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11 頁


手。」她又柔聲地要求道。祥子乖乖地將一雙大手攤在桔梗面前,那是一雙慣于勞動的手,指掌間長滿了厚繭,還有新增的各種大小傷口,深深淺淺的,數起來竟也有十來道。「不要緊的,不會痛。」見她一臉難過欲泣的模樣,他忙藏起
作者:(孟妮) / 頁數:(11 / 0)

「妳別擔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答得又急又快。「妳好好地養病就好了,我還有銀子。」
她的黑眸湛亮如星,一瞬也不瞬地瞅着他。「為什麼你對我這麼好?」
祥子愣了一下,頓時,他臉孔漲紅,支吾低語。「應……應該的,我……妳生病了……我是個大男人,妳是個弱女子……」
他恨,恨自己無能為力,恨自己身上沒有銀兩,不能讓她在市鎮裡最昂貴的驛館客棧裡休息,不能為她找大夫看病,恨他不像個男人,不能好好保護……他心愛的女人。時尚書屋
見他的額頭又沁汗,桔梗再拿起綉帕為他拭了拭汗,他心裡一陣感動,不覺痴傻地看著她。時尚書屋
「讓我看看你的手。」
她又柔聲地要求道。時尚書屋
祥子乖乖地將一雙大手攤在桔梗面前,那是一雙慣于勞動的手,指掌間長滿了厚繭,還有新增的各種大小傷口,深深淺淺的,數起來竟也有十來道。時尚書屋
「不要緊的,不會痛。」
見她一臉難過欲泣的模樣,他忙藏起手不讓她看。時尚書屋
怎麼會不痛?在兩個時辰內,搬完了足足一百袋的米,只怕不僅是手上,連身上都可能有傷。時尚書屋
她抬起纖細的小手,露出雪白?腕上通體碧綠的玉鐲子,青翠亮眼的綠色,襯得她細緻的肌膚和纖細的玉指更加白皙。鐲子在她細瘦的手腕上,顯得有些鬆脫,才沒幾天,她已經消瘦了不少。時尚書屋
「祥子,這是我從家裡帶來的翠玉鐲子,你把它拿去賣了。」
說著她就將腕間的玉鐲給褪了下來。時尚書屋
「這是妳的東西,不能賣。」
祥子連忙推卻。時尚書屋
她卻靜靜地瞅着他。「我病了這麼多天,也花了不少銀子,你我的身上都再沒有其它值錢的東西了,你的刀和衣服都典當了吧?」
她隱約記得在她意識模糊之際,吃了不少的藥,若沒有銀子,當地店舖只怕不願意讓一個外地人賒帳。他們所有的財物都放在那馬車上,馬車被劫,身上自然一無所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妳別管這些,我會好好照顧妳的,不用妳賣首飾。」
他十分堅持。時尚書屋
她將鐲子塞在他的手裡,不容他拒絶。時尚書屋
「你拿去吧!這鐲子少說也值個五百兩,如果沒有盤纏,我們怎麼去濟南?你怎麼去包頭?你又怎麼在包頭做生意?」
「我一個大男人,怎麼能用女人的錢?」一個男人不能讓心愛的女人吃好穿好的,已經很孬了,再拿她的錢,豈不成了吃軟飯的小白臉?!
她輕嘆了一聲。「光是你救了我一命,這份恩情我就報答不了,更何況為了我,你還將那些貨都賠光了。」
「不行!」祥子兀自堅持。時尚書屋
「你到包頭做生意時,我要占一股,這是我出的本金。」
她春蔥似的指尖帶著涼意,緊緊地將玉鐲塞在他手裡。「祥子,我們同生死、共患難,我知道你是個重情重義的漢子,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沒有本金,你如何在包頭髮展?」
他額上青筋跳動,但面對她懇切的目光,他只能咬牙收下。時尚書屋
昏眩又襲上了她,講完這些話已耗盡她僅剩的體力,等他終於將鐲子放進懷裡,她長吁一口氣後,便又閉上眼睛,沉沉地睡去了。時尚書屋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桔梗這一場大病,經過將近一個月的調理,身體總算恢復了,兩人又踏上了旅程,直奔濟南城。時尚書屋
「再走個十里地有間農舍,我去年來時認識了住在那兒的一對老夫妻,我們先在那裡休息一宿,明兒個再上路,那裡離濟南城已經沒多遠了。」
祥子擔心桔梗的身體會受不住這一路的顛簸,堅持要她先休息一晚,他才安心。時尚書屋
她沉吟了一會兒。「我上次去大舅家到現在,已經過了好幾年了,我也記不得路了,你就先去城裡打聽打聽吧!」
又走了一段路,祥子找到了那間農舍,那對老夫妻熱心地招待他們。前幾年祥子路過這裡時,在山路上救了不小心跌斷了腿的王老爹,老夫妻對他十分感激,之後祥子經過時,也總會順道來拜訪。時尚書屋
安頓好桔梗,四個人簡單地吃了頓飯,祥子和王老爹則多喝了幾杯酒。時尚書屋

在這夜色正濃的時候,祥子一個人坐在屋外,拎着個酒壺喝起悶酒,他仰起頭灌下了一口又一口的酒,燒刀子火辣辣地直燒肚腸。時尚書屋
自從桔梗病癒後,在往濟南的這一路上,祥子益發顯得沉默了,白天趕車時常是一言不發,只有在桔梗看不到的時候,他才會悵然傷感地看著她。時尚書屋
離別的日子就要到了,越靠近濟南,他就越覺得不安。她是杭州首富樊家的大小姐,他是個窮小子,她美麗動人,他貌不驚人,她知書達禮,而他卻只是個粗人。時尚書屋

啊~~

他大吼了一聲又一聲,豪壯的聲音在乎野上傳開,四周傳來低沉的回聲,總算一紆胸口的鬱悶煩躁。時尚書屋
「為什麼這樣大吼大叫的?」一道輕柔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時尚書屋
他倏地回過身,看她一身簡單的粗布衣裳,雖然打扮得像個山野村姑,卻仍難掩雍容優雅的風韻。看到她秀髮上簪着他親手雕刻的木簪,他心裡有種滿足,卻又有一種更深刻的空虛,不斷侵蝕着他。時尚書屋
當她的發上簪着用金珠翠玉打造的雲篦時,那粗陋的木簪就會被丟棄了,而她的美麗該用名貴的珠玉翡翠去裝飾,不該用這塊爛木頭。時尚書屋
祥子別過頭:心頭又是堵得慌。「妳怎麼還不睡?」
「你大吼大叫的,教人怎麼睡得着。」
桔梗難掩笑意地說道。時尚書屋
他仰頭看了看天上的繁星點點,夜晚已有涼意了,但對他來說正覺得舒適,而桔梗怕冷,已經罩上一件薄衣。時尚書屋
「妳就要見着妳大舅了。」
他悶聲道。時尚書屋
她輕應了一聲。「你會不會在濟南多留幾天?」
「不會,送妳到妳大舅家後,我就要往包頭去了。」
她垂下了眼瞼,遮住了她眸中的悵然。「沿路奔波了那麼久,你不如多待幾天,我想好好地招待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