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19 頁


擔心,好幸福哦!等等,好香的味道,這是……烤鷄,還有,她最愛吃的蒸餅。急急忙忙的爬起身,她循着味道下了床,一路從內房來到外廳,桌上不但有烤鷄和蒸餅,還有白蟹、青蝦、海鮮頭羹……全是她喜歡吃的,棒獃了!垂涎
作者:待考 / 頁數:(19 / 0)

「話也不是這麼說,她的規矩還是得勞蘭嬤嬤費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我如何管教?」她傷腦筋的皺起眉頭。時尚書屋
「你就把她當成未來的少主夫人管教,這樣明白了嗎?」
嘴巴張得好大好大,蘭嬤嬤似乎嚇壞了,這是在開玩笑嗎?時尚書屋
驀地,神情變得好嚴肅,符少祈厲聲警告,「我說的話你得擱在心裡,一句也別說溜嘴,知道嗎?」
她能不知道嗎?蘭嬤嬤很用力的給他點點頭,不過,她還是摸不着頭緒,這
對她老人家來說太複雜了!
翻了一個身,寒柳月綻放出甜美的笑靨,雙眼捨不得張開。時尚書屋
這一覺睡得實在是太舒服了,她一點也不想醒來,這幾天她夜夜做噩夢,每
個噩夢都是沒早膳可吃,然後是成千上萬沒清洗的碗盤將她團團圍住,她就在害
怕當中汗流浹背的驚醒過來,這一刻,她再也不必為這些擔心,好幸福哦!
等等,好香的味道,這是……烤鷄,還有,她最愛吃的蒸餅。時尚書屋
急急忙忙的爬起身,她循着味道下了床,一路從內房來到外廳,桌上不但有
烤鷄和蒸餅,還有白蟹、青蝦、海鮮頭羹……全是她喜歡吃的,棒獃了!
垂涎的嚥了口口水,她正準備伸手取食,突然憶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全身
寒毛一豎,「我不是在……」
「怎麼不吃?我想你一定肚子餓了。」
抖了一下,她轉身看著坐在榻上的衛楚風,他深沉難懂的目光緊緊瞅着她,
彷彿要將白晝吞噬的黑夜,令人好慌、好亂。時尚書屋
「我怎麼會在這兒?」他身旁的几案上擱着一本書卷,可見他一直坐在那兒
看書,而她卻渾然未覺。時尚書屋
「我怕你着涼,所以送你來這兒。」
一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她想故作輕鬆卻又笑不出來,「你……少主是怎麼送我來的?為何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我瞧你睡得好沉,想必是累壞了,還有你太輕了,抱你來這兒很容易。」
嗚!她好想哭,她的醜態豈不是全教他瞧見了嗎?撐住虛軟的身子,她有氣
無力的問:「這兒是哪裡?」
「我的房間。」
這是一次更致命的打擊,她張口結舌嚇傻了。時尚書屋
「你在這兒想睡多久都不會有人打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無庸置疑,可是問題不在這兒,這太丟臉了,她剛剛還在他的床上磨贈,怎
麼也不願意起來……想到這兒,她不禁臉紅。時尚書屋
「你在這兒睡得還習慣嗎?」
老天爺,她都已經抬不起頭,他還問及如此令人羞於啟齒的事,不過,她還
是得硬着頭皮回答。時尚書屋
「謝謝少主,我睡得很好,少主是怎麼發現我的?」
「我瞧見你把掃帚丟在假山外頭。」
原本他是準備出門,可雙腳不知不覺的
就往花園走去,他越來越管不住自己,見她的慾望強烈的衝擊着他,就是一眼也
好,豈料這一眼就鎖住他的人。時尚書屋
他沒法子把她一個人扔在那兒,呵護她是如此天經地義,即使深知抱著她一
路走到落月小築實在不妥,也明白看著她躺在自個兒的床上就再也走不開身。時尚書屋
「我不是故意偷懶,我只是想歇會兒再來掃也是一樣,反正風一吹,又是落葉遍地,永遠沒有掃完的一天。」
「我沒有責怪你。」
「嗄?」
「以後你想歇息就上我這兒。」
周身顫抖,她螓首低垂,芳心激蕩不已,「少主真愛說笑。」
「我不會說笑,你瞧不出來嗎?」
喝!寒柳月驚惶失措的瞪着就在眼前的衛楚風。他怎能不動聲色的走近她?時尚書屋
「我又嚇到你了嗎?」
「沒……沒這回事!」為什麼他總能看透她?時尚書屋
「你在發抖。」
「我覺得這兒有點冷。」
伸手將她摟進懷裡,他低沉沙啞的詢問,「這會兒還冷嗎?」
「不、不冷了!」她卻全身僵硬得像根木頭,鼻腔充斥着他的味道,那味道
有着他的陽剛、霸氣,她的思緒在昏眩。他的唇宛若春風拂過她的髮絲,「放輕松點,你不用害怕我。」
「我、我沒有害怕,少主可以放開我了。」
「以後別再喊我少主,叫我楚風。」
「這……不妥吧!」
拉開他們之間的距離,長指輕輕碰觸她紅潤的唇瓣,他的聲音好溫柔卻有着
不容反抗的霸道,「我說可以就可以。」
好像着了魔似的,她不自主的輕柔吐出,「楚風。」
「我喜歡你喊我的名字,真好聽!」他推着她坐了下來,「你該用膳了,否則飯菜就要涼了。」
「我怎麼可以跟少……跟你一起用膳?」
「你要記住,在你面前我是衛楚風,不是衛家堡的少主。」
點了點頭,她動手享用眼前的美食,她不想管自個兒為何抗拒不了他,當下
把肚子填飽比較重要。時尚書屋
長這麼大,寒柳月還是第1次嘗到失眠的滋味,而且還是為了一個男人,這
個罪魁禍首正是衛楚風,因為他怪里怪氣的轉變,導致她有種逃脫不了的惶恐。時尚書屋
她心煩氣躁難以平靜,原本他離她好遠,如今卻近得唾手可得,她發現他越
來越吸引自己,他不再只是一次又一次幫助她的恩人,他還是傳聞中的冷麵諸葛,
更是令姑娘傾心的翩翩公子,她怎麼可能不對他動心?時尚書屋
她從來沒有如此慌亂、害怕過,腦海裡全是他的身影,她覺得自個兒再不呼
吸點清新空氣就會喘不過氣來,就這樣,她走進夜色當中,不知不覺走到了靜幽
小築,沒想到衛延慶一見到她竟然哭了。時尚書屋
「你哭什麼?」寒柳月怔怔的瞪着他。時尚書屋
「三爺是因為太高興了。」
丫丫掩嘴一笑。時尚書屋
像個小孩子用手背揉了揉眼睛,衛延慶眼眶含淚不好意思的說:「我不敢相信你真的來看我。」
「我不是答應過你嗎?」
「我怕你忘了。」
「你少瞧不起我,我最重承諾了,答應的事怎麼可能忘了?」
「我知道了,以後再也不會懷疑你,你別生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