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3 頁


意?」「人家哪敢說不滿意?不過,若是天天都能收到這麼多討人喜歡的小東西,日子會更快活。」她小心翼翼的把銀子收進一隻錢袋。若非小師妹的誕辰將至,威震四方的師兄弟都得備一份禮物,她哪有這麼豐富的收入?「你再不肯
作者:待考 / 頁數:(3 / 0)

們之間的合作關係,金雲蕭漸漸摸清楚她的真面目,柔弱的表相不過是她騙吃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喝騙銀子的手段,這一點他早領教過了,要不,像他如此高貴的人怎麼會與她聯
手做這種下流的買賣?時尚書屋
「你瞧我這副模樣——膽小如鼠,豈有不怕的道理?」
「怎麼我瞧你越玩越起勁?」
「銀子都自個兒送上門了,你說,我能拒絶嗎?」
即使深知她的底細,聽聞她軟綿綿的語調,他仍不由自主的搖頭附和,下一
刻,他顯然回過神,懊惱的敲着腦袋瓜。時尚書屋
「怎麼了,積欠我的銀子太多了,算不清是不是?」眼睛笑得都眯起來了,
她迫不及待的伸長手。時尚書屋
「非也!」終於算好了銀兩,金雲蕭雙手奉上。時尚書屋
「就這麼一點?」這些天她不斷帶人來這兒,酬金應該不少啊!
「三天就有五十兩的進賬,你還不滿意?」
「人家哪敢說不滿意?不過,若是天天都能收到這麼多討人喜歡的小東西,日子會更快活。」
她小心翼翼的把銀子收進一隻錢袋。若非小師妹的誕辰將至,
威震四方的師兄弟都得備一份禮物,她哪有這麼豐富的收入?時尚書屋
「你再不肯收手,遲早會出事。」
狀似好心的拍了拍他的臉頰,寒柳月一臉天真樂觀的道:「不怕、不怕,我這麼惹人心憐,老天爺怎捨得亡我?」
無言以對,他只能責怪老天爺不長眼睛。時尚書屋
「你用不着替我操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誰在替她操心,他是不想助紂為虐。唉!這太不公道了,他可不曾因為她從
中牟利,惡意抬價,說到底,他才是真正的冤大頭,不過,誰還會相信他的清白?時尚書屋
「時候不早了,告辭了!」轉身踏出奇珍苑,她正好對上迎面而來的至交好
友——君戀星和秦舞陽,她們一個是揚州富商君守財的掌上明珠,一個是揚州知
府秦夢天的獨生愛女,三人結緣于此,隨後更因為共同的特點為了銀子可以將生
死置之度外,進而歌血為盟,結為金蘭之交。時尚書屋
「這會兒又是哪一個倒霉鬼掉進柳月妹妹的騙局?」君戀星一向控制不住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己的壞習慣,看到銀子就兩眼發直,偷癮爬上雙手。時尚書屋
「不管是誰,這個倒霉鬼肯定不怎麼聰明。」
比起君戀星,秦舞陽可是含蓄
多了,她只是垂涎的嚥了口口水,誰教她是揚州第1美人,形象不能不顧。時尚書屋
為杜絶犯罪,寒柳月手腳利落的把錢袋收進衣襟裡,她笑得像個天真的小娃
兒,「今兒個你們怎麼結伴同行?」
兩人惋惜的嘆了聲氣。她的動作未免太快了,她們都還沒看過癮呢!
算了,看人家的銀子有什麼好過癮,只會引來邪念。時尚書屋
「我們去了威震四方,你不在,當然是上這兒找人嘍!」秦舞陽戲謔的朝君
戀星眨了眨眼睛,「戀星姐姐有個好消息告訴我們。」
「好消息?」
「她就快成了揚州首富——莫府的大少奶奶,相信這兒的百姓從此可以安居樂業,用不着提心吊膽過日子了。」
「誰說我要安分守己?」莫邪親口向她承諾,他不會因為成親而要她改變
「嗜好」,他甚至會暗中幫她避開危險。時尚書屋
「你已經有數不完的銀子,還不肯收手?」
「這是兩回事……柳月妹妹,你幹啥這麼看著我?」君戀星終於發現寒柳月
正用一種詭異又熱切的目光凝視自己。時尚書屋
「你,不是設計把莫邪送人了嗎?」猶記得半個多月前,她親眼見她把朋友
送進莫邪的房間,她們還躲在房外偷聽人家嗯嗯啊啊、風流快活……天啊!想起
這事,就令人難為情。時尚書屋
「我……本來是這麼打算,可是陰錯陽差……哎呀!這事說來話長,改明兒再向你說明白。」
哪容得了她繼續閃躲,寒柳月柔若無骨的手勾住君戀星的,教她動彈不得,
「戀星姐姐,何必等到改明兒呢?今兒個我和舞陽都在,不如直接上‘如意茶坊’把話說個明白,你以為如何?」
嘿!君戀星僵硬的咧着嘴傻笑。像她這麼聰明的人,卻束手無策栽在莫邪的
手上,這事說出來,豈不是教這兩個女人笑話?時尚書屋
「笑,是幫不了你,你當然不會以為我錯過一回,還會放走第2回唱!」
「事過境遷,何必提起?」
「君戀星,你想不想當只小鳥兒?」除了寒柳月,大概沒有人可以口出威脅
還顯得如此嬌弱善良。時尚書屋
不好,她怕高,那一點兒也不好玩!
「你們兩個在打啞謎嗎?」秦舞陽的目光茫然的在她們兩個身上來迴轉着,
她是否錯過了什麼精彩有趣的事?時尚書屋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推着君戀星,寒柳月笑得天真又狡猾,「走唄!」
沮喪的垂下雙肩,君戀星認命了,誰教她的弱點落在人家的手上。時尚書屋
隨着她們漸行漸遠,來自奇珍苑對面飯館二樓的視線卻依然不肯離去。時尚書屋
「少主,人已經走遠了。」
符少祈按捺不住的提醒毫無動靜的衛楚風。時尚書屋
「她還是一個樣。」
終於收回視線,衛楚風掏出懸掛胸前的玉珮,一臉莫測
高深的輕撫着,教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時尚書屋
「就是啊,怎麼看都像個長不大的小女娃。」
顯然誤解他的意思的介面,符
少祈根本搞不清楚他在玩什麼把戲。時尚書屋
事情發生在五年前,而且莫名其妙,少主突然對這個嬌小柔弱的姑娘產生興
趣,起初,他猜測她必定身份顯貴,誰知竟是個出身武館的黃毛丫頭,他隨即安
慰自個兒,少主是一時興起,豈料時至今日,少主每隔下段日子就會來這兒看她
……說真格的,她是生得惹人憐愛,可還稱不上美人,像剛剛她身邊的一位姑娘,
那才真是人間絶色,可少主眼中只容得下她,她究竟哪一點好?時尚書屋
「你別小看她。」
「不敢!」少主是個冷漠寡言的人,當然也不曾表示過什麼,可是他們每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