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16 頁


有他派得上用場的地方,衛延慶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直線。「你別笑,過幾天我就會把這兒摸得一清二楚。」她不服氣的抬起下巴。「我等着,丫丫,你送柳兒回去吧!」「是。」丫丫拉著她沒幾個彎就到了吟風小築。「好近哦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0)

「這是當然,我若走得開身,你想上哪兒我都奉陪到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不但慷慨,而
且對任何事物都很有興趣,帶他出去玩太有成就感了,她何樂而不為?時尚書屋
「這是你說的,不可以忘了哦!」
「不會、不會,我比你還貪玩,若有機會,我豈會放過?」
「我們勾勾手。」
「你真像個小孩子。」
不過,寒柳月還是順着他的意思勾勾手。時尚書屋
「那你可以偶爾來靜幽小築看我嗎?」
「當然可以,不過你記得要準備幾個包子給我當點心哦!」
「你愛吃幾個包子,我就讓丫丫給你準備幾個。」
「行了、行了,我得走了,明兒個五更之前我得起來洗碗。」
手一揮,她轉
身想走人,可是沒幾步路,她又折回頭,「我忘了一件事,這個衛家堡實在是太大了,我轉得頭都暈了,你知道如何走回『吟風小築』嗎?」
終於有他派得上用場的地方,衛延慶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直線。時尚書屋
「你別笑,過幾天我就會把這兒摸得一清二楚。」
她不服氣的抬起下巴。時尚書屋
「我等着,丫丫,你送柳兒回去吧!」
「是。」
丫丫拉著她沒幾個彎就到了吟風小築。時尚書屋
「好近哦!」寒柳月不好意思的摸着頭。時尚書屋
「我們走的是捷徑,等會兒我走回去時會沿路留下記號,你跟着記號就很容易找到靜幽小築,記得,別告訴任何人你去過那兒,更別說你見過我們。」
「為什麼?」
「這事你慢慢就會明白,我走了。」
蹙着眉,寒柳月沉思的走回房裡。這兒是不是藏了什麼秘密?若是她那位好
姐姐,號稱揚州最聰明的女子君戀星在這兒,肯定可以想出這其中的關聯……
「這兒的丫頭還沒有人第1天幹活就閙失蹤。」
聞言全身一僵,寒柳月動也不敢動一下,他何時站在她身後?時尚書屋
「你……少主為何在我房裡?」不知怎麼的,她感覺到一股異於往常的氣息,
燃燒着狂野,充滿着掠奪,她的心怦怦的跳得好慌亂。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知道你都是這麼背對著人家說話,還是因為我的關係?」雙手分置她
兩側,衛楚風往前更貼近她。時尚書屋
深呼吸,她硬着頭皮轉身面對他,可當四自相接的那一刻,她彷彿回到初次
相遇,她撞進他懷裡,當時他也是用如此火熱的目光和霸道的氣息抓住她,她快
喘不過氣來了。時尚書屋
慌亂的垂下眼帘,她害怕這種感覺,好似掉入流沙,她越想掙扎就陷得越深。時尚書屋
長指溫柔的撥整她紊亂的髮絲,他的口氣卻咄咄逼人的不容她閃避,「這一天,你都去了哪兒?」
「我……我肚子餓,出去找東西吃。」
這是事實,她不算說謊,可是……不
安的扭絞着手指,她總覺得好心虛。時尚書屋
「你用了一天的時間找東西吃?」
「這兒好大,我搞不清楚東西南北,找了好久好久,好不容易出了衛家堡,所以一上了街,就忘了時間。」
「你在膳房幹活,膳房多得是食物,你何必捨近求遠?」
「蘭嬤嬤罰我不可以吃早膳,我哪敢在膳房找東西吃?」
「蘭嬤嬤為何罰你不能吃早膳?」
「我沒在五更之前起床幹活,我又不是存心偷懶,人家一天沒睡五個時辰就是沒法子清醒過來啊!」她越說越委屈。時尚書屋
「我說過了,你若有困難可以找我。」
態度終於緩和下來,他就是不忍心見
她不開心,即使那是裝模作樣。時尚書屋
「我哪敢為了這點小事麻煩少主?」
「你是不想麻煩我,還是想躲我?」
「我……我為何要躲着少主?」他好厲害,她是有這個念頭,可是還沒表現
出來,他怎麼會知道?時尚書屋
「我不喜歡你躲着我。」
「不……沒這回事!」
「那你為何不看著我?」
「這不是看著你嗎?」她勇敢的抬頭迎向他,可是當視線糾纏的那一剎那,
她後悔了,他深不可測的眸子似乎看穿她的靈魂,她像是落入陷阱的獵物,只能
任他宰割再也逃脫不了。時尚書屋
「你知道自個兒說謊的時候喜歡玩手指嗎?」
「有嗎?」視線不安的往下移去,她的手指頭果然纏在一塊,可是,她怎麼
從來不知道自個兒有這樣的習慣?時尚書屋
「你不適合說謊,你太粗心了。」
「我……也是這麼覺得,我比較喜歡說實話。」
「那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何躲着我嗎?」
「我沒躲着少主,我只是不想對少主有非分之想,少主宅心仁厚,任何姑娘都會情不自禁喜歡上少主。」
唇邊漾起淡淡的笑意,他輕柔的說:「我容許你對我有非分之想。」
「你是少主,我怎能……等等,你剛剛說了什麼?」她眼睛瞪得像鋼鈴似的。時尚書屋
他的笑意更深了,「你可以喜歡上我。」
這……是什麼意思?她傻呼呼的張着嘴。時尚書屋
「不過,我還不曾聽過有人說我宅心仁厚,倒是冷酷無情常有耳聞。」
眨了眨眼睛,她有些摸不着頭緒的道:「他們是不是搞錯了?」
指腹輕輕滑過她的下巴,他說得雲淡風輕,「沒有,我只對一個人仁慈。」
「嘎?」
「從今以後,你要好好認識我。」
他的命令好溫和,卻教人不敢漠視。時尚書屋
這下子寒柳月又傻住了。她越來越糊塗了,他今兒個是怎麼回事?淨說些奇
奇怪怪令人心慌意亂的話!
「我知道你好動,靜不下來,你若想出去,我可以帶你出去,萬萬不可一個人擅自行動,否則大夥兒為了找你又要不得安寧了。」
左等右等,遲遲見不到她,
他還以為她被膳房的活兒嚇跑了,可是她沒帶走行囊,他只好派人四處搜索,搞
得人仰馬翻,誰也不好受。時尚書屋
她怔怔的點點頭。他……怎麼好像很瞭解她的樣子?時尚書屋
愛憐的撫着她的青絲,他體貼的問:「晚膳用過了嗎?」
搖着頭,她微啟朱唇痴痴傻傻的看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時尚書屋
「你等會兒,我讓膳房幫你準備吃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