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24 頁


不是?」「我也不想看你被關在房裡,看看你氣色多差!」摸着臉頰,她動搖了,「我去向他賠不是,就真的沒事了嗎?」「我相信少主不會為難你。」「是嗎?」「你自個兒想想看,少主還特地請符爺送兩隻蟋蟀過來陪你,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0)

你不但是少主親自帶進堡裡的丫頭,他還處處維護你,你卻不領情,我真不懂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想什麼?「
張着嘴半晌,她有些猶豫了起來,「他……少主是同情我流落異鄉。」
「杭州城裡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異鄉客,我怎麼從來沒見少主把他們帶回衛家堡?」
「這……」
她一臉迷惑的摸着頭。時尚書屋
「你真的看不出來少主對你特別好嗎?」
她知道他待自個兒很好,可是……亂了、亂了,她已經不確定他所做的一切
是出於憐憫,難道,他真的看上她嗎?這怎麼可能。時尚書屋
甩甩頭,她決定不想這些惱人的問題,「他究竟準備把我關多久?」
「你好好向少主賠個不是,承諾自個兒不會再犯了,不就沒事了嗎?」
頓了一下,寒柳月嘟着嘴道:「你為何老勸我向他賠不是?」
「我也不想看你被關在房裡,看看你氣色多差!」
摸着臉頰,她動搖了,「我去向他賠不是,就真的沒事了嗎?」
「我相信少主不會為難你。」
「是嗎?」
「你自個兒想想看,少主還特地請符爺送兩隻蟋蟀過來陪你,足以見得少主不是真心想懲罰你。」
「不對,那兩隻蟋蟀是有人送給少主,少主沒多餘的心思養它們,只好轉交給我這個沒事幹的閒人幫他照顧。」
「是這樣子嗎?」
「符少祈是這麼說的啊!」
皺了皺眉頭,蘭嬤嬤甩甩手,「哎呀!不管如何,你私自偷跑就是不對,你向少主賠不是也是應該的啊!」
「我……」
說起來,她不過是糊塗了點,忘了自個兒打了契約,否則她怎麼
會隨隨便便走人?就是有心逃跑,也該挑在三更半夜啊!
「成天待在房裡你不會難受嗎?」
「怎麼不會呢?我都快生病了。」
「這就對了,那你還等什麼?」
咬着下唇想了想,寒柳月終於點頭道:「我吃虧點就是了,誰教我是丫頭。」
低垂着螓首,寒柳月緊張不安的踏進書齋,身後的侍衛隨即幫她掩上房門。時尚書屋
遠遠的站在鬥邊,她不知道自個兒為何心跳得如此快,蘭嬤嬤的話這會兒全
浮現腦海,他若不是因為同情而待她好,那就是!他真的看上她嗎?她怎麼想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覺得這事不通,他應該配舞陽妹妹那樣的絶世美人,而且她還是個琴棋書畫樣樣
精通的才女,不像自己什麼都不懂……她是怎麼了?她從來不認為自個兒不如人,
可是為何在他面前,她就會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時尚書屋
抬頭偷偷看著衛楚風,她呼吸頓時一促。雖然他背對她站在書案前,可是單
看他偉岸的身軀就已經令她心旌動盪,她突然有一種認知,她根本逃不掉了,即
便她離開得了這兒,她的心還是迷失了。時尚書屋
彷彿不知道有兩道目光正為他失魂迷亂,衛楚風自顧自的把玩書案上的紫檀
木盒,直到她的嘆息聲傳入耳中,他方纔轉身打破沉默,「你不是有話告訴我嗎?」
寒柳月狼狽倉皇的低下頭。他發現她在偷看他嗎?粉頰感覺熱呼呼的,她肯
定臉紅得見不得人,「對……對不起,我錯了。」
「你真的認為自個兒錯了嗎?」
「嗯。」
「那就說說看你哪兒錯了。」
「我……我不該私自離開,不過,我給你留了封信。」
「如此說來,你並不認為自個兒有錯。」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還是錯了。」
「我看不出來你有真心悔改的意思。」
眉毛一豎,她覺得他有意為難她,「你要我怎麼做才會滿意?」
「把頭抬起來。」
他就是有本事把話說得好輕、好柔卻充滿了權威。時尚書屋
縮了一下脖子,寒柳月怯怯的看著他。她向來不知道何謂「害怕」,誰教她
腦子小,裝不了太多煩惱,反正遇到麻煩就裝可憐,可是一碰到他,她總覺得自
個兒像個膽小如鼠的懦夫,說她怕他,倒也不是如此,而是他身上有一種令她無
法抗拒的力量,他可以輕輕鬆松的主宰她,這就是她想逃脫的原因。時尚書屋
「以後不准再違抗我的命令。」
「我只是……」
在他冷峻的自光下,她乖乖的把話吞回肚子裡。時尚書屋
「如何?」
「我知道了。」
不過,她的眼神卻好委屈的提出控訴。時尚書屋
瞧她小可憐的模樣,他幽幽的一嘆,「你可知道我被你嚇壞了嗎?」
「我……對不起。」
「這事到此為止,不准再犯了。」
點了點頭,她小心翼翼的問:「我不必再被關在房裡了是嗎?」
「當然,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
怔了一下,她眨着天真無邪的大眼睛,「你說什麼?」
「我會讓雨兒去伺候你,她以後就是你的丫頭。」
「雨兒……丫頭?」
「你有雨兒作伴就不會覺得無聊。」
「那……我是什麼?」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嘎?」
「過來。」
他命令似的勾了勾手指頭。時尚書屋
雖然腦子還亂七八糟搞不清楚狀況,可他的招喚卻教她不自覺的聽從指示。時尚書屋
手指滑過她的髮絲,他微蹙着眉,「我不喜歡你離我太遠。」
「你,是不是喜歡我?」她實在是太好奇了,這事沒弄清楚她就心煩。時尚書屋
目光一沉,他輕柔無比的反問:「你說呢?」
「我、我怎麼知道?」
「你仔細想想,找到答案再來問我。」
「這……」
就是因為她糊里糊塗,她才問他,他怎麼反過來要她自己想?時尚書屋
拿起書案上的紫檀木盒,衛楚風送到她手上,「打開來瞧瞧。」
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她打開紫檀木盒,那只小小的銀笛一眼就攫住她的心,
她情不自禁的伸手觸摸,「這是衛家堡的暗器?」
「你怎麼知道?」
「銀笛寒氣逼人,就足以說明它大有來歷。」
「你說得一點也沒錯,這銀笛裡暗藏一根根細如毛髮的冰針,若不能在一天之內解去冰針的寒毒,人將會全身凍僵而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