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26 頁


成,別人都不買樹梢了。」因為風調雨順,糧食豐收,市場上供過于求,買樹梢的利潤降得極低,商人為了逐利,自然不做這種不賺錢的生意。他深吸一口氣。「我連續觀看了半年的星象,依我的判斷,今年是很好的機會,在八月中秋後,
作者:(孟妮) / 頁數:(26 / 0)

「好了,這件衣服補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桔梗抖了抖手裡的衣服,滿意地看著這件長褂。時尚書屋
見他仍兀自發着獃,她拿起衣服在他寬厚的背上比了比。「應該可以才對。」
這一陣子他行蹤成謎,總在天未亮就出門,非到天黑時才會回來,回來後總是若有所思地踱着方步直到天明。時尚書屋
她不動聲色,也不問他,知道他心中必然有所計量,只是每天清晨為他準備一天的糧食讓他帶著上路,在夜深時為他點一盞燈等他歸來。時尚書屋
「桔梗,我要和妳商量一件事。」
祥子突然抬頭對她說道。時尚書屋
「你說。」
她咬斷線頭,順了順衣服的紋路。時尚書屋
「今年是買樹梢的好時機。」
買樹梢?她愣了一下。「今年?這兩年風調雨順,谷價比去年跌了將進一成,別人都不買樹梢了。」
因為風調雨順,糧食豐收,市場上供過于求,買樹梢的利潤降得極低,商人為了逐利,自然不做這種不賺錢的生意。時尚書屋
他深吸一口氣。「我連續觀看了半年的星象,依我的判斷,今年是很好的機會,在八月中秋後,會連下半個月的大雨,黃河也會決堤,引起一場嚴重的水澇。」
黃河決堤閙水災,糧食必然短缺,糧價會大幅上揚,但是……這兩年都豐收,連今年穀物還沒收割,市場就已預期還要再跌一成了。時尚書屋
她心弦巨震,一時間聲音微顫。「你有把握嗎?真會下大雨?」
「有。」
他肯定而明確地道:「今年必然會下大雨,而且是十年來未曾不過的大雨。」
真有大雨的話,黃河決堤,萬頃良田淪為荒蕪,糧食短缺,必然水漲船高,再加上糧市預期今年又是大豐收,糧價跌到谷底,若趁此時購進糧食,之後再賣出,那將是何等的暴利?!
「這一個多月來,我走遍這方圓幾百里之地,從蘭州那帶傳來的消息,說今年各地都是豐收之象,農民預期糧價要比去年再降個一成五到二成,各地也沒有人買樹梢,我估計可以用比去年再低二成五至三成的價格先向農民買下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對她說出心裡的打算。時尚書屋
她深吸一口氣,興奮、緊張、激動的情緒都在體內流竄。時尚書屋
「那得要多少銀子?」她問。時尚書屋
「四萬兩。」
桔梗瞪大了眼睛,被這龐大的數目給嚇着了,盛祥號的帳目她是最清楚的,目前共有本錢一萬兩,浮動周轉用的一萬兩銀子,以及浮存三萬五千兩。時尚書屋
現在的盛祥號,在包頭也算是大商家了,在同行間也算說得出名號,在這短短三年間,可以奮鬥到這個程度,也是兩人胼手胝足努力換來的。時尚書屋
「這……可是一大筆銀子,如果……」
她有些猶豫。時尚書屋
如果一賭錯,兩人這幾年的心血便全付諸流水,將被打回原形,桔梗一想,也不免膽顫心驚。時尚書屋
她一咬牙。「花個幾千兩就是,何必……」
祥子的臉色也有些發白。「今年是最好的時機了,一錯過就不知道下次還有沒有機會,如果這次順利的話,以後,包頭就屬盛祥號是第1了。久晴必雨,這也是天數,今年合該下大雨,這是老天爺給的機會,我們應該把握。」
她深吸了幾口氣,手心仍是冰冷。「我……我有些害怕。」
「我一個大男人如果保護不了自己的女人,那我枉生為人,如果不是因為額爾勒,我也不會冒這個險,唯有讓盛祥號不斷地壯大,他才不敢動妳分毫。」
他沉聲道。時尚書屋
只要是男人都難以忍受別的男人對自己的妻子有非分之想,不管他是什麼人物都一樣。時尚書屋
她深吸一口氣。「好,四萬兩,我們買。」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盛祥號是不是瘋了?居然掛牌要買糧。」
「去年的糧價是一斤十二文,盛祥號的買價是十文,現在年年豐收,季掌柜買那麼多糧幹什麼?」
「沒準季掌柜趁着這兩年豐收,多囤點糧好等明年、後年用。」
盛祥號所收的價比去年低一成五,這價格符合人們對今年糧市的預期,一時間,收了不少糧,但也有不少的商家抱持着觀望的態度。時尚書屋

糧價再降--

盛祥號收的價降為一斤九文,一時間,商家皆為之嘩然,已居包頭重要地位的盛祥號對今年糧市的預朝竟然如此悲觀,使得手上持糧的商家們大為緊張,紛紛清倉拋售。時尚書屋
秋風一吹,下了一場小雨,今年看來又是豐收,農民和商人都緊張了,將手中的存糧拚命地拋售出去,就怕糧價又跌。時尚書屋
從各地買來的糧食,也開始進盛祥號了,每天,一車又一車的穀物不斷地運進穀倉裡堆放。時尚書屋
「現在總共買了多少糧?」祥子問。時尚書屋
桔梗算了算。「連買樹梢的部分共計一百二十萬石,共三萬兩千兩。」
祥子沉吟着。「我們手上還有多少銀子?」
為了這次的買樹梢,盛祥號已暗中賣掉大量的存貨,以換取現銀。時尚書屋
「約有一萬兩,等秋收時,還要付給買樹梢的農家六千兩。」
他很快下了決定。「去銀號借兩萬兩,咱們還得再多買些糧,通知各分鋪,從明天起,不只總鋪,所有的分鋪都開始買糧。」
盛祥號仍持續買糧,各種訕笑、猜疑都開始流傳,一般的商家都抱著觀望的態度,暗中嗤笑祥子的獃傻。時尚書屋
盛祥號不只各分鋪大肆買糧,還秘密派人到外地去買,每天總有夥計揣着向各地農民買樹梢的單據回來。時尚書屋

「什麼?盛祥號還買?他們到底買了多少了?」額爾勒皺緊了眉頭問。時尚書屋
「目前他們不只自己的糧倉滿了,還租借了不少的倉庫存放,屬下粗估了一下,全裝滿的話,最少要一百八十萬石。」
「季祥到底在搞什麼鬼,他囤積那麼多糧,是打算怎麼銷出去?」他總覺得事情不單純,卻又找不出毛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