘴角有些驕傲:「說實話,當時我們系裏是有許多女生喜歡我,但我對她們都沒有興趣,她們太花俏了……小魚啊,我就喜歡你,不只是你的外表,還有你的感覺,靜的時候清清淡淡,動的時候又是那麼耀眼動人!」
「那是過去了,人總是會變的。」
我快速地說。時尚書屋
江平並未太注意我這句話,而是沉浸在他美妙的感覺裡。時尚書屋
他從身上掏出個小方盒,外麵包着玫瑰紅花紙的小方盒。他說:「小魚,明天是你二十五歲的生日,本來這份禮物我想明天再給你,可現在我實在等不了了,我想立即就給你!」
我愣在那裡,心虛地看著這只小盒子。時尚書屋
「鈴……」
我的手機響了!
這電話來得正好!我下意識地慶幸着,急忙從手提袋裏取出手機。時尚書屋
屏幕上顯示「振宇來電」!
我慌忙站了起來!
我快步走到離餐桌四五米的地方,感覺上江平聽不到我們的對話了,才接起電話。時尚書屋
「小魚,你在哪裡?」振宇問。時尚書屋
我深吸口氣:「我在跟江平吃飯。」
「哦,」振宇停頓了一下,「你們吃飯吧,晚上我在家等你。」
他收了綫。時尚書屋
我關了手機,定定神,更加明白我必須要說什麼了。時尚書屋
江平獨自在喝着酒。時尚書屋
我在他面前坐下。時尚書屋
他將一杯酒灌下,說:「小魚,有很重要的事情嗎?」
「沒有。」
我說,又覺得不對,說:「有,有,算是比較重要吧。」
江平看著我,眼神有些朦朧:「小魚,我記得以前你接電話的時候是不用避開我的。」
我沒有說話,有些不敢看他。時尚書屋
江平又說:「小魚,你不用講我也知道,這邊有人在追求你對不對?我早就有感覺了……肯定就是這個人,對不對?」
「江平……」
我心裡怦怦亂跳,欲言又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魚,你不要怕我難過,告訴我……你喜歡他嗎?」
我沉默。時尚書屋
「你不說,我就知道你一定是喜歡他了。」
江平象終於明白了什麼,他咬着牙,調頭去看遠處,半晌,他說:「能告訴我,他是什麼樣的人嗎?」
事已至此,就直說吧!我一咬牙,說:「是個普通人,但我們的確已經相愛了。」
江平象受了狠狠地一擊!他抓起面前的冰水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又抓起葡萄酒瓶往杯子裡倒紅酒,滿滿的一杯紅酒被他一飲而盡!
我瞪大眼睛看著他。時尚書屋
「能讓我見見他嗎?」江平說。時尚書屋
「你為什麼要見他?」
「只要讓我確信,這個人比我優秀,能對你好,我就立即消失!」他的嗓門很大,引來旁邊人的目光。時尚書屋
「江平,你不要這樣!」我小聲喝道。時尚書屋
他說:「小魚,別怕我會幹什麼,我不會,我保證,你就讓我見他一眼,見一眼我就走!」
這時,我的手機又響了。時尚書屋
還是振宇!
我猶豫着要不要接。時尚書屋
「是他打的吧?他知道我來了吧?他一定不放心我和你在一起了,哈哈,讓我跟他說話!」
我還沒反應過來,江平已從我手中搶過了電話。時尚書屋
「喂,」他說,「你是哪位?我?我是秦小魚的男朋友!什麼?!對不起我沒聽清楚!我不認識你,你要是有膽量,就到這裡來吧,我們聊一聊!」他掛了電話,氣咻咻地將它扔在桌上。時尚書屋
電話又響!
我抓過來,接起。時尚書屋
「喂,小魚,你們在哪裡?!」振宇的聲音顯然也是憤怒。時尚書屋
我感到一場大火就要燃燒,我說:「你別過來!」
「告訴我你們在哪!」振宇命令道。時尚書屋
我吸口氣,說:「在Ritz hotel 西餐廳。」
振宇「啪」地撂了電話。時尚書屋
二十分鍾不到,振宇出現在我和江平的面前。時尚書屋
他坐在我的旁邊,江平的對面。時尚書屋
江平的臉變得鐵青。時尚書屋
我已經聞到了濃濃的硝煙味。時尚書屋
「我叫譚振宇,你就是江平吧?」振宇開口了。時尚書屋
「你為什麼要坐在我女朋友旁邊?」江平咬牙切齒地說。時尚書屋
我立即感到渾身不自在,恨不得有個地縫溜走。時尚書屋
振宇說:「秦小魚以前曾是你的女朋友,但現在不是了,將來更不會是,將來她會成為我的妻子。」
江平說:「你怎麼肯定她會成為你的妻子?」
「因為我愛她,她也愛我。」
振宇說。時尚書屋
江平臉上的青筋就要蹦出來了!他拚命地抑制住,對我說:「麻煩你迴避一陣,我想和他單獨談談。」
我愣了。時尚書屋
振宇也說:「小魚,你先迴避一下吧,我也想和他單獨談談。」
我無奈起身,離開西餐廳。時尚書屋
我坐在酒店大堂的沙發裡,盯着大堂玻璃的玻璃轉門,數着來往的人。時尚書屋
數到九十五時,我的手機響了。時尚書屋
振宇說:「小魚,你上來吧。」
我走到他們面前,猶豫着該不該坐在振宇身旁。時尚書屋
振宇說:「小魚,你坐下來。」
我咬牙坐了下去。時尚書屋
江平的面色已經變得萎糜,沒有一絲血色。他冷笑道:「秦小魚,我以為你認識了澳門的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萬萬沒料到,竟搭上個有婦之夫!」
我不看他,也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振宇也沒有說話。時尚書屋
江平笑了幾聲,說:「好好,好極了,秦小魚,既然是你自己的選擇,我也不阻攔你了,不過,」他盯着振宇,眼睛紅紅的,「你能保證要離婚娶她嗎?」
振宇吸了口氣,說:「我保證。」
「那好吧,」江平長嘆一聲,「這裡沒我什麼事了,我該知趣了,我得走了。」
說完,他仰頭又喝下一杯紅酒,起身就走。時尚書屋
「江平!」我忍不住叫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