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12 頁


x fmx fmx fmx fmx走近濟南城裡的大街,街道上有各種商舖林立,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閙。祥子一路走着,記得桔梗說過,她大舅就住城東區,說是天富總號趙家,無人不識。他不想走得太快,甚至下意識地越走越慢,在熙
作者:(孟妮) / 頁數:(12 / 0)

他還想再多看著她,即使是再多幾天也好,但是,幾天之後仍得面對離別。想到這裡,他一咬牙。「不了,入冬前,我就得趕到包頭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們……是不是再也見不着面了?」桔梗幽幽地問。時尚書屋
「應該……再也見不着了。」
祥子悵然地回答。時尚書屋
此去一別,他在漢、蒙邊境,她卻在富饒的濟南,他要在包頭做買賣,她則會為人婦、為人母,從此之後,兩人都得各行其路,再無相見之日了。他們原該是沒有交集的,偶然同行了一段路後,緣分也就該盡了。時尚書屋
「妳去睡吧!妳的病才剛好,身子還很弱,不能再受風寒。」
他趕她進屋。時尚書屋
「你呢?」
「我再待會兒,把這壺酒喝完。」
她進屋後,靜靜地躺在床上,屏息地聽著屋外的動靜,整整聽了一夜,她知道他終究沒有回房。時尚書屋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走近濟南城裡的大街,街道上有各種商舖林立,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閙。祥子一路走着,記得桔梗說過,她大舅就住城東區,說是天富總號趙家,無人不識。時尚書屋
他不想走得太快,甚至下意識地越走越慢,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他停下了腳步,一股悵然若失的空虛感益發扼緊了他。時尚書屋
再過去,就是濟南城裡富戶聚集的城東區了,放眼望去,高牆宅門顯得十分氣派,門前的鎮宅石獅高大威猛,樓閣高聳入雲。時尚書屋
隨着步伐向前邁進,他的心頭也越來越沉重,桔梗……和她同行的路就到這裡了。時尚書屋
對,只要再多走一段路,她就不用再奔波勞累,不用再隨他餐風露宿。她越見消瘦的身子,可以在這樓閣高榭裡,用錦衣玉食滋養呵護着,用一干奴僕小心伺候着,不久她就又會出落得像朵盛放的桃花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對,只要再多走一步,再一步……
「這位爺,你的氣色看來不怎麼好,進來小店喝個茶歇會兒,包你神清氣爽、精神百倍。本店有上好的烏龍茶、毛尖、花茶,還有白幹,女兒紅、紹興酒,包你滿意。」
腳步不由自主地踏進了茶樓,喝着夥計倒的茶水,是今年剛采的新茶,芳醇潤喉,但祥子食不知味,只是一口接一口地喝着。時尚書屋
茶館裡什麼人都有,其中一群人的談論吸引了他的注意。時尚書屋
「你聽說了沒有?」
「聽說了,天富總號的趙老爺在找他的侄女,只要能夠提供消息,就有五百兩銀子可拿。」
「五百兩?真的嗎?但誰知道他侄女長什麼樣子?」
「那可是個大美人,現在城裡貼著不少告示,上頭就有她的畫像。」
他全身劇顫,茶水都溢了出來,一口氣奔了出去,直往城裡張貼告示的地方跑,那裡正圍滿了人。時尚書屋
牆上貼著桔梗的畫像,她娉娉婷婷,正對他盈盈淺笑。畫像裡的她穿著一襲雪白裘衣,髮際的翠玉釵、金步搖裝飾得她美麗非凡,這才是她原來的面貌,一個長在江南水鄉的深宅大院裡的樊家小姐。時尚書屋
他蹲在牆角,痴痴地看著眼前的畫像,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祥子走回城東趙家門前,看著眼前的宅院,高大的院牆內有無數的仆役,有精緻典雅的庭園,有川流不息的達官顯要,有廚子精心烹調的佳餚美味……那是他可望而不可及的豪富之家。時尚書屋
他猛地大吼一聲,雄渾的聲音震動了四方,路人紛紛側目尖叫。時尚書屋
他轉身開始狂奔,穿過市集、穿過麗水橋、穿過城隍廟、衝出城門,一路跑着,跑得胸腔都快爆開了,他還是拔腿狂奔着,希望能就此一路跑到天涯海角。時尚書屋
直到接近了城外的那間小農舍,他才放慢速度,慢慢地走進小院裡,院子裡響起了幾聲狗叫,卻不像他的心跳那般瘋狂,只顯得寧靜安詳。時尚書屋
桔梗正坐在井邊,努力地搓洗着他的衣服,一張小臉專心一致地搓揉着那件沾滿塵土的粗布衣裳,背後的樹枝上晾着幾件她已洗好的衣服,他的布衫、單衣、褂子正迎風招展……
他的眼裡有些模糊了,熱騰騰的酸意直竄鼻尖,她看來像是平凡的村婦,細心地洗着她男人的衣服,一切看來這麼自然、這麼平凡、這麼幸福。在這農舍小院裡,她是他的媳婦,是他的女人……
這是夢嗎?那他但願永遠不要醒……
桔梗抬頭要晾剛洗好的衣服時,卻見到祥子就站在她前面,讓她嚇了一大跳。他的樣子看來有些可怕,滿頭滿臉的汗水,一襲藍布衫濕得可以擰出水來,而他正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目光裡交織着痛苦和絶望,複雜得令人心悸。時尚書屋
「你怎麼了?悶不吭聲的嚇了我一跳,怎麼跑得這麼急?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她有些着慌地問。時尚書屋
「沒……沒什麼,外面天熱,跑了一段路。」
他強自壓抑着心裡的激動。「妳怎麼……在洗衣服?」
她的嬌顏染上幾抹紅霞,羞赧地笑了笑。「一路上衣服都穿臟了,剛好……也沒事,就……洗了洗,我……不太會洗,你……你別嫌棄……」
衣服濕答答地滴着水,歪七扭八的橫披着,末洗的衣服零亂地躺在木盆裡,生平第1次洗衣服,她洗得很狼狽,青蔥玉指已是紅通通的。時尚書屋
「不……不會、不會。」
他的聲音已有些哽咽。時尚書屋
這一輩子闖蕩過大江南北,餐風露宿,什麼苦他都吃過了。堂堂男兒志在四方,早些年這樣的飄蕩,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但這幾年,一種孤獨如影隨形地伴着他,尤其在孤身一人時,那滋味更加濃郁。他不曾和哪個姑娘兒女情長過,多年的準備就為了在包頭大展手腳。時尚書屋
但是,現下一個女子為他洗衣,只為了他一人這麼做,讓他在此時嘗到了幸福的滋味,甜甜的、濃濃的,那莫名的空虛感被充滿了、被填飽了。原來,他想要一個家,想要眼前這個盈盈淺笑的姑娘。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