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相公好不老實 第 8 頁


是一大筆錢啊!」桔梗聞言一顫,心頭寒意更甚,更加偎緊了祥子,汲取他身上的力量和溫暖。祥子的右手移向了系在腰間的佩刀,刀刃隨時準備出鞘,微瞇着眼,眸中充滿殺機。她渾身顫抖,兩手緊緊地抓着他的衣服,這輩子桔梗從未像現
作者:(孟妮) / 頁數:(8 / 0)

沒多久,一群人策馬從旁狂奔而過,顯然是去追那匹馬了。在火光的照耀下,桔梗看見那群人各個手持刀劍,橫眉豎目,一臉凶殘,顯然絶非善類,而白天看到的那個瘦小男子也在人群之中。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頭子,我看他們大概是跑了。」
「他們跑得可真快,沿路都沒有休息,累得老子追了這麼久。」
「哼!黑天瞎地的,諒他們也跑不遠,大夥再分頭找找。」
「一定要找出來,那小娘子喲……嘖嘖嘖,可是你們從沒見過的天仙美人兒。」
帶頭的是個滿臉糾髯的粗壯大漢,他桀桀怪笑着。「先說好了,那美人兒我要了,等老子玩夠了,再給兄弟們玩,就算把她轉手賣了,那也是一大筆錢啊!」
桔梗聞言一顫,心頭寒意更甚,更加偎緊了祥子,汲取他身上的力量和溫暖。時尚書屋
祥子的右手移向了系在腰間的佩刀,刀刃隨時準備出鞘,微瞇着眼,眸中充滿殺機。她渾身顫抖,兩手緊緊地抓着他的衣服,這輩子桔梗從未像現在這麼害怕過,在這荒山深夜裡,他們的生命恍如懸在一綫。時尚書屋
這群凶惡的土匪就在前方百來步的地方來來回回,火把在黑漆漆的山林中閃爍照耀着,祥子不敢掉以輕心,只是抱著她將身子伏得更低。時尚書屋
直到快天亮時,桔梗已是又困又累,衣服早被夜露浸得濕透,渾身既冷又熱。祥子則像條繃緊的弦,一瞬也不瞬地緊盯着土匪們,背上的汗幹了又濕。他心急如焚,擔心這些土匪再不離去,等天色一亮,他們的行蹤就會暴露出來。時尚書屋
突然又是一陣馬蹄聲響起,只見那一大群土匪又聚集在一起,嘴裡不斷地咒罵著,臉上淨是疲憊和憤怒,他們已經拉回了跑遠的馬車,和另一匹逃走的馬兒。時尚書屋
「他奶奶的,那兩個點子還真的跑了,黑天瞎地的山林裡居然也能讓他們給跑了出去。」
帶頭的土匪火大地吼着。時尚書屋
「大哥,不能再追了,再過去就是官道了,這陣子官府的人查得可緊了。」
「算了,大哥,咱們也不算是沒收穫,你看那一車的貨,可值不少錢哪!」
「就是可惜了那美人兒,嘖嘖嘖……」
在曙光微露之際,一群人終於策馬離去,直到人聲漸遠,山林問又恢復了平靜。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們仍舊屏着呼吸,不敢輕舉妄動,靜靜地蜷縮在草叢裡,直到又過了一個時辰後,確定對方不會再回來了,祥子才抱著桔梗從草叢裡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此時,天色早已大亮,兩人度過了驚心動魄的一晚。時尚書屋
「祥子……」
大劫過後,桔梗因為一整晚又冷又怕,現在仍是顫抖不休。時尚書屋
「沒事了,別怕,他們已經走遠了。」
祥子低聲地哄着她。時尚書屋
她終於放鬆下來,在她最害怕的時刻,是這個男人用體溫溫暖了她,是他用生命保護了她,否則現在的她只怕生不如死。走過生死關頭,她緊緊地抱住他,傳遞着無言的感激,他卻渾身一僵。兩人雖緊緊相偎了一夜,但那是情非得已,雖然當時心頭曾因她溫馨柔軟的身體而心弦顫動,卻也明白那是非常時刻,是不得已之舉。時尚書屋
桔梗在他懷裡低切的嗚嚥著,他心裡一震,湧上難以言喻的溫柔,又向四肢百骸擴散開來,他下意識地也抱緊了她,抑不住心頭的狂跳。時尚書屋
「妳……妳別怕,沒事了,已經沒事了。」
他一聲又一聲地安慰着她。時尚書屋
宣洩完心裡的害怕,桔梗已是疲憊不堪,她原就身體不適,經過一晚的折騰,又吹了一整夜的冷風,現在全身發冷,只覺頭重腳輕,心情才一鬆懈下來,孱弱的身體就往地上一倒……
一雙大手及時攬住她,讓她依附着他高大的身體。時尚書屋
「這裡還不安全,我們得儘快離開。」
說不准會不會又遇上另一夥強盜,現下沒了馬,又是光天化日的,真要是遇上了,恐怕無處可逃。時尚書屋
「我好難受……」
說著眼前突然一黑,她便失去了意識。時尚書屋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意識就這樣昏昏沉沉地飄浮着,她迷迷糊糊的已分不清是夢境還是真實。時尚書屋
她穿過了迴廊、水榭、庭院,這裡是她的閨房,連窗前的桃花都在對她點頭微笑,像在歡迎她的歸來……
沒有荒郊、沒有野店,也沒有漫長得像永遠走不完的路,這裡是她的家啊!她還走回來了。時尚書屋
「桔梗……妳回來了,回來就好。」
二娘哽咽地低泣。時尚書屋
「大姊,妳回來了,二姊,大姊回來了……」
小弟歡欣地叫嚷着。時尚書屋
二妹來了,她已經激動得滿臉淚花,爹也是老淚縱橫,堂妹也來了,嫁到寧波的表姊也回來了,還有小仙、槐花、總管、張嬤嬤都又哭又笑……
她正沉溺在這樣歡快的氣氛中,但在下一瞬間,他們卻又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青翠的遠山在向她招呼,空氣聞起來都帶著塵土的味道,她的身體不舒服極了。時尚書屋
原來,她正趴在一副寬厚的背上,他穩穩地背着她,看著他堅定地踏出步伐,她只能看到他緊繃的側臉,方正的臉上有着堅硬的線條。時尚書屋
他是誰?他要帶她去哪裡?桔梗努力地思索着。哦!是了,他是祥子,那個和她一起跋涉了幾百里路的男人,他為什麼這麼痛苦的樣子,豆大的汗珠順着他的眉不斷滴下,炙熱的體溫也透過衣服傳了過來。時尚書屋
她抬起似有千斤重的手,用衣袖為他擦着汗,他渾身一僵,神色複雜地別過頭看著背上的她。時尚書屋
好累,好乏力,她沒有力氣再張着眼睛了,於是一個恍惚,她又墜入了黑暗中,只覺得耳邊傳來陣陣安撫人心的聲浪。「桔梗,咱們快到了,只要到了城鎮,就能找大夫為妳看病了,妳不會有事的、不會有事的……」
他的聲音聽來好憂愁、好恐懼,沒事的,這一切都是在作夢,她想出聲這麼安慰他,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