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32 頁


八層地獄,所以還是做點善事。」「你這個小姑娘真有趣……你想幹什麼?」看到她解下系在腰帶的荷包,取出一隻白瓷葫蘆,江晉驚慌的衝過來。「我的手腕都紅了,我想擦點藥可以嗎?」她很有禮貌的詢問。「喔!」他不好意
作者:待考 / 頁數:(32 / 0)

「可是當我打聽到二夫人到過世前是過着怎麼樣的日子,我一直在自責中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恨,惟一令我安慰的是,她的貼身丫頭並沒有如願當上堡主夫人,二夫人不再受
寵,她的日子也跟着倒霉,她最後受不了就離開了衛家堡。時尚書屋
「這是老天有眼。」
「你說得沒錯,我們都太愚蠢了。」
眼睛賊溜溜的一轉,她可憐兮兮的咬着下唇,不舒服的扯着手上的繩索,
「喂!你有必要把我綁得這麼緊嗎?我是一個手無縛鷄之力的女子,我怎麼逃得了?」
「我不可以冒險。」
「可是,這樣子真的很痛。」
她一副快哭出來的紅了眼眶,「要不然,你別
解開我腳上的繩索,我站不起來,也沒法子逃啊!
想了想,似乎可行,江晉便走過去解開她手上的繩索。時尚書屋
「謝謝你,其實你這個人也不壞啊!」
「小姑娘,你太善良了。」
「我不希望死後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所以還是做點善事。」
「你這個小姑娘真有趣……你想幹什麼?」看到她解下系在腰帶的荷包,取
出一隻白瓷葫蘆,江晉驚慌的衝過來。時尚書屋
「我的手腕都紅了,我想擦點藥可以嗎?」她很有禮貌的詢問。時尚書屋
「喔!」他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他好像太緊張了,這丫頭能玩什麼把戲?時尚書屋
她泰然自若的打開白瓷葫蘆,一股異常濃烈的香氣飄了出來,她煞有其事的
在手腕上灑了一會兒,他皺了皺眉頭,覺得不太對勁,可是他的頭越來越昏沉,
然後腦子就一片空白。時尚書屋
就這樣,當他清醒過來之後,就成了眼前這般的局面。時尚書屋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雖然很難堪,但總要搞清楚狀況啊!
「你一定沒見識過這種四川來的寶貝,它的香味含有毒性,聞上個一天一夜,
我保證你一命嗚呼,不過你放心,我那個小葫蘆裡的劑量只夠維持四個時辰的香
味,這玩意兒花了我好多銀子。”
「你為什麼沒事?」
「這味道我已經習慣了。」
「你到底是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是個沒沒無聞的小老百姓,只不過從小就喜歡蒐集各種奇珍異寶。」
「既然你得到自由了,為何還在這裡不走?」
「我這個人好奇心一向很旺盛,我想弄清楚一件事,對了,楚風什麼時候來?」
「我跟他約了三更,等等,你的意思是,你會乖乖跟我來這兒全是因為好奇心。」
「我看你不像壞人,我想你這麼做一定是逼不得已,我想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也許我幫得上忙。」
說起來,她就是好管閒事。時尚書屋
長聲一嘆,江晉只能怪自己失算。時尚書屋
「你別急,你只要願意向衛堡主坦承罪行,我一定會幫你要到一千兩白銀。」
「小姑娘,你是說真的嗎?」
「你等着瞧!」
風塵仆仆的來到城郊外的破廟,衛楚風怎麼也沒想到會見到這種景象寒柳月
躺在一旁睡覺,她睡得又香又甜,而那位綁匪也靠在柱子上打盹,他手腳還被繩
素綁住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蹲下身,他扶起她,輕輕拍打她的臉頰,「柳兒,你醒醒。」
「嗯。」
蠕動了一下身子,她很自然叫住他懷裡鑽,她很喜歡他的味道,霸
道的男子氣息令她陶醉。時尚書屋
瞧這情形,他捨不得驚動她,由着她繼續睡,睡足了她就會醒過來。時尚書屋
半個時辰過去了,睡人兒終於傭懶的睜開眼睛,目光正好對上他的凝視
「你就那麼喜歡嚇我嗎?」說是責備,他的眼神卻無比深情溫柔。時尚書屋
「你真的來了!」雖然聽見他的聲音,她還是按捺不住的伸手捏捏他的臉頰,
確定這不是在做夢。時尚書屋
「你以為我不會來嗎?」他對她的質疑不太高興。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自個兒是否值得一千兩銀啊!」脖子一縮,她恨不得挖個地洞鑽
進去,她已經感覺到他的怒火。時尚書屋
「你這個笨蛋!」
「我、我知道自個兒不太聰明。」
她說得好小聲,這總不是多光彩的事。時尚書屋
「你就不會用點腦子嗎?時尚書屋
「我有用腦子,可是我腦子很小咩!」
她的話實在是令人啼笑皆非,半晌,他好無奈的嘆了聲氣。他早該認清楚她
是那種不把話說明就會糊里糊塗的人,這正是她的天真之處。時尚書屋
「你聽好,我把你看得比自個兒的命運重要,何況是區區的一千兩白銀,我會放在眼裡嗎?」
情不自禁的笑開了嘴,她悄悄抬起頭看著他,「原來,你真的很喜歡我。」
「不對。」
美容僵在臉上,這令她手足無措。時尚書屋
執起她的下巴,他很認真、很慎重的說:「我很愛你。」
朱唇輕顫,她眼睛瞪得好大。他說了什麼,他很愛她嗎?老天爺,他怎麼可
能說出如此甜蜜的言語?時尚書屋
「你呢?」
「我……我怎麼了?」茫然的眨着眼睛,她還在為他的表白震盪不已。時尚書屋
「說你愛我!」
「我愛你。」
這會兒她一點主見也沒有,她已經飛到雲端如痴如醉。時尚書屋
「小姑娘,你別顧着談情說愛,你可以幫我鬆綁了嗎?」江晉虛弱的打斷他
們的兩人世界。時尚書屋
這才憶起他的存在,衛楚風站起身,冷冽的目光嚴厲的在他臉上打量,「你的膽子倒是挺大的,你不想活命了是嗎?」
總算是回過神,寒柳月慌慌張張的起身拉住衛楚風,「他是一時糊塗犯了錯,並不是存心傷害我。」
眼睛微微一眯,衛楚風冷冷的道:「你是那天偷柳兒荷包的人?」
「是。」
江晉坦然的迎視他。反正自個兒已經山窮水盡,也沒什麼好怕。時尚書屋
「柳兒,你現在可以知道這種人並不值得同情吧!」
「我相信他不是壞人,你給他一次贖罪的機會。」
「你……」
「他可以跟你回衛家堡,解開靜幽小築塵封十年的秘密真相,你難道不想知道衛延慶是不是衛家的子孫嗎?」
「他是……江晉?」他一直不曾特別注意此人,畢竟衛家堡家大業大,此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