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第 2 頁


雖然是館主寒逸遠收的最後一名徒弟,卻最受賞識,寒逸遠甚至有意收他為義子,不過卻被他給婉拒了,有道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又何必多那一道程序?「我……嗚……」看著向來最袒護自己的小師弟,她不但控制不住眼淚,但
作者:待考 / 頁數:(2 / 36)

可是她又不善於照顧它們,它們的下場通常是死路一條,所以爹爹管她的銀子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向是特別計較,就是不希望她浪費。時尚書屋
「老天爺送給我的咩!」寒柳月不慌不忙的把錢袋塞進衣襟裡。時尚書屋
「有這麼好的事?」
「事實不是已經擺在眼前了嗎?」不理他,她逕自走進揚州最大武館——
「威震四方」,寒仲岳趕緊跟上前。時尚書屋
不遠之處的樹下,衛楚風將一切靜靜的收入眼底,他的目光深奧難懂,教人
看不透他此刻正在盤算什麼,過了半晌,他瞧了門匾上的「威震四方」一眼,便
收妥玉珮轉身而去。時尚書屋
第1章

坐在花園涼亭的凳子上,寒柳月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得好淒慘,任誰瞧了
都會好心疼,直想將她摟進懷裡輕聲安撫。時尚書屋
「大師姐,你怎麼了?」在威震四方,李慕鴻雖然是館主寒逸遠收的最後一
名徒弟,卻最受賞識,寒逸遠甚至有意收他為義子,不過卻被他給婉拒了,有道
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又何必多那一道程序?時尚書屋
「我……嗚……」
看著向來最袒護自己的小師弟,她不但控制不住眼淚,但
遇越哭越大聲,越哭越心酸,話卡在喉嚨裡,難以成句。時尚書屋
「不哭不哭!」好像她不是個早該論及婚嫁的十八歲姑娘,而是個三歲小孩,
李慕鴻安撫的拍着她的背,「告訴我誰欺負你,我替你作主!」
吸了吸鼻子,直到抽泣聲漸漸緩和下來,她咬着下唇,扭絞着手指,彷彿天
塌下來似的說:「我的銀子不見了!」
「哪個不要命的傢伙敢偷你的銀子?」
搖搖頭表示不知道,她娓娓道來,「我記得在看街頭賣藝時,明明還瞧見荷包,可是到了奇珍苑。就找不着了。」
「這麼說,肯定是有人趁你看熱閙時把荷包偷走了。」
嫩紅的唇瓣微微顫抖,寒柳月的眼淚似乎又要奪眶而下氾濫成災。時尚書屋
「別哭,錢財乃身外之物,丟了就算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可是,我就買不到那把月見刀了,今兒個是奇珍苑的大當家給我的最後期限,明兒個他就可以不顧情義,把它一買給別人了!,」
「什麼月見刀?」
「你一定不會相信有這麼高貴優雅、鋭利無比的彎刀,柄上鑲了一塊形似月牙兒的玉雕圖騰,奇珍苑的大當家便為它起名月見刀,相傳來自波斯。」
「你很喜歡那把月見刀?」
「倘若不喜歡,我何苦省吃儉用,連吃塊萬家蒸餅都得斤斤計較?」誰都知
道她最愛吃蒸餅,尤其是萬家蒸餅。時尚書屋
「我送你。」
驚異的怔了一下,她隨即不相信的搖着頭,「你別逗我開心了,那把月見刀不是幾兩銀子就可以得手。」
「我有銀子。」
除了師父,沒有人知道他是杭州最大米商李家的三公子。時尚書屋
話說他十二歲那年,隨爹娘北上汴京,路上遇到搶劫的盜賊,雖然幸逢受邀
率領徒弟前去江寧舞龍舞獅的師父解圍,他卻也受到驚嚇,從此小病不斷,爹娘
用了相當多珍貴的藥材想改善他虛弱的身子,卻始終不見成效,後來經由算命先
生指點,爹便將他托給師父,藉由練武幫他強身,幾年下來二身的書卷味雖然未
脫,卻見英氣煥發,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時尚書屋
「你怎麼會有銀子?」
「我爹娘每回上這兒來看我,都會為我準備一點銀子。」
「小師弟好幸福,我爹娘都不肯給我銀子。」
爹爹小氣,娘親又全憑爹爹作
主,她想要銀子還不如靠自個兒「掙」來得快。時尚書屋
「我帶你去奇珍苑。」
「這……我怎麼可以用小師弟的銀子?」
「我說可以就可以,走!」李慕鴻直接拉著她的手往外頭走去。時尚書屋
奇珍苑——聽起來像是一個擁有來自各地珍貴稀奇玩物的地方,就某一方面
而言,確實如此,不過除了來自海外、邊疆的珍珠寶石、生活用品、裝飾品、藝
術品和姑娘家的珠飾花鈿,這兒還有活蹦亂跳的飛禽走獸,斗大的鋪子有了它們,
可想而知多麼熱閙非凡,然而看起來卻又相當雅緻,大概是主人有一雙巧手吧!
握著覬覦許久,如今終於到手的月見刀,寒柳月輕快的走出奇珍苑。時尚書屋
「大師姐,你常來這兒嗎?」李慕鴻亦步亦趨的尾隨在後。時尚書屋
「揚州可有比這兒更好玩的地方嗎?」她不答反問。時尚書屋
「這……」
摸着頭,他還真是想不出來。時尚書屋
「除了這兒,我還真不知道無聊的時候可以上哪兒打發時間。」
「可是,那個大當家看起來陰陽怪氣的,大師姐還是離他遠一點好。」
他並
不是第1次陪她來這兒,可卻是第1次見到這兒的大當家。時尚書屋
「我瞧他很好啊!」就是粉味重了點,沒有男子氣概。時尚書屋
「大師姐……」
突然抓住李慕鴻的手,寒柳月好尷尬的道:「小師弟,我……突然內急,你自個兒先回去,我進去借個茅廁隨後就來。」
「我在這兒等大師姐。」
「不好、不好,這多難為情啊!」她羞赧的推了推他,「你別當我是三歲小娃兒,我不會掉進茅坑,你放心,很快我就會跟上你了。」
「那,大師姐自個兒留心了。」
「我知道。」
滑溜的腳步一下子就轉進奇珍苑,寒柳月終於擺脫礙她「錢途」
的李慕鴻。時尚書屋
「雲蕭哥哥!」她一臉天真無邪的來到奇珍苑的大當家金雲蕭的面前,他正
忙着撥打算盤,核算自己應該付多少酬金給她……酬金?這個說法不完全正確,
一開始,這個丫頭只是先削他的價錢,再教他以原價賣給她帶來的買主,她則從
中賺取差價,久而久之,她連削價都免了,她帶來的買主每成交一件貨物,他就
得付她一筆酬金,他可以不給嗎?不,她眼睛一眨,淚珠淅瀝嘩啦滾滾而下,她
會教他嘗到「人神共憤」的滋味。時尚書屋
「你連自個兒同門師兄弟的銀子都算計,不怕遭天打雷劈嗎?」自從開始他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