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3 頁


娘,但也希望妳能獲得幸福,妳爹更不願意將妳嫁給沈二公子,可是……當年妳爹經商失敗,若非沈老爺鼎力相助,讓妳爹能順利渡過難關,樊家便不可能有如今龐大的家業,所以妳爹才會在那時替妳定下這門婚事。這婚事已經拖了兩年,是再也拖不
作者:(孟妮) / 頁數:(3 / 0)

她的親娘早死,爹又娶了二娘,這幾年,她和二娘向來不親。二娘溫婉嫻淑,但對於一個取代親娘地位的女人,她實在無法和她交好,不過,二娘所生的二妹和小弟倒是向來和她親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桔梗,」她輕聲地說:「這就是女人的命啊!」
命?時尚書屋
「妳看這些桃花,不管多美,也只能美上這麼一季,花季過後就紛紛花謝凋零了。女人的一生也是這樣,最美最好的都在這一季的花期盛放,美麗過後,也只能化作春泥。」
二娘嫁來時才十六芳齡,而爹已逾不惑,老夫少妻的,她何嘗不寂寞?一思及此,桔梗也不禁有些動容。時尚書屋
「二娘,妳是在勸我要認命嗎?」她淡然地道。時尚書屋
「桔梗,我雖非妳親娘,但也希望妳能獲得幸福,妳爹更不願意將妳嫁給沈二公子,可是……當年妳爹經商失敗,若非沈老爺鼎力相助,讓妳爹能順利渡過難關,樊家便不可能有如今龐大的家業,所以妳爹才會在那時替妳定下這門婚事。這婚事已經拖了兩年,是再也拖不了了,下個月就得完婚,我……我已為妳備妥嫁妝,絶對不會委屈妳的。」
她愣愣地出神了,一朵桃花隨風飄落下來,打在她臉上,她眨了眨眼,纖指拈起了花瓣。時尚書屋
「命嗎?我該認命嗎?」她輕嘆一聲,神色益發落寞。時尚書屋
「傻孩子,這是自古以來身為女子的宿命啊!」二娘柔聲說道。時尚書屋
「我就不能挑個自己喜愛的人嗎?」
她的聲音極輕極輕,彷彿只有桃花聽到了她的嘆息。時尚書屋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如果時間能停止流動,婚禮永遠不會到來就好了!但那不啻是痴人說夢,桔梗再不願意,也只能無奈地數算着日子的到來。時尚書屋
從窗前看到新砌的綉樓已經建起來了,陽光下,一群群的工人還兀自忙碌着。時尚書屋
把眼光從綉樓移開,看到貼身丫鬟小仙和後院的三個丫鬟吱吱喳喳地談笑着,不一會兒,小仙看到桔梗倚着欄杆在看她,便連忙跑進房裡。時尚書屋
「妳們幾個剛剛在聊些什麼?」她有些懶洋洋的。午後陽光正熾,徒增幾分令人昏睡的慵懶。時尚書屋
「小姐,妳不知道,後院來了個工頭,可好玩了。」
小仙興奮地向主子報告。時尚書屋
桔梗揚起柳眉。「什麼工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叫祥子,原本是拉駱駝的,專走大漠南北,一走就是好幾千里,他和我們講了些各地的趣聞,真是有趣極了!」小丫鬟嘰哩呱啦地喳呼着。時尚書屋
「什麼是拉駱駝?」她被挑起了興趣。時尚書屋
「就是在西北沙漠地區,商隊要從這裡出去到西域和那個……那個什麼地方……對了,去俄、俄羅斯的話,就要靠駱駝商隊幫忙運貨,他就是拉駱駝的領隊。」
她秀眉微揚。「蒙古和俄羅斯?他去的地方還真遠。」
「是啊!小姐,他說走一趟得好幾個月,要走上好幾千里呢!他還說蒙古姑娘熱情爽朗,騎馬射箭的技術比漢人男子還行,而且蒙古人喜歡摔角。」
小丫鬟興奮地轉述她聽來的消息。時尚書屋
「那他怎麼會來這裡?」杭州距離蒙古可不是普通的遠呢!
「他拉貨來杭州,據說在杭州待滿一個月後就要走了。這次為小姐建的綉樓就是他負責的,等蓋好後,他又要往北方去了,好象要去哪……唉!我怎麼想不起來……啊!對了,是包頭。」
小仙偏着頭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正確的地名。時尚書屋
「包頭?」好陌生的地名。時尚書屋
陽光亮晃晃的有些刺眼,她微瞇起眼,視線卻穿過花窗,落在想象中的那個陌生地方。時尚書屋
「小姐……」
小仙的聲音倏地變小了,不知道小姐心裡在想些什麼。服侍大小姐那麼多年了,她知道小姐的性情雖然溫柔,卻極有主見,這次的婚事,一定讓她很心煩。時尚書屋
「小仙。」
「是。」
她乖巧地應了一聲。時尚書屋
「妳去叫那祥子過來,我有些話想要問他。」
桔梗淡淡地交代。時尚書屋
雖然奇怪小姐的吩咐,但她仍連忙退了出去,乖乖地去執行她的任務。時尚書屋

祥子被領到桔梗的面前。時尚書屋
走遍了大漠南北、錦繡山河,他見過各種各樣可愛、可厭、可憎、可人的女子,但在這如詩如畫的江南、在這花團錦簇的桃花林中、在這雕樑畫棟,富麗堂皇的深宅大院裡,一道纖柔的身影竟讓他難得地失了神。時尚書屋
微風吹拂着她的髮絲,如黑緞似的烏亮長髮上簪着翠玉金步搖;她穿著一襲嬌艷的桃色衣裳,袖口和衣襟處用金綫綉着幾朵花,一身絲綢華服的她顯得貴氣逼人;像和闐美玉似的羊脂玉膚,嵌着兩顆盈亮璀璨的眸子,美得像這林子裡的桃花精幻化成人。時尚書屋
他看著她,忍不住心醉神迷起來。時尚書屋
桔梗眼睫輕顫,抬起頭來看著獃立的他,一雙如秋水般清澄的眼眸映着他高大的身影。時尚書屋
祥子愣住了,生平第1次,他似被定了身,只能像個傻子般看著她。時尚書屋
「你叫什麼名字?」原來她還有一副好聽的聲音,嬌嬌甜甜的、軟軟的,讓他的心弦又是一震。時尚書屋
「喂!祥子,我家小姐問你話呢!」小仙好笑地提醒。小姐貌美、氣質又佳,多得是男子看她看得傻眼。時尚書屋
他仍是震驚的,從胸膛裡清晰地傳來他的心跳聲,怦怦地跳着,眼裡只看得到她。時尚書屋
「喂~~」小仙忍不住推了推他。時尚書屋
「啊……有……有什麼事?」祥子吶吶地問,手腳有些無措。時尚書屋
小仙又是一陣忍俊不住的竊笑。「我們小姐問你叫什麼名字。」
「季祥,叫我祥子就可以了。」
他有着黧黑的皮膚、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高大粗壯的身材,穿著一身老舊的青布衫,上面沾了不少塵土。雖是個做粗活的下人,但他渾身上下卻沒有下人身上常見的那種畏縮拘謹的神態,反而顯得精悍幹練,那湛然的眸光晶亮得讓她不安。時尚書屋
「聽說你去過很多地方。」
她輕聲問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