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27 頁


得樂子來了,她豈有不開心的道理?其實踢毽子沒什麼好玩,可有錢賺的事就是無趣也會變得有意思,看著銀子落入自個兒的口袋,誰能不笑逐顏開?衛楚風就是在這般和樂融融的氣氛下走進吟風小築,見此情景,他說不上來是什麼
作者:待考 / 頁數:(27 / 0)

「不可以……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喜歡嗎?」
緊咬着下唇,她想反抗、想否認,可她卻不爭氣的點點頭。時尚書屋
「說出來。」
他一刻也沒鬆弛的進行攻掠,他要她清楚認知自個兒的歸屬。時尚書屋
直起身子,他使她翻身轉為趴臥。時尚書屋
「你想幹什麼?」她心慌的扭着身子。時尚書屋
低下頭,他溫柔的吻着她潔白昀菁背,一你身上每一處都會有我的印記,你
躋不會忘了你屬於我。「
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無助的顫抖。時尚書屋
第8章

吟風小築今天真是熱閙。丫丫終究抗拒不了寒柳月的建議,鼓吹衛延慶走進
這兒,而最高興的人當然是寒柳月,如今她的身份已經不是丫頭,她更無聊了,
雖然有雨兒陪伴,還是挺悶的,難得樂子來了,她豈有不開心的道理?時尚書屋
其實踢毽子沒什麼好玩,可有錢賺的事就是無趣也會變得有意思,看著銀子
落入自個兒的口袋,誰能不笑逐顏開?時尚書屋
衛楚風就是在這般和樂融融的氣氛下走進吟風小築,見此情景,他說不上來
是什麼樣的心情,最後一次見過衛延慶距今有十年了,當時他十五歲。時尚書屋
「你今日回來得真早。」
雖然沒觸犯他的規矩,寒柳月還是有點心虛,她還
不至于笨得搞不清楚,他的禁忌是衝著衛延慶而不是靜幽小築。時尚書屋
「他怎麼會在這兒?」衛楚風冷冷的看了一眼衛延慶——他已經嚇得躲到丫
丫身後,可卻又按捺不住的偷窺令自己崇拜的大哥,這些年來他瞧過大哥好幾次,
雖然隔着一段距離,他卻已經深刻的感覺到大哥的威風凜凜,於是吵着丫丫告訴
他有關大哥的事,他好驕傲自己有一個了不得的大哥。時尚書屋
「他來這兒找我玩不行嗎?」
這是衛楚風第1次啞口無言。他並不能限制衛延慶的行動,此事完全出乎他
意料,他萬萬沒想到這個小伙子會為了柳兒走出封閉。時尚書屋
「我可沒有違背你的命令。」
「我來了,他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
「我們還沒有結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可以晚點兒再來,要不你就在這兒看我們玩。」
眼神轉為鋭利,他冰冷的語氣多了一絲怒氣,「你再說一遍。」
「我說錯了嗎?他們是我的客人,我豈有趕走客人的道理?今兒個換成是你,你會為我這麼做嗎?」
「會!」
他的理直氣壯今她微微一怔,不過很快她又有話說。時尚書屋
「空口說白話我也會……」
「柳兒,今日到此就好,我們改明兒再來。」
越看越不對勁,衛延慶終於克
服怯懦跳出來說話。時尚書屋
「我還想……」
不等她把話說完,衛延慶已經拉著丫丫溜之大吉,害她只能
傻呼呼的張着嘴,頃刻,她懊惱的瞪着衛楚風,「這會兒你高興了吧!」
他不發一語的拉著她進了房裡。時尚書屋
「你還是離他遠一點。」
他直截了當的劈頭道。時尚書屋
「他是我的朋友,除非你給我理由。」
「他是個來歷不明的雜種。」
「你怎麼可以說自個兒的弟弟是……雜種?」最後兩個字她說得特別輕。時尚書屋
「誰告訴你他是衛家的子孫?」
「他姓衛,這是很容易猜想到的事,用不着人家告訴我我也知道。」
「雖然他姓衛,卻是二娘和侍衛通姦生的野種。」
他不知道為何會衝動的說
出來,也許他是想徹底斬斷她和衛延慶的關係。時尚書屋
這麼殘酷的控告令人心驚,寒柳月不禁想起丫丫說過的話,她搖頭道:「這話可不能隨便亂說。」
「十年前,我爹親眼目睹他們赤身露體的躺在床上,你無法明白,這比一劍刺中他的心更令他痛苦。」
這還多虧二娘身邊的丫頭密告,否則到二娘死了,爹
恐怕都還被蒙在鼓裡。時尚書屋
遲疑了一下,她真摯的說:「當真如此,這也不是他的錯,誰能決定自個兒的出身?生命本是不公平,你以為他希望不清不白來到這世上嗎?」
緊抿着嘴,他為她的執意偏袒感到憤怒,卻又不能不為她的悲天憫人心折,
他早該料到她不會被真相左右,她只是單純的可憐弱者,這說起來很可笑,他這
個無情之人竟然栽在她這個多情之人的手上。時尚書屋
「我不管過去如何,我也不在乎他的出身,我真心當他是朋友,你以後別在我面前污辱他。」
瞪着她,他想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卻又想重重的吻她。時尚書屋
彷彿受了委屈的小孩兒,她咬着下唇,好心酸的說:「他真的很可憐,他是你的弟弟,你為何不能心存憐憫?」
「他與我無關。」
「你確定?萬一你們誤會呢?」
衛楚風再度沉默下來。其實他爹也無法確定衛延慶是誰的孩子,畢竟二娘的
姦情歷經五年才暴露出來,這事早已說不清,只是在憤怒和嫉妒交相逼迫下,爹
寧可選擇相信衛延慶並非他的親骨肉。時尚書屋
「你是不是覺得我說的話有理?」
「這事已經過去了,我不想追究。」
「不對,衛延慶還活着,他應該得到正名。」
「你用不着管。」
「我非管到底……」
「你話太多了。」
雙手勾住她的腰摟進懷裡,他猛然堵住她的嘴,激情纏綿
的吸吮她口中的蜜津,惟有此刻她會認命的接受擺佈。時尚書屋
她以為自個兒會窒息而死,這樣的死法她無怨無悔,直到清新的空氣敲醒混
沌的腦子,她痴茫的睜開眼睛,他正深情款款的凝視她,她不禁羞紅了臉。時尚書屋
解下系在腰帶上的錦囊,他取出裡頭的玉珮幫她戴上,「這玉珮是我娘留給我的遺物,如今我把它送給你。」
「這……這麼貴重的東西,你怎麼可以送給我?」她心慌意亂的摸着玉珮。時尚書屋
「惟有你配當它的新主人。」
「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懂,你只是不願意用腦子想。」
「你說得好像我沒腦子似的。」
「難道不是嗎?」
「我……」
她不過是粗枝大葉了點,事事漫不經心,怎麼可以說是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