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10 頁


的言語挑釁恍若未聞,仍是沉穩地邁着堅定的步伐。叩!叩!叩!敲門聲響起,拉回了她遠揚的思緒。「進來。」「啊!姑娘妳醒啦!那位客倌吩咐我送些吃的來給妳。」店小二哈着腰說道。陽光灑在這孱弱的姑娘身上,顯得她
作者:(孟妮) / 頁數:(10 / 0)

「對對對,我們大夥兒可都是聽得一清二楚,你可要一言九鼎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
聲音從樓下的街道上傳來,他們不知道在爭執些什麼,只覺聲音越來越大、越叫越響。時尚書屋
她勉強撐起身子,虛弱地倚着窗邊靠坐,樓下人聲鼎沸,沿著街道擠滿了人。時尚書屋
桔梗瞇起眼往下瞧了半響,漸漸看清了正在上演的畫面,在街道上有兩個男人打着赤膊,肩上各扛着兩隻沉重的布袋,從街道的一端將布袋扛到另一端。其中一個男人髮色微紅,力壯如牛、身壯如山,另一個人則高大健壯,古銅色的胸膛爬滿了汗水,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他猛地抬頭,線條堅毅的嘴角抿成一綫,咬牙忍耐着。時尚書屋
那是祥子。時尚書屋
她虛軟地倚着窗欞,歹毒的陽光狠辣地曬着,只見他大手一抹額際的汗水,一趟又一趟地扛着布袋。時尚書屋
「小伙子,你還差得遠咧!看到沒?你還差我十袋米……」
祥子對他的言語挑釁恍若未聞,仍是沉穩地邁着堅定的步伐。時尚書屋
叩!叩!叩!
敲門聲響起,拉回了她遠揚的思緒。「進來。」
「啊!姑娘妳醒啦!那位客倌吩咐我送些吃的來給妳。」
店小二哈着腰說道。時尚書屋
陽光灑在這孱弱的姑娘身上,顯得她肌膚賽雪,即使是一臉憔悴的病容,也掩不住她出眾的容貌,高貴端莊的儀態顯現出她不凡的氣質,就像從仕女畫中走出來的美人兒。時尚書屋
「小二哥,他們在做什麼?」纖纖細指指向了樓下的人群。時尚書屋
「哎!你們是外地人,所以不知道,那個人是本地大財主家裡的工頭,我們叫他大牛。他力大如牛,他說如果有人在兩個時辰內,能搬米搬得比他多的話,就多給兩倍的工錢,但只要搬得比他少,就分文都不能要。那位客倌說,只要他搬得比大牛多,就要三倍的工錢,若輸了的話,就再白做兩天的工。時尚書屋
「目前還沒有人能搬得比大牛多過,他就讓那些人免費為他工作,本地人都知道這件事,所以他專找外地人下手,我看那位客倌只怕是白忙了。」
店小二詳詳實實地把事情的始末敘述了一遍。時尚書屋
只見樓下祥子身形微晃,腳步微一踉蹌,隨即又站穩了腳步,他低吼一聲,振臂將肩上的布袋挪正位置,又繼續搬。時尚書屋
她的心臟跟着緊縮了一下,眼前的一切瞬間變得模糊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小姐。」
店小二用手撓了撓頭,萬分不願地開了口。「我們掌柜問,你們什麼時候要付帳?你們已經住了半個多月了,那位客倌說今天會付清,你們可不能再拖了。」
她纖細的十指緩緩握緊,隨即又鬆開。「小二哥,你放心吧!我們會付清房錢,不會讓你為難的。」
「那就好,但是……我看那位客倌贏不了大牛的,他已經連續五年都沒有遇到對手了。」
沒注意到店小二已經走了,桔梗仍怔愣地看著祥子出神。時尚書屋
烈日當空,群眾仍然喧囂,他身上的衣物全讓汗水浸得濕透,石板地上有着一滴滴的汗水印子。時尚書屋
祥子由一開始的落後,慢慢地追了上去,他拉駱駝賣的也是力氣,走了幾趟後,他學會了運用巧勁,漸漸地縮短了差距。時尚書屋
午飯時間,大牛喘了口氣,由一開始的輕視,到現在也倍感壓力。「喂!小伙子,東家讓你先吃頓飯,吃完後我們再比。」
祥子的動作更俐落了,對他的叫喊置之不理。一個專門的搬運工人,一天也不過能搬上百來袋,他想在兩個時辰內搬完這些,仗的就是自己年輕力壯,吃得了苦。時尚書屋
為了爭取時間,他沒有停下來吃午飯,這讓大牛更加着急,隨便囫圇吞下兩大碗飯,便又跑來搬米。時尚書屋
「九、九十二袋了……小伙子都搬九十二袋了,大牛,你還差他兩袋。」
圍觀的群眾早已看不慣大牛仗勢欺人,平日裡盡讓人做白工,眼看這外地人即將得勝,也出了他們心中一口惡氣。時尚書屋
一時間,人群中又是一陣歡聲雷動。時尚書屋
祥子精神一振,動作更快了,當他將肩上最後一個布袋卸下,眾人立刻拍手叫好。時尚書屋
「一百袋了!那小伙子全搬完了,大牛,你可不能食言。」
「快給人家工錢,別忘了是三倍的工錢。」
大牛一張黑臉漲得通紅,在群眾鼓噪下,不甘願地掏出錢扔給了祥子。「你這小子還真是了得,拿去吧!」
拿到工錢,祥子拱了拱手。「多謝了,我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還得仰仗牛爺關照,若還有什麼活兒可干,請多關照小弟。」
祥子不卑不亢,還給大牛留了點情面,他深諳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好的道理,大牛的臉色這才稍霽。「兄弟,明天你再來,我這活兒還讓你干。」
「多謝!」他打了個揖。時尚書屋
拿着銀子,他付了積欠客棧的房錢,再走進屋裡時,他不自覺地放輕了腳步,就怕吵醒了桔梗。時尚書屋
「妳醒了?」見她斜倚着床,雖仍是不勝嬌弱,但與前兩天相較,氣色已好了許多。心裡稍稍放心,卻又見她一對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瞅着他,祥子的心跳又亂了。時尚書屋
「剛睡醒,你去哪兒了?」她明知故問。時尚書屋
「我出去為妳買藥。」
他揚起手中包着藥材的紙包晃了晃,嘴邊咧着笑容。時尚書屋
「祥子……」
她輕聲喊他,「你過來點。」
他連忙搖頭。「我一身的汗臭味,怕妳受不了。」
她微微一笑。「不要緊,我不也是一身藥味?」
那怎麼會一樣?但她的溫柔讓他不由自主地坐到了她床邊。時尚書屋
桔梗拿出綉帕,為他擦拭額上的汗。「外面很熱吧!瞧你一身的汗。」
他全身一震,見她溫柔沉靜地看著他,他的喉結艱澀地上下滑動。「是很熱……不要緊的……真的不要緊……」
她幽幽地嘆了一聲。「傻瓜!」
嗄?時尚書屋
她顯得有些累了,輕咳幾聲。「祥子,我病了多久了?」
「十七天了。」
「我們身上也沒有銀兩了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