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34 頁


她悵然若失。「最近我常想著花栗子羹的味道,以前常常吃不覺得怎麼樣,現在居然想得厲害……」他不忍她失望,連忙陪笑。「做不出那味道,還是有很多菜可以做的,像是片兒川、叫化鷄,保證和夫人在杭州吃的味道一樣,那味道又香又
作者:(孟妮) / 頁數:(34 / 0)

祥子走後,小林子被帶過來了,他有些侷促不安地看著這個夫人,來到包頭半年多,早就聽說了盛祥號有個美麗非凡的二掌柜,她是季掌柜捧在掌心裡嬌寵着的妻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夫人,妳好。」
一句道地的家鄉口音,讓她展開了笑顏,她問:「你會做花栗子羹嗎?」
他呵呵的笑了。「夫人,小的會做,但是這裡沒有食材,做不來那個味道。」
他接著說:「花栗子羹要用西湖蓮藕做羹,再採用秋季上市的西湖特產的鮮嫩栗子片,再撒上色彩鮮艷的西湖糖桂花、青梅片,還有玫瑰花瓣,藕羹味美濃稠,桂花芳香,色彩絢麗,清甜可口,這些食材缺一不可,少了任何一樣就做不出那種味道了。這裡離杭州數千里,沒有杭州的水,我做不出來那個味。」
「是啊……這裡怎麼會有那種味道。」
她悵然若失。「最近我常想著花栗子羹的味道,以前常常吃不覺得怎麼樣,現在居然想得厲害……」
他不忍她失望,連忙陪笑。「做不出那味道,還是有很多菜可以做的,像是片兒川、叫化鷄,保證和夫人在杭州吃的味道一樣,那味道又香又濃,準讓夫人吃了讚不絕口,可不比杭州的大飯館差。」
她微微一笑,熟悉的鄉音再加上他親切可人的話語,讓她心情大好。「你是什麼時候來到包頭的?」
「小人來這裡不到一年。」
「你離開杭州時,可有發生什麼事?我離開故鄉久了,不知杭州現下怎麼了。」
真想知道自個兒的家人是否安好。時尚書屋
「哎!那可多了,杭州首富樊家的二小姐嫁給了南京首富恭家的大少爺,那個熱閙勁兒喲!嫁妝有幾十車,從南城一直排到了北城,樊老爺還連辦了三天的宴席。」
「哪個樊家二小姐?」樊?熟悉的姓氏讓她揪緊了心。時尚書屋
「就是城北富商樊禮庭府上的二小姐,秀外慧中,人又漂亮,她的閨名是……是什麼來着?對了!是樊可荷。」
可荷?那個甜美可人的二妹?她已經嫁人了?當年自己離家時,她才十二歲,現在已經嫁為人婦了?四年?五年了啊!她離家整整五年了。時尚書屋
「那恭家大少爺是什麼人?」不知二妹嫁得可好?時尚書屋
「這恭大少爺可了不起了,溫文儒雅又知書達禮,只要說起這恭大少爺啊!沒有不豎起大拇指稱讚他的。」
她心裡一寬。「你再說說這樊家的事情給我聽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林子想了想。「聽說樊家大小姐才真是美如天仙,但自從樊大小姐離家之後,樊家老爺就一病不起了。」
當地一聲,剛端起的茶水溢出了茶杯,她有些失神。時尚書屋
小林子嘆了一聲接著說:「就在一年前,樊二小姐出嫁了,樊家老爺精神才好一點。」
說起故鄉,小林手舞足蹈地說著,離開家鄉那麼遠,難得遇到同鄉一時高興,讓他說得口沫橫飛,當她微笑時,他可樂上了天。時尚書屋
講完了各種的軼聞逸事,他又講西湖的水,講南橋做豆腐的林婆婆,講元宵的燈節,講中秋的盛會,講講講,不停地講下去,直到講的人累得口乾舌燥。時尚書屋
她微微一笑。「你別再說了,我有些累了,你先退下去吧!改天再聽你說。」
小林子撓了撓頭,覺得夫人好象從後半段起精神就不好了,但知道自己因為是夫人的同鄉,才能到盛祥號來當夫人專屬的廚子,不用再走街串巷,風吹雨淋地做着小生意,他心裡不禁十分感激。時尚書屋
「是,小的這就下去,晚上為夫人做點我拿手的菜。」
當晚,桔梗被困在一個夢境裡。時尚書屋
「唔……」
她蹙緊了眉,發出模糊的夢囈,不安地翻動着身子。時尚書屋
「桔梗……桔梗……」
祥子一迭聲地喚着她。時尚書屋
他輕輕地搖醒她,當她張開眼睛時,仍是矇矓恍惚。時尚書屋
「妳怎麼了?」他輕輕拂開她汗濕的發。時尚書屋
「我……我作了個夢。」
雖知是夢,她仍是心有餘悸。時尚書屋
他大手一攬,把她像個孩子似地摟在懷裡,低沉沙啞的嗓音安撫着她。「那是作夢,不是真的。」
在熟悉的懷抱裡,她慢慢地從疑懼中平靜了下來。「那夢,感覺很真實。」
「哦?妳作了什麼夢?」是噩夢嗎?時尚書屋
她溫柔地笑了,眼光越過了這片土地,落到了那煙花三月的江南。「我夢到了家裡的那棵大桃樹,還有後山一片桃花林,到了春天,滿山遍野都是桃花,美得跟一幅畫一樣。那時,我們會去西湖踏春賞景,家裡的丫鬟會將一些初摘的梅子醃起來,醃個兩三個月後再吃,那滋味呀!又酸又甜。時尚書屋
「城西有一家糕餅店,專做一種桂花糕,我就愛吃那個味道,還有家裡釀的杏酒,我怎麼喝都喝不醉。冬天到了,我二叔一家會來家裡過冬,一群女孩子就在下雪的日子裡烤着爐火,爐火上烤着橘子皮,空氣中都有橘子的清香。」
他沉默了,她沒有感到他的異常,只是陷在了回憶裡,陷在那無憂無慮的歲月裡。時尚書屋
「我還夢到了我們一家人高高興興地去靈隱寺燒香拜佛,二妹頑皮地把爹的帽子掀起來,那時吹來一陣大風,將帽子吹得好高好高,大家就一直笑一直笑……」
她將整個人都縮在他的懷裡,夢裡的場景一幕幕地浮現腦海。時尚書屋
走了那麼遠,才發覺鄉愁這麼濃、這麼長。時尚書屋
他的手臂輕顫了一下。「妳被什麼驚醒了?」
「我……忘了,一時也想不起來。」
夢裡的老父正拄着枴杖,倚着家門在等着她,斑白的雙鬢,臉上明顯的皺紋,看到他希冀的目光落在前方,喃喃地喊着她的名字,頓時,她淚如雨下。時尚書屋
祥子沒有作聲,只是安慰地輕拍着她,任她在自己的懷裡低泣着。時尚書屋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姊姊,妳看這娃兒長得真好看,長得多像妳。」
可娜嬌笑道。時尚書屋
桔梗低聲哄著兒子,看他笑呵呵的憨樣,不禁微笑了。「我覺得像他爹多一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