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寂寞吸血姬 暗 第 9 頁


城外,你這聲音響得連三里外的人都能聽到。」我俯在地上渾身顫抖,母親曾說過萬般受苦,猶以餓死者最為慘狀,皮包瘦骨,滿臉悲慼,雖有口也不能食,在最後的時光裡,一寸一分,宛若凌遲。我在地上哀哀翻滾,棺板內滿是指甲印,
作者:暗 / 頁數:(9 / 0)

「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在外面哈哈大笑:「我們走着瞧。」
也許是不想聽我繼續咒罵,他把自己的棺材抬了出去,關上門,揚長而去。時尚書屋
我漸漸安靜下來,所有的事情在腦中盤旋,盈盈死了,章岩是否已發現?他會不會悲痛大哭?一定會的,像他這麼重情感性的人,感情,是人類的特質,然而我已不可能擁有,但也學不會似笙般的冷漠。我不過是一個矛盾的怪物。時尚書屋
牽掛掙扎很久,遠處傳來鷄鳴,我終於沉沉睡去。時尚書屋
笙將我關了三天,最後一天晚上,我實在忍受不下去,極度的缺血令我肌膚寸寸乾涸,似有無數隻嘴唇在體內喋喋不休,它們遍佈尋覓、鑽探、舔食、撕咬,逐漸令我幾欲瘋狂。我開始拍打狠抓棺板,淒厲狂叫,求笙能讓我出去。時尚書屋
笙在外面聽了很久,直到我聲音嘶啞絶望,他才過來打開棺蓋。時尚書屋
「乖乖。」
他臉上還掛着笑:「幸好是在城外,你這聲音響得連三里外的人都能聽到。」
我俯在地上渾身顫抖,母親曾說過萬般受苦,猶以餓死者最為慘狀,皮包瘦骨,滿臉悲慼,雖有口也不能食,在最後的時光裡,一寸一分,宛若凌遲。時尚書屋
我在地上哀哀翻滾,棺板內滿是指甲印,現在,刻到了棺材外面。時尚書屋
「怎麼樣?」笙無動于衷,吃吃地笑:「知道厲害了麼?你現在是否還在思念那個男人?是不是還想再見他一面?」
他在諷刺我,但我已無力反擊,任由他過來拎起我,帶出房去。時尚書屋
「你只知道太陽和桃木銀刃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卻沒想到吸血也是最根本的生存。」
在走廊裡,他淡淡說:「忘了本又如何配活下去,若是再不醒悟,總有一天,你還是要餓死的。」
說完,他把我推入另一個房間。時尚書屋
我被推得撲倒在地,身後,笙已關了門,他自出去捕食了。時尚書屋
房間裡有人轉過身來,藉著窗外的月光,湊過身仔細打量我。時尚書屋
「是誰?」他驚叫。時尚書屋
「是我。」
我輕輕回一了句,心裡不知是苦還是甜。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人是章岩,笙把他弄來了,我不敢抬頭看他,立刻手腳並爬着縮回暗處,現在的樣子,不說自己也知道,那種恐怖的泛着青筋的皮膚,雪白饑渴的牙齒,我不要他看到我這副模樣。時尚書屋
「朱姑娘!」他更驚,立刻過來扶我:「你怎麼了?」
「我…,沒事。」
我悲哀的道。時尚書屋
笙還是不肯放過我,他非要我親手殺了章岩,以示決心。時尚書屋
「朱姑娘。」
章岩在耳旁嘆氣:「我怎麼會到了這裡,你又怎麼會在這裡?這究竟是什麼地方?時尚書屋
他什麼也不知道,也許笙是把他打暈了帶來的,笙不喜歡獵物在害怕中死去,他非要哄得他們心甘情願,那時的鮮血甘美而微甜。時尚書屋
「別害怕。」
他見我抖抖地不肯開口,以為是受了驚,忙柔下聲音低勸:「放心,有我在這裡,我們想辦法出去。」
這話說得我更難受,他在安慰我,保護我,然而片刻之後,他便是我的口中食。時尚書屋
「你走吧。」
我努力剋制住自己,擠出聲音說:「快些走,走了就千萬別再回來。這…,這裡有妖怪。」
「妖怪?!」他頓時衝口而出:「朱姑娘,你也知道城裡出了怪物?它喝人的血,連盈盈…。」
他說不下去了,我偷偷抬起頭看他,黑暗中,他雙目圓睜。時尚書屋
我們都沉默下來,他以為我不知道,可我看得分明,一滴滴的淚珠自他面上滑落,那雙秀美的眼睛,朦朧得叫人心醉,這一刻,我願意盡我所有的一切,去換取一個平凡的身份,哪怕只有一夜的時間,也好擁着他一同哭泣。時尚書屋
我的手伸到一半,便又返回來,不能碰他,我會控制不住自己。時尚書屋
「不要緊。」
他卻伸過手來拉我,脈搏跳動的地方,緊貼在我的手面上:「我不怕妖怪,我們一起走,我帶你走。」
我再也忍不住,呻吟掙扎,努力躲開他的手臂,抱頭竄到房間的另一角,埋身于黑暗,我大聲尖喝:「滾,快滾,我不要見到你。」
「怎麼了?」他莫名其妙:「你出了什麼事?為什麼不肯和我一起走。」
又努力安慰:「別怕,我們在一起,我不會拋下你不管的。」
他張開手臂過來擁抱我,溫暖的身體裡隱藏着湧動的生命之泉,似一泓碧水圍繞上龜裂的土地,我渾身發抖,拼不住誘惑,突然在他頸上咬了一記。時尚書屋
「啊。」
他震驚,猛的推開我,連連向後倒退。時尚書屋
我支着牆面,慢慢立起身體,月華中,他看得倒吸冷氣,張大了嘴,他終於明白了。時尚書屋
「對不起。」
我只會說這一句。時尚書屋
「你…。」
他也顫抖起來,指着我:「是你。」
我悲哀地看著他,眼色由驚到悟,然而衍生出恨意:「原來,是你殺了盈盈。」
他紅了眼:「想不到,你竟然是這樣一個東西。」
一字字,似一把又一把的尖刀,反覆捅在心口上,一記連着一記,我知道,這傷口,將永遠不可能再痊癒。時尚書屋
當年,傑刺了我一劍,喝罵:「妖孽。」
然而章岩文弱,他用他的溫和文字,在我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他說:「你原來是這樣的一個東西。」
我抱頭狂叫起來,他是否又會說這是鬼哭狼嚎?笙早知道這樣的結果吧,他丟下我離去,是因為明知道沒有他,章岩也會逼我完成所有的決定。時尚書屋
可我還是令他失望,號聲中,我從窗口竄了出去。時尚書屋

第 5章

樓外深黑一片,我慌不擇路,一頭紮入密林,奔跑踉蹌跌跌撞撞,幾次翻倒在地。時尚書屋
最後一次滾在地上,我手指觸到蠕動的動物,一群群毛色灰敗的老鼠從腳下簌簌溜過,我毫不猶豫,抓起一隻塞在嘴裡,那小而醜陋的動物吱吱尖叫,它也有溫暖的體香,粘凋的血液,嚥下去不過幾滴,卻可以暫時緩解我身體裡狂亂的慾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