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寂寞吸血姬 暗 第 8 頁


。他看看笙,又看看我,有些奇怪:「二位找誰?」夜色中,我可以看見笙不懷好意的盯着他,淡淡地說:「找你。」從這面看過去,他出奇的像傑,只是更斯文清秀,面色靦腆,缺乏傑的英氣。我沉默不語,目光閃爍,到底過了多少
作者:暗 / 頁數:(8 / 0)

「你找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仍有些奶聲奶氣,看著笙上下打量,並不討厭的樣子。時尚書屋
「我們是來找人的。」
笙柔聲細語,轉過身來,用手一指我:「我的朋友說,她有位故人住在你們這裡。」
「是誰?」小姑娘順着他的手勢看到了我,吐了吐舌頭,又搖搖頭:「我並不認得這位姑娘呢,不知道她要找的那個人叫什麼名字。」
「那個人是個同我一般高的年輕人,濃眉大眼,穿一身青衣,單名一個傑字。」
「那個模樣是我大哥呀。」
她睜圓了眼:「可是他不叫傑,他的名字叫章岩。」
她蹦蹦跳跳跑進門裡去喚人,不一會兒,那個年輕人走了出來。他看看笙,又看看我,有些奇怪:「二位找誰?」
夜色中,我可以看見笙不懷好意的盯着他,淡淡地說:「找你。」
從這面看過去,他出奇的像傑,只是更斯文清秀,面色靦腆,缺乏傑的英氣。時尚書屋
我沉默不語,目光閃爍,到底過了多少年了,世上究竟有沒有輪迴,既然他不是傑,有沒有可能,是他的再世。時尚書屋
「我的朋友說你是她的未婚夫。」
笙一手支着門,一邊眯着眼看他漸漸紅起的耳根。時尚書屋
他是在故意嘲笑他,笙最喜歡如此,周旋調弄如貓捉老鼠,更顯出他從容篤定優越自如。時尚書屋
章岩哪裡受得住這樣的打趣,低下頭不敢看我,「抱歉,你們認錯人了。」
他紅着臉向笙解釋:「我從來沒有見過那位姑娘。」
「你能不能自己向她說明?」笙睨我,唇角斜斜:「我這個朋友可有些痴迷不悟,若不和她理論明白,恐怕她心裡仍會有牽掛,不肯放棄。」
他過來拉我,一直推到章岩面前:「來,不必害羞,你們可以當面說清楚,省得回去後又放不下道不明,整日裡糾纏不清。」
說完,笙走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留下我一個人面對著目光溫和的陌生人,笙只是想絶了我的念頭,可是又怎麼斷得分明,這張臉孔,恍若隔世的宿緣。時尚書屋
「姑娘,你找的那人果然長得很像我麼?」他看著我,有些同情,也有些無奈:「他是哪裡的人氏?我有幾個朋友常年在外經商,也許能幫你打聽一下。」
我搖頭,打聽不到的,那人是他的前身,或只是一場騙局,都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這一雙明淨秀目,連同上翹嘴角的含情,傑刺了我一劍,他會不會疼惜我,諒解體貼關懷。時尚書屋
他被我看得發窘,輕輕問:「姑娘,你在想什麼?」
門裡有人抑聲喚他:「大哥,在外面做什麼呀?」
那個伶俐的小姑娘從門縫裡擠出腦袋,看到我們的樣子,她『咯咯』地笑了,對著哥哥一個勁地眨眼:「在外面傻站着做什麼呀?一齊進來坐坐吧。」
章岩夢醒似地回過神來,「不錯。」
他笑:「姑娘要不要進去坐坐?」
我身不由已,跟他走進門去,很清爽乾淨的一棟宅院,不卑不亢的書香門第,房裡坐著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她看著我,眼裡露出疑問。時尚書屋
「這位是我母親。」
章岩說,他看了看我,不知道如何介紹下去。時尚書屋
「我叫朱姬。」
我說。時尚書屋
「朱姑娘,你請這兒坐。」
章岩慇勤相勸,他的妹妹倒上茶來。時尚書屋
自進門起,那老婦人便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眼底並沒有多少善意,她冷冷地,向我點頭。「請坐。」
然而她凌利的眼神射得我坐不下去,昏黃燈影中,我突然清醒過來,立刻起身告辭。時尚書屋
年邁的老人最具慧眼,也許早已看出我來歷不明,並非善類。時尚書屋
章岩並沒有查覺出不妥,他有些失望,把我送到門口,在門外,仍依依不捨地問:「是不是哪裡怠慢了你?若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千萬不要客氣。」
他的話語懇切,然而真相是最殘酷,我不相信他能盡一切可能,容忍幫助我所有的秘密。時尚書屋
我無精打采地走出巷子,笙已悠閒地等在巷口,見我出來,不由嘲笑:「怎麼樣?你這次是否明白了物以類聚道理,你同情人類,喜歡他,可是他未必能接受你。」
他嘴裡微笑,手上卻轉着根絲繩,紫紅嬌艷的顏色,我看了眼熟,不由一怔。時尚書屋
「不認得了?」笙哈哈大笑:「原來那個小姑娘叫盈盈,果然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嘗到嘴裡比蜜糖還要甜美。」
笑聲中,我突然飛身而起,躍上去,在他面上奮力一抓。時尚書屋
他毫無防備,被一記打得往後倒去,腳尖連點幾次才站穩了身體。面上被我抓出五條血印,只一瞬息間,便回覆光潔平滑。時尚書屋
我滿指血肉,隨即緊跟而上,然而他動作更快,擰身反手摑出,我被一掌打得彈出去,面孔撞在粗糙的牆壁上,亦是血痕遍染。轉回身,他已躍身過來,捏住我喉嚨頂在牆上。時尚書屋
「朱姬。」
他大怒道:「不要以為我造了你,就不能毀了你。」
他伸出手指,變現出尖長的指甲,在我頸上刺出道傷口,立時便有鮮血湧出。時尚書屋
「別以為你擁有了不死之身就可以背叛我,人類殺不了你,我卻可以有辦法令你生不如死,徹夜悲鳴。」
他將指甲頂在傷口裡不讓它癒合,鮮血連續不斷的灑下,漸漸把我的身上衣裳淋濕了一大片。時尚書屋
我被血腥氣激出了利齒,然而身上慢慢無力,在他手裡動彈不得。時尚書屋
他拖着我,一路回到城外的樓裡,將我扔進自己的棺材,俯身下來,冷冷道:「既然勸不聽,就只好讓你得些教訓,吃了苦頭,你才能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不能要什麼。」
我迎面倒在棺材裡,傷口已經複原,可失血太多,全身軟弱無力,眼看他把蓋子嚴嚴的罩上,又聽到釘鎚叮噹,他已將蓋沿牢牢的釘死。時尚書屋
利齒猶在唇邊,我推不開蓋子,只好縮回手等侍,笙想把我關住以示警告,可我也不會原諒他,在棺底,我厲聲喊叫:「笙,除非你不讓我出去,否則我決不會放過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