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34 頁


彷彿這兒只有他們兩個人,他俯下身子與她額頭貼額頭,鼻子碰鼻子,他深情繾綣的道:「麻煩當然是越少越好,可是我希望你開心。」「我……我是希望他跟出去見識、見識,可是我……」「放輕鬆點,你是要回家,不是要上
作者:待考 / 頁數:(34 / 0)

「我不管,我非跟你們去不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越來越像我。」
「難得你也知道自個兒很任性。」
衛楚風慢步踱了進來。時尚書屋
見到他,寒柳月精神都來了,她跳下坐榻衝進他的懷裡,「楚風,你告訴他,你不會讓他跟我們去揚州。」
衛延慶在衛楚風面前還是不太敢說話,他安靜了下來,目光卻充滿期待的看
着他,希望他不會排斥自己,畢竟爹的意思並不等於大哥的決定。時尚書屋
「我以為你希望人多一點,路上才不會覺得無聊。」
衛楚風寵愛的看著懷裡
的俏佳人。時尚書屋
「我們已經有四個人了。」
言下之意人夠多了。時尚書屋
「那好,路上你可不能嫌我們無聊。」
這下子她說不出話來了,他果然瞭解她,她到時候肯定會抱怨連連,可是…

「你想讓他跟着去揚州就說,別把責任推給我。」
彷彿這兒只有他們兩個人,他俯下身子與她額頭貼額頭,鼻子碰鼻子,他深
情繾綣的道:「麻煩當然是越少越好,可是我希望你開心。」
「我……我是希望他跟出去見識、見識,可是我……」
「放輕鬆點,你是要回家,不是要上死刑台。」
「我、我沒有緊張。」
「你騙不了我。」
「我……離家出走那麼久,我當然會害怕回家。」
「你要相信我。」
「你就只懂得這樣哄我嗎?」
「我還有一招。」
他熱情的吻住她的唇,這麼一來她腦子就會一片空白,所
有的煩惱全變不見了。時尚書屋
在場其他的人全瞪大眼睛,這兩個人未免太恩愛了,真是教人難為情!
還是丫丫先回過神來,她默默的催促眾人離開,反正三爺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他們何必在這兒礙眼?時尚書屋
相對於杭州衛家堡的熱閙,揚州威震四方武館就顯得死氣沉沉,沒有寒柳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打他們的主意,眾師兄弟日子實在過得無聊透了。時尚書屋
「小師弟在想師姐是嗎?」林艷兒越來越常看到李慕鴻一個人坐在涼亭發獃。時尚書屋
「師姐如今下落不明,我當然會想她。」
沉默了半晌,她終於忍不住說:「你怎麼會不知道師姐的下落?」
「我不明白小師姐的意思。」
「你用不着對我隱瞞,我早知道師姐是受到你煽動而去杭州,她此刻就在杭州李府,是不是?」
「小師姐……你……」
「師姐不小心說溜了嘴。」
「難怪你知道大師姐去了杭州,可是當初你為何沒有說出全部的實情?」
「說了又如何?」
「對不起,我還一度怪你說出大師姐的下落,想不到……」
「沒關係,我可以明白你的心情。」
「你是不是認為我很卑鄙?為了逼大師姐逃婚,我不惜撒下漫天大謊。」
搖了搖頭,她善體人意的說:「你喜歡大師姐,你當然會想盡法子勸她逃婚,
你安排她到李府也是怕她在外頭遇到危險,希望家人能夠代你照顧她,這一切也
許出於私心,但也不能怪你。”
「就是因為私心,老天爺才會懲罰我。」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嘆了聲氣,李慕鴻說出心裡真正的煩惱,「小師姐可能不知道,大師姐根本沒有去我家,她此刻究竟身在何處我也不清楚。」
「你說什麼?」
「大師姐離開一個月後,我收到家書,可是信上沒有提及大師姐的事,我覺
得奇怪,於是又修了一封家書回去,向他們解釋大師姐的處境,請他們見到大師
姐後立刻給我捎來消息,然而至今沒有下落。”
這下子林艷兒緊張了,「那大師姐會上哪兒去!」
「我不知道,我真的好後悔,若當初我沒有自以為是的懷抱私心,如今大師姐就不會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我覺得很對不起師父、師娘。」
抿着嘴,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時尚書屋
「萬一大師姐出了事,我如何向師父、師娘交代?」
「你……別太自責了,這並非你的本意。」
「好幾次,我想向他們坦承罪行,可是話到嘴邊,我又沒勇氣說出口。」
「我陪你去找他們。」
「小師姐……」
「師父、師娘是明理人,他們不會責怪你。」
就在這時候,寒柳月的大哥寒仲岳興匆匆的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我有一個好消息告訴你們,爹剛剛收到信,柳兒有下落了。」
同時怔了一下,兩人異口同聲的問:「她在哪兒?」
「原來她一直在杭州的衛家堡,她未來夫君的府上作容。」
這樣的發展令人措手不及,兩個人都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這丫頭大概也沒有想到,她到頭來還是要嫁給衛楚風,早知如此,她又何必逃婚?」
難道這是天意嗎?李慕鴻感慨萬千,他用盡心機,到頭來不但落了一場空,
還把心上人往對方的懷裡送,唉!不是他的就不是他的,他是應該徹底覺醒了。時尚書屋
林艷兒的心情幾番起伏,從這件事她應該學習豁達,世事難以捉摸,並非人
的私慾可以駕馭。時尚書屋
「好了,衛楚風近日會送她回來,我們就安安心心的等着,到時候我非要好好嘲笑她不可,笨丫頭就是笨丫頭!」寒仲岳爽朗的放聲大笑,渾然未覺另外兩
個人複雜的心情。時尚書屋
一進了揚州城,寒柳月就跑到奇珍苑挑了一塊玉珮,這塊玉珮當然不能跟那
彎明月相比,但至少有圓月的模樣,勉強可以取而代之,她就暫時湊和,往後再
慢慢尋覓更適合的玉珮。時尚書屋
「我想吃豆腐腦。」
衛楚風的提議把大夥兒嚇了一跳,這一路上他馬不停蹄
的趕路,好像恨不得插翅飛到威震四方提親,可這會兒目標近在眼前,他反倒慢
了下來?時尚書屋
「我也想吃豆腐腦。」
這是夫唱婦隨嗎?錯了,寒柳月是因為太緊張了,越
接近家門,逃婚的事就越纏着她的思緒不放。時尚書屋
最重要的兩個人都不趕了,其他的人當然也沒什麼好着急,就先坐下歇會兒。時尚書屋
「少祈,你去那邊買幾個包子。」
豆腐腦還沒送上來,衛楚風又忙着吩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