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第 10 頁


本領哦!」「大姐姐真的可以幫我想法子?」「這事包在我身上,你爹的屍首在哪兒?」「城郊的破廟。」「你帶路。」見她認真的表情,小姑娘終於相信她是真心要幫自己,「謝謝大姐姐,雨兒給大姐姐磕頭。」「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6)

這話立刻引來共嗚,眾人爭相出聲附和,不過有銀子贊助之人一個個比誰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得還快,其他的人見情況不妙,當然也是趕緊落跑。時尚書屋
「你們別急着走,先留下銀子啊……喂……」
眨着眼睛,寒柳月灰頭土臉的
看著眼下空空如也的景況。這算什麼?這年頭難道沒半個人有良心嗎?時尚書屋
算了!就是因為有如此不平之事,她才能行俠仗義,
跳下坐騎,她拉著馬兒來到那位小姑娘前面,蹲下身子,「小妹妹,我跟你一樣同是淪落異鄉,沒有銀子可以幫你,不過我倒是能幫你想法子。」
三天來,這是第1次有人向她伸出援手,小姑娘怯怯的抬起頭看著寒柳月,
目光帶著半信半疑。瞧她生得嬌小柔弱,看起來跟自己一樣需要人家照顧。時尚書屋
「你別小看我,我可是很有本領哦!」
「大姐姐真的可以幫我想法子?」
「這事包在我身上,你爹的屍首在哪兒?」
「城郊的破廟。」
「你帶路。」
見她認真的表情,小姑娘終於相信她是真心要幫自己,「謝謝大姐姐,雨兒給大姐姐磕頭。」
「你先別忙着給我磕頭,我的主意可不好玩,等事成了再謝我也不遲。」

柳月的笑容詭異得令人心底直發毛,那究竟是什麼樣的主意?時尚書屋
懸宕一個月的不安在這一刻終於得到平靜,衛楚風遠遠的看著衣衫襤褸的寒
柳月,雖然她的臉髒兮兮的難以瞧出全貌,可是那雙天真無助的大眼睛卻掩飾不
了她的真實身份,而她身邊跟着一個十三、四歲的小姑娘,衣着同她一樣破舊不
堪,就他得到的消息,這個小姑娘是她好管閒事惹上的麻煩。時尚書屋
「少主,她適合當未來的少主夫人嗎?」符少祈忍不住想藉此提出建言。這
丫頭越來越不像話了,連這種下三濫的騙術都使出來了,若教人知道她是少主看
上的妻子,這實在有損少主的威嚴。時尚書屋
「她哪兒不適合?」
「她竟然打扮成乞丐……這……」
他實在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沮喪,少主
怎麼會看上行為如此怪異荒誕的女子?時尚書屋
「你有更好的主意可以在這兒掙錢嗎?」衛楚風由衷佩服她為達目的不擇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段的精神,這不是出於對她的偏寵才包容她的為所欲為,而是沒有人能夠如此委
屈自己,況且她的目的在於幫人,這更不是常人做得到,再說她還是個姑娘家。時尚書屋
「這……」
摸着頭,他還真想不出來其他的法子。時尚書屋
「你瞧她如此落魄潦倒,難道不想掏出銀子幫她嗎?」
「想……不不不……」
及時清醒過來,符少祈拼了命的搖頭。太可笑了,他
怎麼會對一個女騙子產生憐憫之心?時尚書屋
「我倒是很想幫她。」
「少主這是在助紂為虐。」
「其實你也被她的善行所感動,不是嗎?」
這倒是,見到她的俠義之舉,他的確不能不對她另眼相看,原來她並非一無
是處,可是……「她還是在騙人啊,」
「她是憑自個兒的本事騙人,你行嗎?」
「我……堂堂七尺之軀,男子漢大丈夫,怎麼會幹出這種窩囊不成材的事?」
符少祈越說氣越弱,雖然他瞧不起,可他也明白自個兒沒這等本事。時尚書屋
「別淨在這兒說風涼話,還不送點銀子過去。」
「少主……」
「你別斤斤計較,今兒個她已經夠累了。」
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符少祈卻不敢不從的請示,「十兩銀子?」
輕輕點頭,衛楚風淡淡的交代,「別胡說八道驚嚇到她。」
「小的知道分寸,不敢亂來。」
「你越來越管不住自個兒的嘴巴。」
他苦口婆心還不是為了少主好。符少祈好哀怨的嘆了聲氣,奴才難為啊!
打起精神,他一派從容的走到寒柳月面前,把十兩銀子扔進她捧在手中的碗。時尚書屋
「謝謝公子……謝謝公子……」
寒柳月感動得眼淚都快滾出來了,心裡頭卻
笑得闔不攏嘴,想不到當乞丐這麼好賺。時尚書屋
「你不必謝我,這是我家公子的意思。」
「你家公子?」她好奇的朝四下張望。不知道怎麼的,她腦海竟然浮現那張
既陌生卻又清晰的面孔,雖然不可能是他,可是……
「我家公子路過此地,不忍見姑娘們在此受苦。」
「多謝你家公子關心,淪落至此,我們已是饔飧不繼,受苦乃命該如此,不怨天亦不尤人。」
她說得好蒼涼,教人不由得一陣鼻酸。時尚書屋
不知不覺,符少祈又掏出十兩銀子放進碗裡,等他發現自個兒幹出什麼蠢事,
已經收不回來了,而他只能含恨的咬牙切齒。時尚書屋
「公子的大恩大德,我們沒齒難忘。」
笑意忍不住爬上眉梢,沒想到三言兩
語又多了十兩進賬,她這張嘴巴真是金口。時尚書屋
「那倒不必,你別再出現我就謝天謝地了。」
控制不住一時的口舌之快,符
少祈說出自個兒的願望,當他發覺自己的失言,恨不得咬舌自盡算了。老天爺,
若是讓少主知道,他真的別想活了。時尚書屋
「嘎?」
「姑娘保重,在下告辭了。」
他倉皇的轉身走人,就怕自己再失控一次把身
上的銀子全掏給她,或是再衝口說出了不該說的話。時尚書屋
「他好像不太喜歡我,我可曾得罪過他?」寒柳月喃喃自語皺着眉。可是,
她不記得自個兒曾經見過他,而且她還變裝易容,他是不可能認出她的啊!想不
通,真的想不通,莫非她想太多了?時尚書屋
「柳兒姐姐,好多銀子哦!」雨兒激動的看著碗裡的銀子。時尚書屋
甩去惱人的思緒,她好得意的一笑,「這會兒你相信我了吧!」
「柳兒姐姐真了不起。」
「其實也沒什麼,這還不是得靠那些大發慈悲的善心人。」
面對雨兒那一臉
的崇拜,寒柳月反而不好意思了起來,這種本領說起來也不是多光彩,她連忙轉
移話題,「這會兒我們有銀子可以安葬你爹了,再來該想想如何安置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