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15 頁


頭,他不放心的再一次確認,「你真的願意帶我出去?」「你若找得到通往外頭的門戶,我帶你出去當然不是問題,不過我們先說好,你可別想靠我吃喝玩樂,我身上沒銀子哦!」「我有銀子。」他轉身拉了拉丫丫,「你去把銀子拿出來。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0)

「你身體有毛病嗎?」一個人成天關在屋內不出門不是見不得人,就是禁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起風吹雨打的藥罐子,她看他比較像後者。時尚書屋
「不是,我……我不敢出去,我怕外頭有壞人。」
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寒柳月不可思議的道:「你是三歲小娃兒嗎?」
「我……你難道不怕壞人嗎?」他好委屈的嘟起了嘴巴。時尚書屋
「不怕,壞人還比較怕我,我帶你出去,我來保護你。」
她說得很有義氣,
卻不見可信度。時尚書屋
「你……保護我?」她看起來跟他一樣弱不楚風。時尚書屋
「你別瞧不起我,我的本事可大着,我表演一段給你瞧瞧。」
隨即她站起身
走出亭台,飛身躍上屋檐,然後又旋身一躍飛落而下。時尚書屋
瞧他看得目瞪口獃,她神氣的揚起眉,「怎麼樣?」
回過神來,他熱情的拍手鼓掌,一臉崇拜的說:「你好厲害哦!」
「相信我可以保護你了吧!」
用力點點頭,他不放心的再一次確認,「你真的願意帶我出去?」
「你若找得到通往外頭的門戶,我帶你出去當然不是問題,不過我們先說好,你可別想靠我吃喝玩樂,我身上沒銀子哦!」
「我有銀子。」
他轉身拉了拉丫丫,「你去把銀子拿出來。」
「這……」
「快去啊!」
「是,三爺!」看了寒柳月一眼,丫丫匆匆的進屋取來銀子,把銀子交給衛
延慶的同時,她忍不住一問:「三爺,你真的要出去嗎?」
「你不讚成嗎?」他擔心的看著她。她若不答應,他的希望就要落空,因為
沒有她在身邊,他不會去任何地方。時尚書屋
「不不不,我很高興三爺終於肯出去走走,我是怕你不習慣人群。」
「她說要保護我,我就不怕了。」
三爺,我們連她是誰都不知道。「丫丫提防的睨了寒柳月一眼。時尚書屋
人家都這麼說了,寒柳月當然是自動自發的先行介紹自己,「我叫柳兒,是新進府的丫頭,那你呢?」
「我叫衛延慶。」
「衛……你怎麼也姓衛?你和衛家堡是什麼關係?」
「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摸了摸頭,衛延慶自個兒也糊里糊塗,「我也不知道從何說起,以後我再慢慢說給你聽,你先帶我出去好嗎?」
「沒問題,我們走唱!」雖然她生性好奇,可也不能強人所難,反正來日方
長嘛!
每天這時,衛楚風已經在去鏢局的途中,可是今日跳上坐騎時,突然有個強
烈的念頭逼他改變一貫的步調。時尚書屋
柳兒今日第1天上工,不知道她是否安好?雖然她從小接受武學訓練,幹起
任何粗活都不成問題,可她畢竟是在家人和師兄弟的寵愛下長大,除了練武,什
麼苦頭也沒吃過,這會兒教她適應丫頭的身份大概都很難為她了,何況是那些下
人的活兒?時尚書屋
此時此刻,他若不見到她的人就難以安心,於是,問清楚寒柳月身在何處,
他便一路尋着佳人而去。時尚書屋
「少主要上膳房找寒柳月?」符少祈亦步亦趨緊跟着他。時尚書屋
「她很可能把膳房搞得烏煙瘴氣。」
「這事交由蘭嬤嬤處理就好了,少主用不奢親自監督。」
顯然不喜歡他的用詞,衛楚風微蹙了一下眉頭,語氣平和卻有一種不容置喙
的威嚴,「你記住,她不是犯人。」
「是。」
雖然不明白少主把她弄進衛家堡當丫頭的用意,但他確實暗暗慶幸,
這下子總算有機會好好調教她了,她是未來的少主夫人,理當多學點規矩,否則
將來如何服人?他刻意把雨兒從她身邊弄走,就是不希望有人幫她,壞了他的如
意算盤,如今看來,事情恐怕不會太順利了,少主本身就是個麻煩。時尚書屋
「我不管你心裡在打什麼主意,你別嚇跑她。」
「我不敢。」
「知道就好。」
膳房近在眼前,符少祈忙不迭的攔住他的去路,「少主若想見她,我可以把人帶過來,少主何必親自走一趟膳房?」
「不行嗎?」
「不是、不是,少主想幹什麼都可以。」
「那就別擋路。」
可是符少祈還是堅持站在原地不肯退開,而且坦白道出自個兒的看法,「這實在有損少主的威嚴,我以為不妥,請少主三思。」
「你應該知道,我不喜歡你太多意見。」
「可是……是。」
猶試圖說服他,可衛楚風凌厲的眼神一掃,符少祈還是識
相的退到身後,隨着地來到膳房。時尚書屋
原本熱熱閙閙的膳房因為大人物的來到,頓時噤若寒蟬,每個人紛紛低下頭,
心裡頭忙着揣測出了什麼事。時尚書屋
「少主來這兒不知有何吩咐?」膳房的管事趕忙趨前一問。時尚書屋
不發一語,衛楚風一一看過眾人,可卻不見佳人的身影,他的眉頭不自覺的
深鎖,一旁的管事瞧不明白,急得冷汗直冒,所幸符少祈出聲解圍。時尚書屋
「新來的丫頭呢?」
「她去茅房,大概是吃壞了肚子。」
「怎麼會吃壞肚子?」
「我也不清楚。」
「你馬上派人把她找回來……」
「不必了,她總會回來。」
衛楚風打斷道。時尚書屋
「她一回來,我立刻請她去見少主。」
管事趕緊表示。時尚書屋
「我等她。」
丟下話,衛楚風便轉身走出膳房。時尚書屋
「符爺—這該怎麼辦?」管事不知如何是好的看著符少祈。時尚書屋
嘆了聲氣,他有些無奈的道:「還能怎麼辦?等啊!」
明月已經高掛天際,倦鳥方纔姍姍而歸。不到一天的工夫,寒柳月就帶著衛
延慶主僕把杭州城最熱閙的地方摸透了,若是再給她幾天的時間,她一定可以讓
他們玩遍整個杭州城,而這一天下來,她也成了這對主僕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時尚書屋
「柳兒,今天我玩得好開心,真的謝謝你。」
衛延慶的臉上第1次不見蒼白
之色,他的面頰還因為一天的玩樂紅通通的。時尚書屋
「彼此彼此,我也玩得非常開心。」
吃喝玩樂樣樣都有人付錢,她怎麼能不
開心呢?時尚書屋
「這麼說,你還會再帶我出去是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