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20 頁


對虎目炯炯有神的看著她。以前,他總是嘲笑那些為情痴迷的男人,笑他們沒有男人的外放大度,但現在,他堂堂七尺之軀,豪放的塞外男兒,卻被這江南佳人所折服,迷戀她醉人的眼波,一腔豪情被她化為繞指柔,在她纖纖素手中,他貪戀得無
作者:(孟妮) / 頁數:(20 / 0)

「桔梗!」他大吼一聲,狂奔的速度未曾稍減,俯低了身子,將她往上一拉,她驚呼一聲,驚魂未定地被拉上馬背,他縱聲哈哈大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抓緊。」
低喝一聲,兩人一騎往西山奔去。時尚書屋
桔梗掄起粉拳捶了他好幾下,嬌嗔地埋怨他嚇了她,他大手一攬將她擁得更緊,將她細緻的嬌顏藏在他的懷裡,免得被剃刀似的風給颳著了,她一雙小手也緊緊地抱著他,安心地貼在他的胸口,被他的氣息所包圍。時尚書屋
一路直奔到山頂,他一拉繮繩,高大的駿馬便停了下來,從這山頂往下看,就是包頭河。時尚書屋
他的力道緊得几乎讓她窒息,將心中的喜悅和激動都透過這個擁抱來展現。時尚書屋
「桔梗……」
粗嗄的嗓音壓抑又深情。「我回來了……」
她輕應一聲,看著他一身的風塵仆仆,衣衫已破舊骯臟,方正的臉上蓄滿了虯鬚,一對虎目炯炯有神的看著她。時尚書屋
以前,他總是嘲笑那些為情痴迷的男人,笑他們沒有男人的外放大度,但現在,他堂堂七尺之軀,豪放的塞外男兒,卻被這江南佳人所折服,迷戀她醉人的眼波,一腔豪情被她化為繞指柔,在她纖纖素手中,他貪戀得無法自拔,這迷戀越來越深,早已融入他的血液中。時尚書屋
「你嚇了我一跳。」
她嬌聲地埋怨,抬手理了理散亂的髮絲。時尚書屋
「見妳等我,我高興嘛!」他憨憨地笑着。時尚書屋
見他咧着嘴笑,她忍不住嬌斥一聲。「傻瓜!」
天地一片蒼茫,包頭河澎湃湧流着,風兒吹着,揚起他們的衣衫和髮絲。時尚書屋
她背靠在他的懷中,如此柔軟溫暖,他心裡一動,鐵臂摟住了她的腰,低頭嗅着她特有的清香,心跳又亂了序、第1次啊!能這樣地將她抱在懷裡。時尚書屋
她半垂眼睫,白玉似的肌膚染上一抹嫣紅,飛揚的髮絲掩去了她大半的嬌容。時尚書屋
她沒有拒絶他,他的心神一振,手臂又加了一分力道,將她擁得更緊了。時尚書屋
狂喜几乎要將他淹沒,一個鐵錚錚的男兒激動得不能自抑,他的桔梗啊……
不理會天地間再沒有其它人的空寂,也不理會風揚起的涼意,在這懷抱裡,他們已經自成一個天地。時尚書屋
「你看,這裡的景緻真好。」
她指向眼前遼闊的天地。時尚書屋
風逕自呼嘯着,讓人覺得暢快舒服,風撩起了她的長髮,在半空中畫出優美的弧線,她揚起嘴角輕輕地笑了。時尚書屋
「『德林誧』掌柜的閨女,你還記得嗎?」她突然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納悶于她的問題,他攏緊了一對濃眉。「不記得。」
「她是圓臉,有雙大大的眼睛,你說她看來溫柔可愛,有旺夫益子之相。」
她淡淡地提醒他。時尚書屋
為何他絶佳的記憶竟對此沒有半點印象?「有嗎?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她輕哼一聲。「你隨口講的一句話,德林鋪的掌柜可牢牢地記在心裡了,他還打算找人向你說親呢!」
他大吃一驚。「別別別,我可不會要他閨女。」
他想要的,一直都只有桔梗一個啊!
他相貌端正,為人正派又心存仁義,生意越做越大,又是單身未娶,在包頭早有不少人相中他當女婿,一開始卡着他和桔梗之間不明朗的關係,但眼看都一年多過去了,他們仍沒有更進一步的打算,就開始有人頻頻探問兩人的意向。時尚書屋
「她必然是個賢妻良母,你覺得她配不上你?」她半真半假,微偏着臉看他。時尚書屋
「不是不是……她就算再好,也不關我的事。」
他焦急地道,在桔梗面前,他總是言語笨拙,不再是盛祥號大掌柜,而是當年那個拉駱駝的工頭。時尚書屋
她半偏過頭睨着他,臉上似笑非笑的。「有那麼多人向你提親,你也不答應,你到底屬意什麼樣的姑娘?」
「她們怎樣與我可沒關係,我都不喜歡。」
他微惱地說。時尚書屋
他喜歡什麼樣的女子,難道她一點都不知道嗎?時尚書屋
「那可有很多姑娘要失望了。」
聽她似調侃似揶揄的語氣,他忍不住說道:「張掌柜要我向妳說親,問妳屬不屬意誠益信的少東家?」
她身子一僵,頭回也不回地嬌斥一聲,「你下馬。」
他有些茫然,但見她俏臉微怒,也乖乖地跳下馬。時尚書屋
她一踢馬腹,馬兒拉開步伐往前邁,一下子就往前跑了一大段路。時尚書屋
「桔梗……」
祥子追了上來。「妳是不是生氣了?」
「沒有。」
她輕哼一聲。時尚書屋
他撓了撓頭,就算他沒有九彎十八拐的腸子,但兩年相處下來,對她的脾氣也摸了個大概,她確是生氣了。時尚書屋
「桔梗……我惹妳生氣了?妳彆氣我,我嘴笨人也笨,妳別惱我,我向妳賠不是。」
這一番侷促不安的話多少也平了她的怒氣,她臉色才微緩。時尚書屋
「你和張掌柜是怎麼說的?」
他的臉微微漲紅。「我沒答應他,我說……」
「你說什麼?」
「我說……妳不願意,」他吶吶地說,
「哦?你怎麼知道我不願意?」她故意這麼問。時尚書屋
他面如死灰,只覺得心口淌血。時尚書屋
她高坐在馬背上,似嗔似怨地睨着他,眸光復雜而難懂,他張口欲言,又悵然地閉了嘴。時尚書屋
「你說啊!」桔梗平時溫柔,在這時卻顯得故意刁難。時尚書屋
祥子已是心神大亂。「妳願意?」
她的秀眉挑了起來,輕哼一聲。「笨蛋!」
平常她罵他「傻子」,語氣又嬌又甜,還漾着一臉的笑,讓人聽了好舒服,而她現在罵他「笨蛋」,竟是埋怨生氣的語調,一時間,他只覺得徬徨淒苦。時尚書屋
她不理他,蓮足輕踢馬腹,馬兒又往前走。時尚書屋
他一咬牙,男子漢大丈夫,何必扭扭捏捏?坦蕩才是男兒本色,就算她不答應,也該說個乾脆明白。時尚書屋
他衝向前,一把拉住了她,她驚呼一聲,身子不穩地往旁傾倒,他穩穩地將她抱下馬。時尚書屋
「你幹什麼……」
被他緊緊地抱在懷裡,她仍是有些氣惱地問。時尚書屋
「我別的姑娘都不要,我就要妳一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