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13 頁


知去向了。」在這一刻,他違背了自己一向堅守的道德良心,自私地誆騙了她,只怕她走進那深宅大院裡,從此他將連她的背影都見不着了。為了這點兒私心,他知道,他會墜入十八層地獄裡,永世不得超生。「走了?」桔梗顯得有些驚訝
作者:(孟妮) / 頁數:(13 / 0)

看到他眼裡的茫然和震驚,她仍有些羞澀。「我不會洗衣服,是王嬤嬤教我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妳洗得很好。」
他心裡湧上感動,堂堂一個七尺男兒,卻激動得想嚎啕大哭。時尚書屋
她仍是羞澀,不好意思承認,當她看到他穿著這麼破舊的衣服時,她只覺得心疼不捨。時尚書屋
「你去城裡有沒有打探到我大舅的消息?城裡是不是有間天富總號?」
祥子高大的身軀僵硬了一下,眼睛迴避着她的目光。「沒有,沒找到這家鋪子。」
一連串的謊言從他的嘴裡不假思索地流泄了出來。「聽說……在兩年前有,但是已經撤掉很久了,至于妳大舅,聽說已經舉家南遷,現在不知去向了。」
在這一刻,他違背了自己一向堅守的道德良心,自私地誆騙了她,只怕她走進那深宅大院裡,從此他將連她的背影都見不着了。為了這點兒私心,他知道,他會墜入十八層地獄裡,永世不得超生。時尚書屋
「走了?」桔梗顯得有些驚訝。「怎麼會走了……」
他咬着牙,良心像是被蟲啃囓着,愧疚感排山倒海而來,但講出去的話卻怎麼也收不回來。時尚書屋
「是,聽說……聽說他們往江南去了。」
她更詫異了。「怎麼從來沒聽大舅說過這事。」
「可能……可能他們為了某種原因去了某個地方,才會斷了音訊……也或者是妳恰好錯過了他捎來的消息。」
他有些忐忑地繼續編織理由。時尚書屋
「是嗎?」
謊言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他知道,從這一刻起,他有罪,罪在欺騙她的信任。時尚書屋
她沒再多說什麼,沒有他想象中的震驚不信,也沒多問些什麼,她甚至顯得很平靜。時尚書屋
這晚,兩人草草地吃了幾口飯後,就上床睡了。照例,她睡在內屋,而他守在外廳,他枕着雙臂,失神地看著茅草房頂,不知過了多久,才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時尚書屋
第4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2天一早,祥子被屋外的鷄啼聲給吵醒了,他起身到屋外洗了把臉,這才注意到窄小的房屋裡沒有其它的聲響。時尚書屋
「桔梗?」他試探地輕喚着。時尚書屋
響應他的是一室的靜默,他的心陡地狂跳了起來。時尚書屋
衝進屋內里奇外外翻找了一趟,都沒有瞧見她的身影,被縟已摺疊整齊,床上也已經沒有餘溫。時尚書屋
屋裏屋外轉了好幾趟,確定真的沒看見她的身影,祥子立刻飛快地跑去找王老爹。時尚書屋
「老爹,你們……你們有沒有看到桔梗?」他快急瘋了。時尚書屋
老夫妻被他的急迫給嚇了一跳。「好象……好象一早看到那姑娘出去了。」
她出去了?時尚書屋
馬匹也不見了,他頽然地靠着牆滑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昨兒個在城裡見到的告示更像塊沉重的巨石般壓迫着他,她是不是去投靠她的大舅了?不再餐風露宿、不再浪跡天涯,她走了,就要遠遠地離開他的生命。時尚書屋
他雙手掩面,饒是鐵錚錚的漢子也下免痛不欲生。時尚書屋
她的身體才剛好,需要好好的休養。她是小姐,是天,而他是奴才,是地,他在妄想些什麼,癩蝦蟆還妄想吃天鵝肉嗎?時尚書屋
淒淒惶惶的不知如何是好,直到看到桌上她為他備好的一碗清粥和幾碟小菜,又發現她的衣物、行李都還在,他才強捺住倉皇不安的心。或許,她只是出去一下子,只是一下子而已,等會兒就會回來了。時尚書屋
從早晨一直到晌午,他就獃坐在門前,翹首望着前方婉蜒的黃土小路。她就是從這裡離開的,會不會也從這裡回來?時尚書屋
晌午過後,日影又漸漸地西移了,天空漸漸染上了夕陽絢麗的色彩。時尚書屋
他不吃、不喝、不動,只是獃獃地看著,感受着心裡宛如被刨了一個大洞,空空蕩蕩地不着邊際,汩汩地淌着血,他就像個踏進棺材一半的人,只剩下一口氣懸着。時尚書屋
季祥啊季祥,你在妄想什麼?想她還會回來?想她不去過大小姐的生活,反而跟你這個粗人闖蕩天涯?你以為那玉人兒似的千金小姐會……會紆尊降貴地跟了你?你別痴人說夢了!
天邊倦鳥歸巢了,火紅的夕陽漸漸沉入西山,天邊只剩幾抹餘暉照着這空曠的大地,像卸了妝的婦人,只剩下黯淡的倦意。時尚書屋
一陣達達的馬蹄聲從遠方漸漸傳來,這聲音振奮了他,像一股清泉注入了乾涸的枯塘,讓他找到了一綫希望。蹄聲越來越近,馬背上窈窕的身影也越來越清晰,從落日的方向朝他走來,髮梢、背上、肩上仍有燦爛的金光妝點着。時尚書屋
咚!咚!咚!他的心重新開始跳動了。時尚書屋
當馬兒走到他的眼前,那熟悉的人兒也映入眼帘,細長如柳的黛眉、一雙晶光燦爛的水眸,玫瑰色澤的柔軟唇瓣微微揚起,正對著他盈盈一笑。桔梗翻身下馬後,從馬鞍上的袋子裡拿出東西來。時尚書屋
「這幾天下來,我們也沒吃到什麼好東西,所以,我去城鎮裡買了些牛肉和燒鴨,還給你打了兩斤酒,你等會兒可別喝多了。」
柔柔軟軟的嗓音在他跟前響起。時尚書屋
他想動,他想笑,他想站起來,他想開口說話,但身體卻僵硬得像石頭,自己都奇怪為什麼他連動也動不了。時尚書屋
「今早,我看你睡得沉,就沒有吵你,自己去城裡走了一天,買了不少的東西。你說的對,這裡南方來的東西貴得嚇人,要是咱們沒丟了那車貨,可以賺上一大筆呢!」
「咱們」,她說的是「咱們」!
她奇怪地看著祥子仍僵坐在屋前石階上,渴望、焦灼、難以置信、激動等各種情緒交織在臉上,霎時間,他臉上的淒惶讓她軟了心。時尚書屋
「怎麼了?」她柔聲問道。時尚書屋
「妳……妳沒走?」他終於艱難地吐出今天的第3句話,聲音粗嗄沙啞。時尚書屋
「我不是說了嗎?我到城裡去了一趟。」
「妳……妳又回來了。」
他兀自喃喃地道。時尚書屋
桔梗眨了眨眼。「當然,我不該回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