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1 頁


性,那種糾纏自己寫來都覺得痛苦,罷了,短時間內讓我別再自虐了。我想寫一個男人,一個真性情、堅強、有肩膀的男人,他或許粗糙但是很真實,他愛一個女人的方式,很男人、很感性也很實際。我還想寫一個女人,她美麗而勇敢,她敢去追
作者:(孟妮) / 頁數:(1 / 0)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寫完第1本古裝《王子好不溫柔》後,我以為一年半載內大概不會再碰古裝了,但在四個月後,我居然又開始動手寫了。其實我寫古裝比較吃力,總覺得不參照若干史實寫,就對不起要出版的文字,古人的措辭語氣又常常在腦海裡停格,不像時裝容易信手拈來。編編也說了,現在時裝比古裝受歡迎,唉!真不知我怎麼還自找罪受,但古裝的情懷和意境是時裝所不能企及的,有一種獨特優雅的美感。時尚書屋
總覺得真實世界裡已經有很多的不圓滿,所以,我總偏愛寫陽光積極的一面,將陰沉灰黯留給真實吧!愛情的猜疑、嫉妒和悲劇我不想觸及,上幾本的《總裁好不冷感》,就大大違背我一貫的調性,那種糾纏自己寫來都覺得痛苦,罷了,短時間內讓我別再自虐了。時尚書屋
我想寫一個男人,一個真性情、堅強、有肩膀的男人,他或許粗糙但是很真實,他愛一個女人的方式,很男人、很感性也很實際。我還想寫一個女人,她美麗而勇敢,她敢去追求她的夢想,和一個讓她心儀的男人,她看到他的好,看到他對自己的一心一意,看到他是一個有抱負理想的男兒,沒有受限于現實的觀感,所以主角一開始就已經設定好了。時尚書屋
有一陣子接觸到晉商的故事,我產生很大的震撼,看些相關的資料,山西商人曾在明、清時寫下一段很輝煌的歷史,非常地動人,其中尤以他們在蒙古的經營最引起我的興趣,所以以此為背景,但畢竟不是真的有一個「盛祥號」,因此是禁不起歷史考究的,盼看倌們不要太認真。時尚書屋
這本書是我寫的第8本了,能寫到八本,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有時忍不住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會看這本書?看了後又有什麼觀感?也會想,有人看我的書嗎?真的有人看嗎?自己都覺得懷疑,這些只能猜測,也沒能得到證實。時尚書屋
有時,想到自己能一本又一本地過稿,還能一本又一本地出版,除了覺得奇蹟之外,真的沒有其它的話了。我感謝出版社願意出我的書,感謝我的編輯給予肯定,給我很中肯的建議,但身為作者的自我要求,總希望每一本都能進步再進步,故事更動人,情節更緊湊,字句更筒潔,對白更精采。謝謝上帝,到目前為止,總覺得好象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還得加油。時尚書屋

楔子

「真他奶奶的熱,熱得老子想殺人,現在就算給我個女人,我也提不起勁兒來。」
駱駝商隊裡,一名粗豪的漢子扯着喉嚨抱怨着。時尚書屋
戈壁沙漠白天熱得像火爐,烤得人沒處躲、沒處藏,一行人走了十天的路,難得能在這小綠洲上稍作休息。時尚書屋
「祥子,聽說你拉完這趟駱駝後,就不幹了?」石頭問。時尚書屋
名喚祥子的,是這商隊裡帶頭的高大男子。他仰頭灌了兩口水,才稍稍紓解了喉中火燒似的乾渴,轉頭看向手下的弟兄們和一隊的駱駝,大夥兒早就累得癱在樹蔭底下,再也不肯稍動。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理會祥子的沉默,石頭仍叨唸著,「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如花似玉的鄂溫克姑娘要嫁給你,你都不要,她爹是鄂溫克族的族長,娶她總比你現在來得強吧?」換作是他有此艷福,一定會馬上點頭答應的。時尚書屋
祥子有副端正粗獷的五官,濃眉大眼,一對虎目炯炯有神,由於長年在大漠裡奔走,使他顯得十分乾練、精悍。他舉手一抹額上的汗水,才剛甩到沙上,就滋地一聲被蒸發了。時尚書屋
「喂!你倒是給兄弟說說,你為什麼不想討她做媳婦?」石頭不死心地一再追問,像是非得問出個所以然來不可。時尚書屋
比起兄弟的聒噪,祥子就顯得沉默多了。時尚書屋
「我也想過要娶她。」
他微瞇着眼,看著眼前熱氣四冒的黃沙。「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就是提不起勁兒。」
她長得像朵花一樣漂亮,百靈鳥似的歌聲、溫柔的性情,一對大眼睛總愛跟着他轉,一說話就臉紅,是一個可愛的好姑娘。但是,他就是沒有半點心動的感覺。時尚書屋
「哈哈!要是那姑娘看上的是我就好了,哪知人家就是隻中意你這小伙子。」
石頭一掌拍向祥子。「不說那姑娘了,你怎麼突然不想拉駱駝了?」
「這次是我走的最後一趟,等把貨拉到杭州後,我就不幹了。」
祥子淡淡地說道,彷彿這是件沒啥大不了的事兒。時尚書屋
「你嫌東家給的待遇不好?不然你到廣公記去吧!聽說那裡給駝工的待遇是最好的,還可以入股分紅,你要是肯去,兄弟我跟你走。」
祥子搖搖頭,語氣沉重,「石頭,拉駱駝掙的是賣命錢,你還想繼續拉下去?」
「像咱們這種身分的人,不必窩在老家種田就該滿足了。你不拉駱駝,那要幹什麼?」
「我要做生意。」
他的眼睛炯然有神,似有星火在其中跳躍。時尚書屋
石頭對他的話感到詫異。「做生意?你瘋了!拉駱駝有什麼不好的?我們拉一趟所掙的銀子,比種田半年掙得還要多。」
祥子平靜地道:「走山口、走沙漠,每走一趟就等於是在閻王殿前走過一遭!你看看沿路上有多少白骨死屍,在這沙漠裡不是迷路,就是餓死、渴死,僥倖活下來的,還得祈求千萬別遇到強盜或沙暴。再說,走一趟沙漠起碼要兩個月,累死累活的全是為了替東家掙錢,值得嗎?」
石頭默然良久,看著眼前的沙丘,蜿蜒起伏得像個女子的胴體,她美麗,但同時也是最可怕的。時尚書屋
「祥子,我知道你有遠大的志向,但我也知道自己是塊什麼樣的料,我這輩子就是拉駱駝的命了,不過……他日如果你成功了,可不可以看在兄弟的情分上,幫哥哥一個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