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14 頁


門口,連動都沒有動過。「我……忘了。」她有些生氣地瞪了他一眼,纖麗的身影忙着將食物重新熱過、擺好。他的視線緊緊跟隨着她。「妳怎麼去了那麼久?」「昨晚睡不着,今早天還沒亮就出門了,本以為晌午就能回來,誰知我迷
作者:(孟妮) / 頁數:(14 / 0)

「不是……不是……哎,我不是……不是這個意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越急,舌頭就越像打了結,又高興又激動地難以成句。時尚書屋
「傻瓜!」她的聲音又柔了幾分。「快幫我把東西搬進屋裡吧!」
他能笑了,能動了,看到她,他像重新活了過來,力氣也回覆了。祥子咧開笑臉,幫她卸下馬背上的貨物,桔梗採購了不少路上所需的食物和衣物,他們身上的東西在遇到那群土匪後,几乎全被洗劫一空,身上除了典當了她玉鐲換來的五百兩銀子外,再沒有其它東西了。時尚書屋
「你什麼都沒吃?」她詫異地問。只見一桌的清粥小菜,仍保持着她出門時的樣子。時尚書屋
他這才想起,一整天他就坐在門口,連動都沒有動過。「我……忘了。」
她有些生氣地瞪了他一眼,纖麗的身影忙着將食物重新熱過、擺好。時尚書屋
他的視線緊緊跟隨着她。「妳怎麼去了那麼久?」
「昨晚睡不着,今早天還沒亮就出門了,本以為晌午就能回來,誰知我迷路了,該走南城門回來的,卻走去了北城門,多繞了不少路。」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時尚書屋
「妳……妳在城裡有沒有……聽到……或看到……什麼?」他忐忑不安,一顆心提到了喉頭。時尚書屋
她仍是一臉的燦爛笑意。「沒有啊!倒是發現這裡的毛皮比杭州便宜太多了。」
她的眸子清澈明亮,不像有假。他鬆了一口氣,心裡的罪惡感稍稍淡了些,或許冥冥中注定她和他的緣分未斷啊!
「快吃吧!你一定餓壞了。」
她忙着為他夾菜,又替他倒滿了一大碗酒。時尚書屋
他咧着嘴笑,心裡一痛快,便仰頭灌下了一碗酒,說不出的歡暢快樂,終於有了食慾,張嘴便囫圇吞下不少的菜。時尚書屋
她只是微笑,體貼地為他斟滿一碗又一碗的酒。時尚書屋
他又灌了一口酒,頗有藉酒壯膽之意。「妳……妳現在有什麼打算?」
「我想,我大舅既然不在這兒了,我留在濟南也沒有用了。」
她有些失落地說。時尚書屋
一時間,他又開始感到矛盾,懊悔着不該騙她,讓她千辛萬苦地來到這裡,卻又撲了個空。時尚書屋
她低嘆一聲,眉宇間染上愁色。「天地之大,竟沒有我容身之處。」
「妳……」
和我一起走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想,我還是回杭州吧!」她幽幽地道:「或許是命吧!我注定該嫁進沉家的,我認命了。」
他渾身血液瞬間凝結,只覺得胸中一陣氣血翻騰。時尚書屋
「妳和我去包頭。」
這話不假思索地衝口而出。「妳和我走,我不會讓妳受苦,我……我們一起做生意,妳出了本金,妳是東家,妳不要嫁到沉家!不要回杭州!」
他急得滿頭大汗,一連串語無倫次的話亂七八糟地說出來。「我……妳別回去吧!我不會欺負妳……啊……瞧我這笨嘴。」
他恨不得一拳打昏自己。「妳是千金小姐,我是個大粗人,妳……妳沒地方去的話,就和我一起走吧!」
「……」
桔梗沒吭聲。時尚書屋
「我不會講話,我沒唸過書,我的嘴巴笨,我是個粗人,講話不會拐彎抹角的,妳……」
妳跟了我吧!我會好好對妳,這話如魚刺梗在喉頭,嚥不下去,卻也吐不出來。時尚書屋
她眼睫輕顫,半掩的目光裡看不出她的情緒,他急得滿頭大汗,汗濕了背脊。時尚書屋
久久之後,她才侵吞吞地道:「我也沒有去過蒙古,不知道你口中的包頭是怎麼樣的,反正我也沒有地方去了……」
「好好好,那和我一起走。」
他點頭如搗蒜。時尚書屋
「但是,我怕麻煩了你……」
好生遲疑的語氣。時尚書屋
「不會不會,妳吃得比一隻小鳥還少,我養得起妳。時尚書屋
話畢,見她俏臉微紅,他才驚覺自己講了什麼,一張黝黑的臉也漲得通紅。「我……哎,我……我……」
他我我我了老半天,也講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時尚書屋
瞧著他那副獃樣,她噗哧一笑,嬌媚的神態又讓他看痴了。時尚書屋
「好不好?」他忐忑地問。時尚書屋
「你不嫌我礙手礙腳的話,那我就和你一起走吧!」她笑着響應。時尚書屋
「不嫌不嫌……」
他講得又急又快,一顆心高興得快飛起來了。時尚書屋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第2天一早,告別王老爹夫婦後,他們兩人又踏上了旅程,馬蹄踏着輕快的腳步,一路往包頭走去。時尚書屋
「秋天以前,我們就可以趕到包頭了。」
祥子指了指前方。「那裡就是殺虎口了。」
注意到他語氣裡的不尋常,桔梗極目四望,只見黃土飛揚,眼前地勢崎嶇,氣勢不凡。時尚書屋
「這裡是長城的一道關隘,也是去包頭的必經之路,有一首民謡唱的就是這裡。」
「你唱給我聽。」
她柔聲要求道。時尚書屋
他的聲音低沉而豪邁,充分演繹出詞中透着的蒼涼。時尚書屋
「殺虎口,殺虎口,沒有錢財難過口,不是丟錢財,就是刀砍頭,過了虎口還心抖。」
唱畢,風兒將他的聲音傳得遠遠的,在荒野中飄揚。時尚書屋
他又道:「這裡的歧道有兩條路,一條是往殺虎口,一條是往張家口,兩條都可到蒙古草原。如果不是因為沒有活路了,誰想離鄉背井,從這裡走西口。過了這裡,可能名揚立萬,可能賺到財富,也可能死於非命。從這裡一去,能不能回來都不知道,得搭着命才能走西口。」
他的背影看來蕭索,話裡的悲苦讓她心中一酸,想也沒想地,她拉了拉他的衣袖。時尚書屋
「祥子……」
他回頭看她,見桔梗溫柔地拉著他衣袖安慰,一時間精神一振,一掃原來的悲涼心情。時尚書屋
「走,我們走西口去。」
他唱起一首蒼涼雄邁的敕勒歌。時尚書屋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包頭的地界東西約十里,南北約五十里,是蒙古族上默特部落巴圖爾家族的「戶口地」,巴圖爾家族就是這片土地的主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