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31 頁


若是瞧見她眼底閃爍的興緻勃勃,肯定會察覺這其中有詐,而不是傻呼呼的往陷阱跳。剛剛結束操練,衛楚風正準備處理鏢局的事,符少祈倉皇的走了進來。「少主,剛剛有人托一個小孩兒送來一封信。」瞧他的神情就知道出了事
作者:待考 / 頁數:(31 / 0)

「不行、不行,我擅自作主一定會挨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小姑娘了。」
「改明兒個若有機會,我一定到府上坐坐,告辭了!」拱手一拜,她轉身想
走人,不過下一刻,江晉卻衝過來抓住她,隨後一把刀子抵着她的背,情勢的演
變嚇了她一跳,她微微一僵。時尚書屋
「小姑娘對不起,我並不想用這種方法逼你,我實在有難言之隱。」
江晉是
真心為自個兒的卑鄙感到愧疚。時尚書屋
「你想殺我?」她的聲音微微顫抖,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時尚書屋
「你別害怕,我並不想傷害你,我只想要你幫我一個忙。」
「我能幫你什麼忙?」
「小姑娘跟我走就知道了。」
「好好好,我跟你走就是了。」
江晉若是瞧見她眼底閃爍的興緻勃勃,肯定會察覺這其中有詐,而不是傻呼
呼的往陷阱跳。時尚書屋
剛剛結束操練,衛楚風正準備處理鏢局的事,符少祈倉皇的走了進來。時尚書屋
「少主,剛剛有人托一個小孩兒送來一封信。」
瞧他的神情就知道出了事,衛楚風不發一語的接過信函,打開一看,他眉宇
之間頓時滿了狂風暴雨。時尚書屋
「少主,信上說了什麼?」
「不知死活的傢伙,竟敢擄走柳兒,她若少了一根寒毛,我會要了他的命!」
拳頭狠勁的一握,他眼中充滿殺機。時尚書屋
「少主請冷靜,他的目的何在?」
「一千兩白銀交換柳兒的性命。」
他就知道不能讓她單獨上街,她總是有層
出不窮的麻煩,令他時時掛心。時尚書屋
皺着眉,符少祈大感不解,「這事太奇怪了,誰膽敢在衛家堡的頭上撒野?」
「此人對衛家堡一定相當瞭解。」
「何以見得?」
「否則,他就不會拿柳兒威脅我。」
正是,除了衛家堡的人,誰相信冷漠無情的衛楚風會如此寵愛一個女人?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久之前,少主迷戀柳兒的傳聞才在衛家堡散播開來,如今還有許多人對此事抱著
半信半疑的態度,若沒有親眼目睹,恐怕不會有人相信那個看起來柔柔弱弱,卻
笨手笨腳的柳兒可以收服冷麵諸葛。時尚書屋
「少主,難道是內賊所為?」
「你認為一千兩白銀值得冒這麼大的危險嗎?」
「不,沒有人會傻得為了一千兩白銀跟衛家堡作對,可是,那會是誰?」
「你回去準備銀子,我想看看是誰如此膽大妄為。」
「少主,這也有可能是一個陷阱,我們怎麼確定柳兒姑娘真的在對方手上?」
他很清楚少主一碰到那個丫頭就會失去冷靜。時尚書屋
「我不認為他手上沒有人還敢下『戰帖』。」
「少主,這事交給我來辦。」
「這是我的事。」
他不會把柳兒的安危交給任何人。時尚書屋
「少主……」
「好了,我自個兒會處理,你快去把銀子準備好。」
「是。」
符少祈領命匆忙退了出去。時尚書屋
衛楚風暗暗思忖着。柳兒雖然漫不經心,但是很懂得保護自己,這一點從她
行騙的本事就可以瞧出來,而且她身邊習慣帶著救命的「寶物」,除非她遇到更
厲害的高手,要不,此人就是利用她的同情心使她就範,無論如何,他會用性命
保護她,絶不讓她受到一丁點傷害。時尚書屋
這是什麼情況?看著動彈不得的自己,再看看坐在相距二十步之遙,笑得一
臉天真無邪的寒柳月,江晉真是悔不當初,他怎麼也沒想到已是不惑之年的自己
竟然會栽在一個十幾歲的黃毛丫頭手上。時尚書屋

幾個時辰前——

「你這麼做是為了什麼?」被擄來的寒柳月一點也不像個失去自由的人,她
不但精神抖擻,還笑逐顏開,反倒是綁架她的江晉,看起來心情沉重,像天要塌
下來似的。時尚書屋
「小姑娘,我不想為難你,可是沒有銀子,我連生活都過不下去,我並不是想過大富大貴的日子,只是想要點銀子做個小本生意。」
「你認為衛楚風會付你一千兩白銀嗎?」
「他一定會付。」
「我都不知自個兒是否值那麼多銀子,你怎麼確定他一定會付?」
「因為你身上的那塊玉珮。」
面對寒柳月,江晉不自覺的解除心防。時尚書屋
「你是說前些日子差一點被你偷走的那塊玉珮嗎?」
點了點頭,他繼續道來,「那是衛家傳給媳婦的玉珮。」
頓了一下,她稀奇的偏着頭看他,「你怎麼知道?」
「我在衛家堡待了二十年,我怎麼會不知道?」
「你是衛家堡的人?」
「那是十年前的事,我早被趕出衛家堡。」
「你為什麼被趕出來?」
嘆了聲氣,他語帶自責的道:「我不該愛上二夫人,更不該侵犯二夫人。」
眼睛覺時一亮,她這下子興緻更高昂了,「原來,害二夫人背上不潔罪名的姘夫就是你。」
「不……」
「你不是承認自己侵犯二夫人嗎?」
「我……是,可是就那麼一次,我是一時鬼迷心竅才會犯下這過錯,當時她
的貼身丫頭找我合作,她想當上堡主夫人,我想帶著二夫人遠走高飛,於是我們
在茶水裡面下了春藥,我和二夫人風流快活,她去找堡主密告,事情發展得很順
利,可是誰知道,堡主竟然不願意放了二夫人,那丫頭還在背後捅我一刀,謊稱
二夫人嫁進衛家堡之後,我就勾搭上二夫人。”江晉恍恍惚惚的陷入過去。時尚書屋
「你為什麼不解釋?」
「堡主闖入房裡後就把我拖下床打得半死不活,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如何解釋?」
「你可以事後解釋啊!」
「當我知道堡主不願意放走二夫人,我的心充滿了嫉妒,我想既然我得不到,也不容許堡主好過,就讓他相信謊言吧!」
「你好殘忍,你知道自己害慘她了嗎?」
「這十年來,我一直四處流浪,我的良心非常不安,我沒法子在一個地方安
定下來,日子也就過得窮困潦倒,我想,除非回來這兒看看二夫人,確定她過得
好,否則我無法重新過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