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35 頁


,他竟然當着她的面說別的女人比她還重要!「我好久沒吃東西了。」稚氣的童聲打斷她的怒氣,她微微偏過頭,看到一個滿臉泥沙,教人看不出長相的小女孩。唇角微揚,多麼熟悉的感覺,她小時候偶爾會幹這種騙人的勾當。
作者:待考 / 頁數:(35 / 0)

畢竟是從小跟到大,符少祈一眼就看出他別有目的,什麼話也沒說,他順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的領命買包子去。時尚書屋
「你肚子餓了?」寒柳月終於意識到他的舉止不太對勁,她去奇珍苑的時候,
他們不是上悅香樓用膳嗎?時尚書屋
「不餓。」
「那為何……」
「我就是在這兒遇到那位小姑娘。」
臉色微變,她悶聲道:「你是說那個贈你玉珮的小姑娘嗎?」
這時小販把豆腐腦送上來,符少祈也買回熱騰騰的包子。時尚書屋
「小姑娘?」衛楚風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時尚書屋
「你想再見到那個小姑娘是嗎?」她用不着為一個不知長相的小姑娘吃醋,
他愛她不是嗎?可是……她就是覺得不是滋味,那個小姑娘有這麼重要嗎?時尚書屋
「她比我的命還重要。」
太過分了!寒柳月氣呼呼的鼓着腮幫子,他竟然當着她的面說別的女人比她
還重要!
「我好久沒吃東西了。」
稚氣的童聲打斷她的怒氣,她微微偏過頭,看到一
個滿臉泥沙,教人看不出長相的小女孩。時尚書屋
唇角微揚,多麼熟悉的感覺,她小時候偶爾會幹這種騙人的勾當。時尚書屋
「坐。」
出聲的人竟然是衛楚風——最沒有憐憫之心的人。時尚書屋
「謝謝大哥哥!」小女孩坐上桌,放肆的一手一個包子,把嘴巴塞得鼓鼓的。時尚書屋
眨了眨眼睛,寒柳月眉頭一皺,這小女孩的德行真像她——好醜哦!
「小姑娘,你怎麼會淪落到這個地步?」衛楚風這一問又把大夥兒嚇了一跳。時尚書屋
「我娘病了,今年的田地收成又不好,銀子全給娘看病去了,我只好到處乞討過活,想養活我們一家子。」
騙人!寒柳月翻了翻白眼,這一招她好幾年前就用過了……等等,這個感覺
好奇怪,好像……
衛楚風取出一隻錢袋塞進小女孩的手上,「這銀子給你買東西吃。」
「謝謝大哥哥,我回去告訴我爹娘,他們一定會親自來向你說謝謝。」
小女
孩快樂的跳下椅子,沒一會兒就跑得不見人影。時尚書屋
「少主,你怎麼給她銀子?」符少祈終於找回聲音。時尚書屋
「大哥是在做善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衛延慶為此感到驕傲。時尚書屋
「三爺,那個小女孩是個騙子。」
符少祈儘可能把話說得溫和。這位主人沒
見過世面,難免會受騙上當。時尚書屋
衛延慶不願意相信人心險惡,他先看向丫丫,丫丫表示同意的點了點頭,不
甘心,他順勢往雨兒一望,雨兒顯得有些不知所措,不過最後還是選擇服從其他
人的意見點頭,沒有氣餒,他再轉向寒柳月,她一定會支持他。時尚書屋
「柳兒,那個小女孩不是騙子對不對?」
沉吟了半晌,她若有所思的看著衛楚風,輕輕的道:「她是騙子。」
泄氣的垂下肩膀,衛延慶幼小的心靈受到嚴重的打擊。時尚書屋
「雖然她是騙子,但是我不在乎。」
衛楚風隨即彎身拾起什麼,他緊緊握在
手裡,瞅着寒柳月道:「她留了更重要的東西給我。」
心跳頓時急促,寒柳月激動的撲過去扯開他緊握的拳頭,怔了一下,她顫抖
的拾起那彎明月。時尚書屋
「原來這個玉珮的主人是我。」
她緩緩的綻放出最美麗的笑容。時尚書屋
「你想起來了?」
點了點頭,她抱怨的道:「你幹啥不直接告訴我?」
「你應該記得。」
「剛剛那個小女孩是你重金請來的?」
「很好,你還不至于笨到無藥可救。」
「我、我本來就不笨。」
話剛落下,她彷彿想到什麼似的全身一僵,她的手
伸向腰帶上的荷包。時尚書屋
「這話一定有很多人不同意。」
算了,不跟他爭辯,這會兒她還有更重要的事等着辦。時尚書屋
清了清喉嚨,她笑盈盈的站起身,「你們在這兒等我一下,我去一個地方很快就回來了。」
大夥兒都還來不及反應,她已經衝到街角,轉個彎消失得無影無蹤。時尚書屋
「少祈,我們半個時辰後奇珍苑見。」
衛楚風隨即起身追了過去。時尚書屋
「我怎麼都聽不懂他們說的話?」衛延慶一臉的困擾。時尚書屋
「三爺,我也聽不懂。」
符少祈安慰的說。時尚書屋
「那我們怎麼辦?」
「半個時辰後。」
奇珍苑等人嘍!「
寒柳月正準備退貨要回她的銀子,衛楚風就從身後拉住她,將她帶至一旁。時尚書屋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握緊抓住荷包的手,她絶對不能讓他發現自個兒
幹了什麼蠢事。時尚書屋
「我比你聰明。」
他喜歡看她的表情,總是率性的表現出她的心思意念。時尚書屋
「我腦子不好,你還欺負我,你好壞哦!」她氣惱的咬牙切齒。時尚書屋
「這是你應得的懲罰,你不應該忘了。」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
「五年前。」
「什麼?」她驚愣的瞪大眼睛。時尚書屋
「我說過,我盼了你好久。」
呃……她好好想一想,他說過許多令她覺得奇怪的話,原來他是在暗示她。時尚書屋
「我想直接把你娶進門,可是你不肯配合,千里迢迢逃婚到杭州。」
嘴巴張得好大,她沒什麼組織能力的腦袋瓜子這下子不想全弄懂也難。時尚書屋
「原來,你一直都在算計我,故作好心讓我進衛家堡當丫頭,騙我打下契約逃不了,最後乾脆……」
接下來的令她難以啟齒。時尚書屋
「這是天意,我也沒想到你會逃到杭州,自個兒送上門,不過,兜了這麼一圈是值得的。」
確實,若沒有去到杭州,她又怎麼會愛上他?不過話說回來,即使她直接嫁
進衛家堡,她還是會愛上他,他對她的寵愛、霸道、情有獨鍾、熱情!還是會一
一令她沉迷。時尚書屋
「我已經修書告訴你爹,近日我會帶著你回到揚州。」
「你為何不早點告訴我?害我一路上擔心受怕。」
「我等了五年,你也該吃點苦頭。」
他希望她能記起過去,他盼着他們能夠
一起擁有相遇的最初,所以總是點到為止,不願意明說,誰知道她老是糊里糊塗。時尚書屋
「這麼計較,那為何不等我折返家門再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