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21 頁


,而且又有衛楚風的默許,寒柳月當然毫不客氣的躲到假山後頭睡覺,實在是昨兒個夜裡在靜幽小築玩得太晚了,這一夜她几乎沒闔上眼,沒有補眠如何幹活?不過今兒個就沒那麼幸運了,睡一覺醒來是全身僵硬、腰酸背痛,她有點後
作者:待考 / 頁數:(21 / 0)

只有他一個人,更令他掛心的是,萬一柳兒因此挖掘出衛家塵封已久的秘密,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的性子,她肯定會插手管事,長久下去,她說不定還會為了衛延慶反抗他……
不,他絶對不容許此事發生!
「少主,這事若繼續下去,我怕對未來的少主夫人不太好。」
「我不想再聽見這些傳言。」
「少主……」
「我不管你用什麼法子,封住他們的嘴巴。」
「是,少主。」
「下去吧!」
符少祈識相的拱手退了出去。時尚書屋
撫着下巴,衛楚風陷入沉思,他把靜幽小築列為衛家堡的禁地,無非是想避
免柳兒捲入衛家過往的是是非非,沒想到防不勝防,他太低估她的好奇心了,看
來,他確實必須約束她。時尚書屋
有一就有二,而且又有衛楚風的默許,寒柳月當然毫不客氣的躲到假山後頭
睡覺,實在是昨兒個夜裡在靜幽小築玩得太晚了,這一夜她几乎沒闔上眼,沒有
補眠如何幹活?時尚書屋
不過今兒個就沒那麼幸運了,睡一覺醒來是全身僵硬、腰酸背痛,她有點後
悔沒有接受衛楚風慷慨的建議。時尚書屋
伸了一個懶腰,她打着哈欠從假山後頭走了出來,沒想到正好撞上蘭嬤嬤。時尚書屋
「蘭嬤嬤!」立正站好,寒柳月笑得好天真無邪。她知道這一招對蘭嬤嬤向
來起不了什麼作用,不過總要裝模作樣一下嘛!
「姑娘家打哈欠的時候要用手掩着嘴,否則教人見了就太失禮了。」
雖然皺
着眉,蘭嬤嬤的口氣卻是非常溫和。時尚書屋
這是什麼情形!她老人家不是應該勃然大怒嗎!寒柳月怔怔的眨着眼睛。時尚書屋
「我們衛家堡上上下下每個人都很有教養,你若想成為這兒的一分子,就得改一改那些粗魯不好的舉止。」
白眼一翻,她喃喃自語,「我又不會在這兒待一輩子。」
「你在嘀咕什麼?」
「沒有、沒有,蘭嬤嬤,我老實告訴你,我剛剛偷懶跑去睡覺。」
蘭嬤嬤一
定不知道她躲到假山幹什麼事,她就好心向她老人家坦白。時尚書屋
「姑娘家不要太貪睡了,這會被人家笑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蘭嬤嬤,你不生氣嗎?」她還是不死心。時尚書屋
「你以為我沒事就愛生氣嗎?」
「這會兒有事啊!」
「你就那麼喜歡看我生氣嗎?」
「當然不喜歡,我可不希望你氣壞身子。」
聞言,蘭嬤嬤心頭暖呼呼的。沒想到這丫頭挺善良的!
「好了、好了,不喜歡還嘮叨個沒完沒了,姑娘家不要成天張嘴巴吱吱喳喳,男人見了會不喜歡。」
「我就是這個樣子,改不了!」
「改不了也得改,我會好好教導你,你用心學着就一定可以成為有教養的千金小姐。」
「蘭嬤嬤,我是來這兒當丫頭掙錢,不是來這兒學教養當千金小姐的。」

實在不忍破壞她老人家的期許,可事實如此。時尚書屋
「不管是丫頭還是千金小姐,姑娘家就應該有姑娘家的樣子。」
她放棄了,她老人家不知道哪兒出了差錯,還是別浪費自個兒的口水。時尚書屋
「蘭嬤嬤,我不跟你說了,我要幹活了。」
「我話還沒說完……」
「我不想聽了,我就喜歡當野丫頭,不想當什麼千金小姐,那很累人!」寒
柳月乾脆摀住耳朵表明立場。時尚書屋
「我真不懂,少主怎麼會看上你這個丫頭?」
「什麼?」瞪着蘭嬤嬤,寒柳月相信自個兒一定聽錯了。時尚書屋
這會兒方纔意識到自個兒的多嘴,蘭嬤嬤慌忙的搖頭,「沒事、沒事!」
「我是問你……」
「你趕緊幹活,我去看看其他的丫頭有沒有偷懶。」
看著倉皇離去的蘭嬤嬤,她困惑的皺起眉頭。奇怪,怎麼連蘭嬤嬤都變了個
人,雖然還是滿口的禮教規矩,卻是嚴而不厲,這……不懂,她真的不僅!
月兒一爬上樹梢,寒柳月便興高采烈的打開房門準備前去靜幽小築。時尚書屋
「這麼晚了,你上哪兒去?」
她驚嚇的瞪着站在門外的衛楚風,他的表情看起來有點陰沉可怕,她不由得
作賊心虛的往後一退,「我……我睡不着,想出去散散步。」
「好巧,我正因為輾轉難眠,便乘着月色散步至此,瞧你房裡還點着燈,我想或許你願意陪我一起共賞這良辰美景,你就出現了。」
「真的好巧。」
「這該說我們心有靈犀,你說是嗎?」
僵硬的點着頭,寒柳月急得手腳發冷,不知道是出於心虛還是直覺,她總覺
得他來意不善。時尚書屋
「嗯……我想,我還是早一點就寢好了,要不然明兒個五更之前起不來,我就沒早膳可吃了。」
伸手阻止她關門,他一步一步向她逼近的走進房內,並順手帶上房門,雖然
表面上他保住平日的冷然,卻讓人隱隱約約感覺到一股怒火正在燃燒。時尚書屋
「你有事嗎?」
「你好像急着趕我離開?」
「沒、沒這回事。」
「難道我錯了,你不是趕着去靜幽小築赴約?」
「什……什麼?靜幽小築?那不是禁地嗎?」她不安的節節後退,卻說什麼
也不肯鬆口。時尚書屋
「你還記得那兒是禁地,想必不會忘了擅闖禁地的後果。」
「什麼後果?」她怎麼不記得他說過?時尚書屋
「關入地牢三天三夜不准吃喝。」
「不會吧!」這下子終於慌了,她害怕的吞了口口水。時尚書屋
「你承認了是嗎?」
「承認……承認什麼?」
「你去了靜幽小築。」
「我……沒有啊!」
臉色一沉,他的口氣轉為凌厲,「你可以選擇說出實情,我將既往不咎,你也可以堅持否認,你將會得到應有的懲罰。」
「我……我承認就是了。」
身子微微顫抖,她楚楚可憐的瞅着他,彷彿她是
受他「屈打成招」。時尚書屋
「為何不顧我的警告闖進那兒?」
「我又不是故意的……」
她老老實實的道出事情的來龍去脈,只差沒坦白說
出此事雖是陰錯陽差,卻是順了她的心。時尚書屋
「以後你不准再踏進那兒一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