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14 頁


月只是放任眼淚越掉越凶。「別哭、別哭,你有困難可以說出來,我們幫你想法子。」「就是、就是!」大夥兒很有義氣的附和胖嬸。搖着頭,寒柳月還是緊閉雙唇。「你是瞧不起我們,不相信我們可以幫你嗎?」「不是、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4 / 0)

也該是不知者無罪,昨兒個她為何不先把規矩說清楚?她是不是存心為難她?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道理啊,她初來乍到,可還沒給人添任何麻煩。時尚書屋
不行、不行,她得想個主意幫自個兒脫困,她最不能忍受餓肚子,當然,更
別說她從來沒洗過碗,沒有體力怎麼應付這些?時尚書屋
正當她忙着想方法,一張和藹可親的面容悄悄靠近,「你叫柳兒是嗎?」
「嗯,你是?」
「你就跟着大夥兒叫我胖嬸,你怎麼還不趕緊幹活?萬一蘭嬤嬤上這兒查看,瞧見你一個碗也沒洗,那可就不好了。」
扭統着手指,朱唇輕顫,她似乎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口,眼睛眨啊眨的,淚
水盈滿眼眶,一會兒,便淅瀝嘩啦的撲簌而下。時尚書屋
「哎呀!你怎麼哭了?」胖嬸驚慌的喊叫聲把其他的人全引了過來。時尚書屋
不發一語,寒柳月只是放任眼淚越掉越凶。時尚書屋
「別哭、別哭,你有困難可以說出來,我們幫你想法子。」
「就是、就是!」大夥兒很有義氣的附和胖嬸。時尚書屋
搖着頭,寒柳月還是緊閉雙唇。時尚書屋
「你是瞧不起我們,不相信我們可以幫你嗎?」
「不是、不是,我不能給你們添麻煩。」
她說得無比真誠,大夥兒見了更是
心疼不已,誓言不畏艱難幫忙到底。時尚書屋
「傻丫頭,大夥兒都是在膳房幹活,互相扶持本來就是應該的啊!」胖嬸這
話說進大夥兒的心坎裡,眾人紛紛點頭附和。時尚書屋
「我……我不會洗碗。」
寒柳月越說越小聲,臉兒紅通通的不敢見人,彷彿
那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時尚書屋
聞言,眾人不禁鬆了口氣,這點小事好解決。時尚書屋
「我們可以教你啊!」
「真的嗎?可是我笨手笨腳,很可能學不來哦!」
「不會、不會,你跟着我們,這很容易。」
不過事實證明,寒柳月確實笨手笨腳,她老是抓不住碗,三番兩次差一點打
破碗,就這樣,她得到在一旁納涼的份,看著大夥兒輪流幫她洗碗。時尚書屋
這個問題解決了,還有另外一個問題。寒柳月突然痛苦的皺着眉抱住肚子,
嘴裡發出似有若無的呻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柳兒,你怎麼了?」
手指頭又纏在一塊,她踟躕半晌,難為情的貼向胖嬸耳邊道:「我肚子疼想上茅房。」
「那還不趕緊去。」
「可是這兒……」
「你別擔心,我會幫你。」
「胖嬸真好,謝謝你!」她激動的給予她一個大擁抱,便開開心心的溜之大
吉。時尚書屋
轉過來又轉過去,寒柳月就是找不到任何一道通往外頭的門,衛家堡大得令
人頭昏眼花,每一條路徑看起來又好相似,她搞不清楚自個兒是否走過,就這麼
繞啊繞,慘的當然是她空空如也的肚子。時尚書屋
停下腳步歇息,她抬手措了措額上的汗珠,兩眼正好對上前方的院落——
「靜幽小築」。時尚書屋
「蘭嬤嬤好像說過這兒是禁地。」
雖然她很好奇,可這會兒沒什麼比添飽肚
子來得重要,想著想著,她聞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時尚書屋
精神一振,她嘴饞的嚥了口口水,然後不自覺的循着香味走進靜幽小築,果
然在亭台裡的石桌上瞧見香噴噴的包子。時尚書屋
「我就知道,我的鼻子最靈了。」
原本就是粗枝大葉的人,寒柳月連想都沒
想就堂而皇之的坐上石椅,大剌剌的享用起來。時尚書屋
「小偷……」
女子突如其來的尖叫聲嚇了她一大跳,寒柳月剛剛抓在手上的
第2顆包子又滾回盤子裡。時尚書屋
「丫丫,不得無禮!」纖柔的男子聲聽起來毫無威嚴,可是丫丫顯然很聽他
的話,她立刻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垂下螓首。時尚書屋
瞪着從樹叢爬出來的一男一女,寒柳月一時半刻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雖然
她正在享用人家的食物,可是她沒想到會遇見人。時尚書屋
「你好!」男子今年十五,卻有着小孩兒的天真稚氣,他是衛楚風同父異母
的弟弟衛延慶。時尚書屋
「不好,我快餓死了。」
除了有目的的欺騙,她喜歡也擅長說更心話。時尚書屋
似乎很開心有人看上他的點心,他笑着道:「那些包子你全拿去吃。」
「謝謝!」這會兒不必客氣了,寒柳月一手一個,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時尚書屋
「你多久沒吃了?」衛延慶大驚小怪的走進亭台坐在她對面。時尚書屋
「我記不得了,昨晚品嚐過杭州佳餚之後,我就再也沒吃了,差不多有六、七個時辰了。」
她不是貪吃,只是一餐也不能少。時尚書屋
「嘎?」
沒三兩下,她就已經解決掉所有的包子,還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唇瓣,「這包子真好吃,不過若能配上一碗豆腐腦,再來串糖葫蘆,那就更棒了!」
「你……還吃不夠?」若像她這樣一口氣吃五個包子,他肯定會撐得走不動。時尚書屋
「我可以一次吃十個包子加上十豌豆腐腦。」
張着嘴,衛延慶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帶給他的驚奇實在太多了。時尚書屋
「這沒什麼大不了,我還見過有人一次可以吃十碗飯加上十碗豆腐腦。」

的師兄弟們哪個不是大胃王。時尚書屋
「真的?」
「這世上無奇不有,多見不怪,少見多怪。」
「你去過很多地方?」
「上至汴京,下至杭州,我去過的地方可多着呢!」
「外頭是不是很好玩?」
「外頭不但好玩,還有很多好吃的東西。」
兩眼發亮,衛延慶壓抑不住內心的渴望,「我好想看看外頭長什麼樣子。」
「你不知道外頭長什麼樣子?」
「打從我有記憶,我就不曾見過外頭的世界。」
他越說越落寞,他也不清楚
發生什麼事,只知道五歲以後,他和娘就一直住在這兒,娘不喜歡他離開靜幽小
築一步,還告訴他外頭的世界是多麼險惡,有一天他好奇的偷溜出門,娘竟然上
弔自殺,所幸丫頭及時發現救了她,從此他安於這塊小小的天地,除了偶爾陪娘
在堡裡四處散步,雖然娘一年前病逝了,他還是不敢走出這兒。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