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20 頁


歸,不過笑得最開心的人卻是衛延慶,從來沒有人肯陪他玩遊戲,因為娘不喜歡他像個野孩子,同父異母的哥哥弟弟們也不跟他往來。「謝謝你!」衛延慶一臉嚴肅的道。「這是為什麼?」她才要謝謝他,讓她今晚掙了不少銀子哩!
作者:待考 / 頁數:(20 / 0)

甩了甩手,她不以為然的道:「我才不愛生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讓丫丫幫你準備包子。」
「不必了,我什麼也不想吃,你這兒有什麼好玩的東西嗎?」
「好玩的東西?」
「像是毽子……對了,我們可以比賽踢毽子,看誰踢得久,輸的人必須給贏的人一兩銀子,怎麼樣?」
眼睛一亮,衛延慶興高采烈的拍手,「好好好,不過,我這兒沒毽子。」
「我有!」丫丫興奮的接話。時尚書屋
「你趕緊去拿來。」
「是,三爺!」
當丫丫回房取毽子的時候,寒柳月笑着提出警告,「你最好把銀子準備好,我可是踢毽子高手哦!」
事實證明,她果然是踢毽子高手,她的荷包當然是滿載而歸,不過笑得最開
心的人卻是衛延慶,從來沒有人肯陪他玩遊戲,因為娘不喜歡他像個野孩子,同
父異母的哥哥弟弟們也不跟他往來。時尚書屋
「謝謝你!」衛延慶一臉嚴肅的道。時尚書屋
「這是為什麼?」她才要謝謝他,讓她今晚掙了不少銀子哩!
「靜幽小築從來沒有這麼熱閙過。」
「你喜歡熱閙還不簡單,多養幾隻麻雀就吵死你了。」
「那不一樣,它們不會陪我說話,更不會陪我玩。」
他越說越落寞。雖然衛
家堡人多勢眾,他卻好孤獨。時尚書屋
「你……我知道了,你希望我每天來這兒陪你踢毽子,這不是問題,就不知道你有那麼多銀子可以輸我嗎?」雖然她好奇得要命,可是她問不出口,她感覺
得出來他內心承受着劇烈的傷痛,她怎麼忍心撕裂那道傷口,窺探其中的秘密,
她必須多一點耐性,等他自個兒說出口。時尚書屋
「我有很多銀子。」
雖然他在衛家堡飽受冷落,爹爹倒是不曾忽略過他的生
活費,可是他不出門,用不着添購太多衣裳,銀子無處可花,當然是存下來。時尚書屋
「那好,你既然不怕輸我,我一定會常來這兒打擾你,到時候你可別嫌我太吵哦!」說到有銀子賺,她豈會放過?時尚書屋
「我們勾勾手。」
「你真是個小孩子!」不過,她還是跟他勾手約定,誰教她俠義心腸,喜歡
幫助弱者,雖然不清楚他身上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可知道他在這兒孤零零的沒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依靠,她就是沒法子不管他。時尚書屋
第6章

站在書齋外,符少祈猶豫不決是否要將剛剛聽到的閒言閒語說出來,若是以
前,他會毫不考慮告上寒柳月一狀,可是今非昔比,他再也不能漠視少主對她的
痴心,那已經是無藥可救,他道她是非非但無法扭轉情勢,恐怕還會惹少主龍顏
大怒,萬一禍及那些多嘴的丫頭,他着實過意不去,不過這事不說又不妥,寒柳
月是未過門的少主夫人,她的過失只會損毀少主的威嚴,這正是他最不能忍受的
事。時尚書屋
這可怎麼辦!符少祈煩躁的走過來又走過去。若他什麼都沒聽見也就算了,
偏偏他耳朵尖得很,一點兒風吹草動都逃不過。時尚書屋
「你有事?」衛楚風的聲音冷冷的傳出來。時尚書屋
驚嚇的抖了一下,符少祈正了正自己,豁出去的走進書齋,「少主!」
「說吧!」衛楚風依然專注的振筆修書。時尚書屋
「我……我是想問少主何時迎娶柳兒?」老天爺,他在說什麼?他為何不能
乾脆一點,直接說了呢?時尚書屋
抬頭瞧了他一眼,衛楚風顯得有些邊不經心,「你當真如此擔心嗎?」
「是。」
「你不必着急,這事還早得很。」
「可是,任誰都看得出來少主對柳兒愛護有加,我想堡裡此刻上上下下一定都在揣測她的身份。」
「那又如何?」
「大夥兒想必正張大眼睛關注她的一舉一動,她若有行為不當之處,將來成了少主夫人,大夥兒恐怕不服氣。」
「我的妻子是為我自個兒挑選的。」
「可是少主一定也希望柳兒贏得大家的愛戴。」
「我相信沒有人敢不尊敬我的妻子。」
「是,大夥兒會尊敬少主夫人,可那是表面上,不是真心誠意接納她。」
「你太多慮了。」
柳兒天生就有收服人心的本事,因為她太討人喜歡了,誰
也抗拒不了她,這一點從膳房每一個人對她的袒護就可以瞧見。時尚書屋
「少主,杜絶悠悠之口容易,可是我以為少主應該好好管教柳兒,她既不懂規矩又沒分寸,以後如何當少主夫人?」
終於擱下手中的筆,衛楚風冷然的面孔上出現了絲絲柔情,他掩不住自己對
她的寵愛,「柳兒若失去屬於她的直率、任性,她就不再是柳兒,我希望你能明白她的好,打心底敬重她。」
「可是……」
「你別再試圖改變柳兒。」
「是,可是少主實在不該縱容她,否則她會無法無天。」
「這一點你倒不必擔心,她不是個會恃寵而驕的人。」
伸手阻止他準備出口
的反駁,衛楚風以不容置喙的口吻又道:「我對她自有主張。」
「是。」
不過,符少祈卻沒有退下的意思。時尚書屋
「你還有事?」
「我……」
兜了一大圈,他還是不知道如何說出口。時尚書屋
微微皺着眉,衛楚風的眼神轉為嚴厲,「有話直說,別吞吞吐吐。」
「我,我今天聽見一些不太好的耳語。」
「說下去。」
緊盯着他的表情,符少祈小心翼翼的道來,「昨兒個夜裡靜幽小築好像在宴客,熱閙非凡笑聲不斷。」
「還有呢?」
「傳聞靜幽小築宴請的客人是柳兒。」
拳頭一握,衛楚風冷漠的臉上有着明顯的壓抑,「這是打哪兒傳來的?」
「堡裡好多丫頭都親眼瞧見。」
「是嗎?」
「這會兒堡裡到處都在傳,少主帶回來的丫頭與三爺攪和在一起。」
臉色一沉,不發一語的抿着嘴,衛楚風想抑制那股熊熊燃燒的妒火。時尚書屋
他毋需嫉妒一個只有十五歲的小伙子,衛延慶根本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可
是短短幾天,柳兒和這個弱不楚風的小伙子就如此熟稔,他不喜歡,她眼中應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