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寂寞吸血姬 暗 第 10 頁


視林外的動靜。很多人,年輕力壯的漢子,手執火把,剝剝落落火星濺了一地。他們包圍在我和笙的那棟樓前,卻又膽顫心驚的不敢上前。章岩立在最前面,夜裡有風,他青色的衣裾,似片翻飛的落葉,然而死於鮮艷,無疾而終。他在說:「
作者:暗 / 頁數:(10 / 0)

不知何時,月華透過幽暗的叢林,它冷冷地看著我,趴在地上,一口一口,吞嚥仍帶有惡臭的老鼠鮮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一點笙說得對,首要之選,永遠是先活下去,幾滴臟血,就能夠令我苟延殘喘。時尚書屋
待身體稍稍恢復,我趴在地上,壓着滿地的動物死屍,一動也不想動。時尚書屋
章岩說:「你原來是這樣的一個東西。」
這一刻,我才終於明白,我不過是一個東西,不算人,不是鬼,擠身于茫茫虛無縹緲境域,尷尬侷促,上不着天,下不挨地。時尚書屋
良久,我聽到有人聲鼎沸,同時一道衝天的亮光,在來時的路盡頭輝煌。時尚書屋
我輕躍過去,在密密的繁葉中,露出一角蒼白,注視林外的動靜。時尚書屋
很多人,年輕力壯的漢子,手執火把,剝剝落落火星濺了一地。他們包圍在我和笙的那棟樓前,卻又膽顫心驚的不敢上前。時尚書屋
章岩立在最前面,夜裡有風,他青色的衣裾,似片翻飛的落葉,然而死於鮮艷,無疾而終。他在說:「放火,燒了這樓,連同這一片土地,全部寸草不留。」
眾人潑油點燃,我隱身在林中,只仔細的打量他,一張清秀的輪廓,在熱浪和火花下,已映照出新的眉目,宛轉溫文裡迸生出的激烈,那一縷英氣,於他,是陌生,在我,是熟悉。時尚書屋
這一刻,他就是傑。時尚書屋
隔着樹影人群,我唯覺悲哀無奈,我是不生氣,也不難過,所有的一切,是緣,是命,唯有受之坦然,漠然置之。時尚書屋
義無反顧,斬草除根,人類的感情最黑白果斷,所謂人妖殊途經渭分明,他不會因為我的慈悲而反過來施捨於我。我只是不明白,畢竟我剛剛纔放了他,他怎忍心,唉,他怎忍心。時尚書屋
枯木沸油瞬息點燃,吡樸吡樸地燃成一團,眾人分散成幾簇,跑去點燃周圍的樹林,我緊緊抓着樹幹,一時不想逃開。時尚書屋
這時,章岩還在樓前,他定定地望着已燒成骨架的殘桓斷壁,獨自痴痴佇立。他是否念及了我,撥開所有的道德倫理界域原則,在內心的深處,他是不是存有一絲溫柔情懷,因而戀戀不捨?時尚書屋
我看他慢慢從地上拾起一根樹枝,凝視着枝頭的火苗,良久,聚唇欲吹,可還沒用出力來,火苗卻已自行熄滅了。漫天火光中,眾人驚呼大叫起來,笙披着黑色的鬥蓬,如只妖魅的巨鳥,自空中迎面撲下,一把拉住章岩的衣襟,拖着他躍出人群。時尚書屋
與此同時,轟隆隆樓架坍了一地,我想也不想,飛竄出樹叢緊跟而上。時尚書屋
身下的人群又是一陣大叫,我使足了勁,牢牢追在笙的後面,他雖然行動迅速,可手裡提着個人,到底緩了些,然而我仍是虛弱,始終與他離了一段距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躍上一片山頭,在一個山洞口,他終於扔下章岩,立在一邊,等我追上來。時尚書屋
我匆匆趕到,先過去看章岩,他的頭磕在一聲石頭上,在地上濕了一大片,面色蒼白,一動不動像是暈了過去。時尚書屋
一眼瞥到鮮血,我禁不住立刻喉頭髮癢,縮回手,避得遠遠的。時尚書屋
「怎麼?」笙奇怪:「你真的準備只喝老鼠血了?」他看了看章岩,又轉頭看我,嘴角一抹嘲諷的冷笑:「難道我沒有告訴過你,喝動物血會使你變醜變弱,而醜陋虛弱更令你無法獵食生存。」
他一邊說一邊向章岩走去。時尚書屋
我頓時毛髮皆張,飛身竄過去,阻隔在他們中間。時尚書屋
笙一怔,惱怒:「讓開,你知不知道自己這樣很蠢?」
不論他說什麼,我只瞪着他,也許我這樣的確很蠢,在他眼裡,我就像一個愛上了鷄鴨豬狗的人一樣不可思議。然而我控制不住,只要我還站在這裡,他就別想靠近章岩。時尚書屋
我們相對沉默,惡狠狠雙目交戰,半天,地上的章岩突然呻吟出聲,他醒過來了。時尚書屋
「你怎麼了?」我又是難過又是歡喜,低低地喚他。時尚書屋
他在身後不說話。時尚書屋
笙忽然『咯咯』笑了起來,指着我:「你在做什麼?難道是想要同這個人談情說愛?你以為他真會愛上你,心甘情願地陪你獵食?」
我被他笑得噎住,忍不住回過頭,看了看章岩。時尚書屋
月色下,他睜大了眼,冷冷地看著我。眼睛裡有一絲憤怒,也是傷悲,我被他看得難過,漸漸轉過身去,蹲在他身旁。時尚書屋
「對不起。」
我仍是只會說這一句。時尚書屋
「你殺了我吧。」
他冷冰冰面無表情:「盈盈死了,母親受不住打擊也去了,為什麼你不殺了我,死在你手裡,算我咎由自取。」
我低下頭,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母親一眼便看出你來路不明,若不是我鬼迷了心竅把你帶進門去,就不會引得家破人亡,今天你若不殺我,以後有機會,我還是要抱仇的。」
他怒視我:「你這個妖怪,為什麼要來害我們。」
他還是不肯原諒我,不過笙也說得對,他若肯接受我,以後的日子也是困難,我們畢竟不是一類。一樣的種類,共同的處境,終歸會有通融的辦法。時尚書屋
突然,我的眼睛亮了起來,為什麼我沒有想到過這個方法?也許,章岩可以與我在一起,只要我們成了相同的一類。時尚書屋
我伸出手腕,纖細雪白的一段,在明月下映出光華。時尚書屋
「你想幹什麼?」笙吃驚。時尚書屋
不等他躍過來,我已低下頭去,一口咬在腕上。時尚書屋
鮮血頓時汩汩而出,我自己的血液,濃紅近於黑紫,我將手腕貼在章岩的唇上。時尚書屋
「你瘋了。」
笙罵我,然而他並不上來拉開,他叉腰站在一邊,不怒反笑:「你這個蠢貨。」
章岩也不同意,他拚命掙紮起來,奮力擋開,「你要幹什麼?」他邊躲邊叫:「滾開。」
我使出全力,撲在他身上,壓住他的身體,把傷口裡的鮮血擠進他嘴裡。力氣正一寸一分的流失,我努力着,能擠多少就擠多少。時尚書屋
他終於被嗆住,大聲咳嗽起來,每咳一記,便有我的鮮血從嘴裡噴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